被怀疑毁林取水的农夫山泉与它背后的低调富豪

作者:张霞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

农夫山泉,不再甜?

最近几天,一则疑似违规施工、毁林取水的微博,让 “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陷入舆论风波。

微博由强雯(网友“Qiang小Qiang”)发布于1月11号晚间。强雯称,农夫山泉(福建省武夷山)饮用水有限公司在武夷山国家公园内违规开挖便道毁坏林木,并附有大型挖掘机夜间作业的视频和图片。截至今天上午,视频的观看量已近百万。

第二天,事情发生了反转。1月12日晚间,微信公众号“武夷山国家公园”就此发布了一则调查通报,称相关取水点不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距离公园边界有50多米;取水点附近修筑的施工便道所造成的毁林情况,已由武夷山市森林公安部门在2019年11月18日立案调查。

公开信息显示,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于2017年8月注册成立,是武夷山市政府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取水口的设置于2018年4月13日取得了武夷山水利局的审批。当年6月26日,武夷山市环保局审批同意了其年产100万吨饮用天然水生产线建设项目的环评建议和结论。

但举报者强雯并不认同这样的结论。

她在微博上继续质疑,并向媒体提供了一份交由武夷山市环保局的文件。该文件显示,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在武夷山大安源生态旅游区范围内施工,其毁林砍树事实已报当地林业部门和森林公安。此外,她称,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严重违反《环评法》,实际施工与环评设计不符,擅自更改施工便道位置。

值得注意的是,该份文件落款人是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强雯是该公司法人代表杨端凤之女。据媒体报道,该公司和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之间,或许存在纠纷,后者的取水管道经过该公司在当地村庄里租用的村集体用地。

对此,农夫山泉方面回应称,这是一场与旅游公司的纠纷,农夫山泉在当地是获得审批后作业,是合法合规行为。强雯方面,仍在继续举报投诉。

目前,关于农夫山泉是否违规施工、毁林取水的真相,并未有最终定论。但这一事件,引发了网友关于中国瓶装水企业跑马圈地,抢占水源地的话题讨论。

有业内人士称,农夫山泉的水源勘探师并不是在全中国找水,而是在水源保护区、国家自然保护区和国家地质公园以及边缘地区等。目前,农夫山泉在全国共有八大水源地,分别是千岛湖、长白山、丹江口、万绿湖、峨眉山、太白山、天山、武陵山。

曾亲自操刀“农夫山泉有点甜”、“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这两句广告词的农夫山泉老板钟晱晱,也因此进入网友的视线。

最像广告人的商人

钟晱晱,1954年出生于浙江杭州,做过泥水匠、木工、记者等。

卖水之前,他闯过海南,种过蘑菇,曾是娃哈哈口服液在海南和广西两省的总代理商,海南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朵而”、“清嘴含片”、“母亲牛肉棒”、“成长快乐”、“养生堂鱼鳖丸”等众多风靡一时的产品都出自他的手笔。

这些产品的成功,与钟晱晱超群的营销天赋有关。在业界,钟晱晱有“最会玩广告的老板”之称。他重视对产品名字的研究,讲究广告语朗朗上口,比如“清嘴含片”当年便因一句“这就是清嘴的味道”,让人对其印象深刻,成为市场宠儿,代言人高圆圆也因此进入演艺圈。

在水生意上,广告营销才能被他发挥到了极致。农夫山泉创立于1996年,主营饮用水生产。彼时,市面上的饮用水品牌已是山头林立。

作为新人,钟晱晱的“水仗”打的惊天动地。2000年,在一个新闻发布会现场,钟晱晱突然抛出了一个“大新闻”,停止生产纯净水,并且提出“纯净水”对身体无益的观点。一时间,他受到了全行业的敌视,娃哈哈更是向法院以不正当竞争起诉了农夫山泉。2007年,他又发动了第二场“水战”。让水的酸碱性成为民众讨论的话题。

两次“水战”后,农夫山泉受益巨大。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农夫山泉系列产品销售第一次突破了百亿。

曾有媒体评价说,“农夫山泉的成长史,就是一路打过来的水江湖混战史。每次的水仗,事后看来都是一次事件营销,无论誉谤,都直接拓展了农夫山泉的市场份额。

“好的广告,不仅是引起用户关注,更重要的是让用户讨论。当时在农夫山泉广告部的会议室里,贴着这样一句广告格言,这正是钟晱晱的广告原则。

近几年,他又用“去掉广告”的方式打广告。在不少视频播放平台上,广告开始之前,网友大都会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声提醒到:“农夫山泉提示您,此条广告可以无条件免费关闭。”

目前,农夫山泉旗下拥有“农夫山泉”、“农夫果园”、“尖叫”、“水溶C100”、 “东方树叶”等多个饮用水品牌。业绩也屡创新高,截至2018年末,农夫山泉未经审计的总资产为200.75亿元,净资产为144.11亿元,净利润为36.16亿元,超过同行业上市公司康师傅控股(0322.HK)和统一企业中国(0220.HK)。

最会“生孩子”的老板?

农夫山泉之外,钟晱晱还是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万泰生物”)的实际控制人。

万泰生物成立于1991年,最早是中外合资企业,后被港资企业收购。2001年9月,钟睒睒通过养生堂以1710万元购得万泰有限95%股权。2007年末,万泰生物由万泰有限整体变更设立而来。

2016~2018年,万泰生物分别实现收入8.44亿元、9.5亿元和9.8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33亿元、1.11亿元和1.19亿元。

2019年,12月26日万泰生物的IPO申请获证监会审核通过。根据万泰生物招股说明书,其此次拟登陆上交所主板,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4360万股,拟募集资金3.80亿元,其中,1.50亿元将用于宫颈癌疫苗质量体系提升及国际化项目。同时,招股说明书还称,本次拟通过募集资金实施的该项目建成后,预计将实现疫苗产能3000万支。

2019年最后一天,好消息再度传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消息称,批准厦门万泰沧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双价人乳头瘤病毒疫苗(商品名:馨可宁)上市注册申请。该药是首家获批的国产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俗称宫颈癌疫苗。万泰沧海,为万泰生物的全资子公司。

随着万泰生物招股书更新,钟睒睒旗下多个板块的最新经营情况随之曝光。

招股书显示,钟睒睒旗下核心控股平台企业为养生堂,该公司由钟睒睒直接持股98.38%,剩余1.62%股权则由其全资控股的杭州友福持有。公司主要从事大健康领域的投资。截至2018年底,养生堂总资产为28.77亿元,净资产为26.88亿元,当年实现净利润4.53亿元。

截至2019年3月31日,养生堂控制79家公司,业务涉及饮料饮用水、休闲食品、化妆品、健康养生品及医药等领域,一级子公司包括农夫山泉、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养生堂浙江食品有限公司、朵而(北京)女性生活用品、万泰生物等。

值得一提的是,养生堂“家族成员”股权结构中,钟睒睒一家独大的情况明显。不论在农夫山泉还是万泰生物的股东名单中,均未出现投资机构者的身影。

“最会生孩子”的老板,有媒体这么评论名声不显的隐形富豪钟晱晱。在福布斯发布《2019全球亿万富豪榜》上,他以137.9亿元的身家排名第186位。

注释: :《农夫山泉钟睒睒:“独狼”的性格》,凤凰财经

参考资料:《农夫山泉被指毁林取水:卖水年赚36亿 遭神秘公司多次举报真相何在?》,北京时间财经《爆料人再爆农夫山泉违背环评施工 农夫山泉暂无回应》,界面新闻《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最会做广告的企业家》,证券时报

* 头图购自虫图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