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数演员更换,《将夜2》狗尾续貂?对比太惨烈?

《将夜2》集中体现了国产剧续集常见的窘迫问题:换脸。

热衷追美剧的同学们九年十年长情的原因,除却被剧情本身吸引之外,还包括对演员们的习惯性情感:看着他们从青葱岁月走向时光荏苒,陪伴感很有吸引力。

而热门国剧的第二部或者后续,往往会面临很艰难的“换脸”问题:地地道道的原班人马太难集齐。

角色中途换脸的尴尬症结

比如《将夜2》,从男主角宁缺到唐王到公主李渔、到叶红鱼,一众角色没换、人物情感关系没换、演员的脸却换了。

原本饱受质疑的“临阵换男主”,或许并非最大的问题。

对比陈飞宇和王鹤棣二人饰演的宁缺,这或许是差异最小的、最为连贯的角色。

原本,更换男主角人选应是大忌,但事实上,剧情有足够充足的空间让王鹤棣建立“我就是宁缺”的质感。

不论是不正经的逗趣画风,还是敢和天下为敌的孤注一掷的勇气,抑或是和桑桑青梅竹马、相依为命的深厚感情,王鹤棣的表达路数都和陈飞宇很接近,两版宁缺的还原度本质上并无多大差别。

问题出在配角们,戏份的发挥空间太少,导致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长和空间让观众熟悉自己的新面孔新表达。

一言不合就换了一张脸,却还突兀顶着原来角色的个性、说着别人的口头禅,尤其容易让观众产生对比落差。

比如两部《将夜》中的唐王,对比堪称惨烈。

第一部中唐王由黎明饰演,第二部中则换成了保剑锋。

两相对比之下,珠玉在前、狗尾续貂等等词语的意义、都有了最直接的显示。

黎明饰演的唐王,既有帝王威仪、又有江湖义气。

有为国为民公天下的胸怀,也有真情实感爱一个人的勇气,大气而又不失可爱、深沉但也不乏性情。

一句“废柴”“都是废柴”,更是让角色无比鲜明。

但第二部中保剑锋饰演的唐王,同样说“废柴”,却让人生出明显的“消费降级”之感。

让人只想摇着剧组大喊:你还我黎明啊!

第一部中的公主李渔,由童瑶饰演。

《将夜》第一部播出之时,也正是童瑶事业发展最繁花簇锦的阶段。

《大江大河》中她饰演的国民姐姐是多少人心目中的白月光。

《如懿传》中她那般奶凶奶凶的高贵妃又是多少人心里的意难平。

《将夜》里她的公主李渔,也将复杂又微妙的感情、阐释得非常细致。

戏里的到位表达是一部分,戏外演员的一路走高也是一部分,两部分互相加持、共同拿下高分。

新版中这个李渔公主,对比也相当惨烈,网友吐槽从外形到气质都被全线碾压。

剧中有一个非常诡异的画面,是唐王一家人一同站在大殿中,这一家人中有第一部里就在的演员、也有新更换的演员,新旧掺杂、质感非常怪异。

同样被吐槽的新演员,还有新版叶红鱼。

第一部中的叶红鱼由孟子义扮演。

原本,孟子义的职业生涯原本主要由“挨骂”构成,但第二部上线之后关于她的评论画风却悄悄扭转了风向。

《陈情令》拍摄期间,孟子义的角色被网友质疑加戏,引发书粉多次愤怒抗议。《中国机长》中孟子义饰演被杜江搭讪的女乘客,从角色设定到剧情必要程度都被吐槽。

但《将夜》中,孟子义饰演的叶红鱼颇为英气。虽然此前她的扮相也被网友质疑“网红脸”,但一二部对比之后,更多网友似乎都开始怀念孟子义版本的叶红鱼。

角色更迭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更换演员,另一种则是旧角色已死、新角色上线,显然后一种状态更为自然。

第一部中金士杰、倪大红两位老师的角色“同归于尽”,第二部中王劲松老师特别出演的岐山大师上线,新面孔也同样很有魅力。

可惜,《将夜2》中更多是前一种情况。

抛开“换脸”问题不谈,《将夜》第二部的质感和完成度如何?

没有明显的错漏,但失之老套乏味。

(这位P图师:好像脸都歪了?)

大而空疏的设定

“洞玄”境这样的功力级别设定,和《庆余年》中的八品七品高手,并无本质区别。

无论是用特殊的词语厘清级别,还是直接以数字表明品级,核心都是计量算法,类似的设定太多,容易让观众产生厌倦之感。

而宋伊人饰演的桑桑,身份从“光明之女”变成“冥王之女”,思考黑白对立的旨意很明确,但母题太大、太容易落入空泛的尴尬境地之中。

《将夜》第二部中,“大主题”的双刃剑特性表现尤为鲜明。

黑白对立、永夜将至、冥王之女现身,这些过于宏大的概念,落点都在稀疏的几场争斗之上,让人很容易产生空疏之感。

第一部中让人惊艳的高口碑开局,始于春风亭夜雨中的一场打戏,武术动作设计、镜头调度和后期剪辑样样在线,虽然是超现实的设定、但落点都细腻又扎实。

而第二部中,打戏、特效都稍显平庸,没有特别拖后腿之处、但也没有亮眼的闪光点。

类型化的发展和接受瓶颈

此外,作品的传播和接受很大程度上受制审美潮流的变化。

《将夜》原著小说自带流量、坐拥超多拥趸,但影视化生产链条耗时漫长、严重滞后于小说作品的流行时间。

往往存在这样的现象,十年前流行的小说,十年后才被改编成影视剧。

比如曾经号称“清穿三大鼻祖”之一的《梦回大清》,十几年后才终于被搬上荧幕。

然而流行文化的潮流趋势变化快,热门门类存活周期短,十年前流行的内容、十年中或许早已批量出现让观众感到厌烦,十年后的影视化亮相更容易不讨巧。

隔壁《庆余年》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对男频大IP