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数30天,这世纪美人又要刷爆你朋友圈

终于!

颁奖季的大热门,寡姐的下一部刷屏作,让人饥渴难耐盯了3个多月的高分口碑片,于昨夜宣布定档2月12日。

什么片,能听到这么飒的斯嘉丽用沙哑的蜜嗓叫你“我的小可爱”?

少年乔乔的异想世界

(又名斯嘉丽2020霸屏三部曲之二)

Jojo Rabbit

少年乔乔回到家里,没看见妈妈。

妈妈,我回来了。

稚嫩的童声孤零零地回响在偌大的房子里,无人回应。乔乔很不解,出门前,妈妈没提过下午她会不在家。

从一楼找到二楼,都没有妈妈的踪迹。这时,地板上的一道划痕引起了少年的注意——

姐姐死了多久,她的房间就该空了多久才对。

这空房的地板上,怎么会突然出现一道崭新的划痕?

难道……这墙里还有人?

握着小刀,打开手电,乔乔缓缓地爬进了墙后的密室……

十秒后。

他尖叫着冲出房间,在二楼楼梯的边缘一脚踏空。骨碌碌地滚下楼梯,乔乔一头撞在了一根柱子上。

没撞晕。

但当他不得不清醒着,直面这个从密室里爬出来的女孩先一步一步走下楼梯,再一手压制住自己,逼迫自己当面说穿她的身份:

你是个犹太人。

乔乔绝望的小脸上,满满都是“我刚刚为什么没晕”。

开战期间,自家墙里居然藏着一个邪恶的犹太人!

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小纳粹,乔乔慌得一批。

重获自由后,他冲进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跟自己最好的朋友商量怎么应对。

于是,我们就看到肚子圆圆的阿道夫·希特勒,眉头紧皱地跟着小孩的步伐,在地毯上踱来踱去。

走了几个来回,他俩同时想出一个绝妙的主意:

- 协商!

- 把房子烧了,然后怪在英国佬头上!

乔乔疑惑地歪了歪头。

假装没有刚才的停顿,阿道夫从善如流地接话:

或者跟她协商。

一个显然智商不超十岁的希特勒,作为一个金发碧眼憨批纳粹的幻想朋友出现,再加上一个风情万种又有趣的年轻母亲。

这样的组合,拍出了一部去年最天真烂漫的战争喜剧——

豆瓣8.7分的《乔乔兔》。(还是直译名更符合本片气质)

别看它从片名到主角都带着一股子浪漫主义的天真味儿,片子前半也确实把战时的纳粹德国拍得像人间乐土,跟《美丽人生》有点异曲同工之妙。

它俩在一个核心观点上完全相反——

这部片子,丝毫不吝于把真实世界展露给孩子。

哪怕这真实,跟美好完全不沾边。

主角乔乔,就是一个张口元首闭口万岁的纳粹狂热分子。

周末,他兴高采烈地去参加一个纳粹少年班培训。

在K上尉和拉姆小姐的带领下,十岁大的乔乔参加了行军、刺刀演戏、投掷手榴弹、挖沟、阅读地图和防毒等演练。

掌握了这些,就能成为男人,上战场为元首效力!

这样想的他,做什么都格外卖力:

被小胖一刀入腿,也毫无怨言。

哪怕在接下来的烧书篝火大会上,看着上下翻飞的火舌舔舐书页,他略有迟疑。看了看四周欢乐的气息,乔乔也很快加入战队。疑惑的呆滞转为安心的微笑,他笑着蹦着把书页扔进火堆。

第一次看,会觉得这样的桥段特别诡异。

但只要你略略回味这个行为和桥段,讽刺的辣味就扑面而来,像有人在你耳边轻语——

看,世界就是这样一个虎狼之地。天真和轻信只会让你被利用,哪怕是小孩,也不例外。

用最轻盈的笔触,做最重的控诉。

这是《乔乔兔》最浅的一层反差萌。

用演员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这片子,非常难得的:好笑又有力。

有力在什么地方?

有力在它用最平常的方式,拍出了最反常的事:

烧书、异化他族、让小孩扔手雷、鼓吹杀戮、纳粹训练……每一个小题,都足以延伸开去,做出一个宏大的母题。

但导演偏不。

他把所有的这些“异端”行为,拍得轻巧至极。看着是高高拿起,轻轻放下,实际上却是把最残酷的东西包在糖衣下,引你来主动靠近一个我们平时很难有实感的东西——

政治和战争。

不过吧。

你以为在《乔乔兔》里,一个十岁大的孩子为政治和战争而狂热就够反常了?

这片子还有一个不易被察觉的反常,要你细品:

愚蠢或天真的,常常是大人。

聪明而世故的,反而是小孩。

先来说大人。

片中有这么两个成人的角色,可爱的程度超过了所有小孩。

一个是寡姐所扮演的母亲,罗茜。

她就是那种每个人都会渴望拥有的母亲。坚强、有趣又充满智慧。

哪怕跟自家傻儿子政见不合,罗茜也没有强行扭转他的想法——

一来,这样孩子会更安全。

二来,她看得出乔乔并不以杀人为乐,只想融入集体。

所以比起阻止孩子参加训练营,或者回家后再给他反洗脑。

罗茜更想教给乔乔一些无用的小事。

比如说,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就像你的肚子里面填满蝴蝶一样。

蝴蝶在乔乔的肚子里翅膀张张合合,明示着少年心事

“这是我见过最美好的五毛特效” @豆友深秋小屋dongdong

又比如说,当战争结束的那一天,他们为什么一定要跳舞。

生命是一种恩赐,我们应该庆祝

但她又不是那种活得只擅风花雪月的莬丝花。

有一天,乔乔在街上遇到了自己的母亲。沿着她的目光望去,他看见了一排被吊起的尸体。

“恶心”,他这么说着转过头去。

下一秒,把乔乔宠到十岁了都不会自己绑鞋带的罗茜按住了他的帽子,干脆利落地一把扳正,说:

看着。

尸体的身体被风吹得转来荡去,看了半晌,小乔乔缩着脖子问:他们做了什么?

这次罗茜没有岔开话题,隐晦而直白地,她回答:

他们能力之内的事。

当年,普通人被发现帮助乃至窝藏犹太人的下场,大概率就是被判通敌——

绞刑示众。

另一个同样动人的角色,是山姆·洛克威尔所饰演的K上尉。

瞎了一只眼,他不得不退下前线,回城里教一群小屁孩怎么把自己训练成纳粹。

表面看上去,这个教官比爱说胡话的拉姆小姐更不靠谱。一举一动,都像只耀武扬威的大公鸡在晒自己的尾羽。

但他只是眼瞎,心不盲。

看清了大厦将倾,帝国的灭亡只是时间的问题。

K上尉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怎么说呢,愉悦自我的小机会。

像最后一场大战在即,他为之而做的准备,不是什么铁血军事化锻炼,也没什么高规格现代化武器。

坐在华丽的办公桌前,K上尉真挚地说:

作为我们为入侵做准备的一部分工作,我正在重新设计我的制服。

什么设计?

闪亮的羽毛,用来闪瞎敌人的狗眼。装有收音机的加特林机枪,来用魔音扰乱敌人的心智。

正常人看到这,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傻瓜角色在逗你乐。

但他没说笑。

结局,看着这个男人穿着一身滑稽得如戏服的军装,用一往无前的气势,带着留声机小助手冲入战场。

你很难不被打动。

这是一个自知注定要战败的军人,在以最浪漫的姿态拥抱自己和帝国的灭亡。

死到临头了,也活像参加庆典。

与这样天真烂漫到不行的角色形成鲜明对比的——

你可能很难相信,是一个孩子。

是那个看着还有点萌的小胖子,乔乔的第二好朋友,约克。

跟总在犹疑的乔乔不一样,约克果敢和清醒得多。

他比乔乔,或者该说,他比所有的大人,都更会审时度势。

纳粹当权的时候,约克加入少年训练营,半年的时间,就混成了正式士兵。

以为是孩子小,被洗脑?

战争结束后,他军服脱得比谁都快。

发现只穿一件白色背心坐在街边的约克,乔乔高兴地给了他一个拥抱。正当他一脸老气地分享感慨,就听到了一句真正成熟的忠告:

- 一切都没意义了

- 是的,现在绝对不是一个当纳粹的好时机

乔乔突然觉得小伙伴有点陌生,低下眼帘,什么都没回。

比起醉心于理想主义的大人们,这个孩子显然要圆滑和现实得多。

(甚至愚蠢到把各种谣言奉为圭臬的拉姆小姐,也是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她是真心觉得雅利安民族比其它民族都高贵,先进几千年。)

是什么打磨了他?

显然,政治与战争。

让成人沉迷童话,让小孩玩弄政治。

这是《乔乔兔》最大的反差萌,也是它反战力度最强的一笔。

但其实,刚开始导演塔伊加·维迪提(《雷神3》导演)说要做一部二战喜剧时,也不是没有人劝过他。

要知道,2020年,才是二战结束的第75年。纳粹留给世界的恐惧和记忆,都还鲜活。经历过它的不少当事人,甚至都还在世。

在这种时候,用这种态度和口吻去描绘纳粹,合适吗?

“现在正是时候”,导演回应。

是的,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登上推特热搜,美伊消息连续霸榜微博热搜一位的当下。

也许没有比这更合适的时候了。

战争是一个严肃的题材,但反战的形式不必是。

这也是肉叔最喜欢《乔乔兔》的一点:

像个孩子一样,用举重若轻的方式,天真又残忍地把战争的后果指给你看。

用童话的方式告诉你,战争能怎样杀死浪漫,催化天真。

好吃,易消化,还有点营养。

试问谁能不爱?

最后,请容许肉叔用斯嘉丽全片最美的一个笑容来结尾:

午后的桥畔,罗茜递给乔乔一支花,心驰神往地跟儿子分享着过往,絮絮叨叨地念着以前在桥畔有多少恋人来来往往。

孩子还小,不解风情,一把抓过了花就扔在了地上,生气地说:没有时间浪漫了,我们现在在打仗!

母亲没办法地轻叹一口气,笃定地笑着答:

总有时间浪漫的。

编辑:邓布利多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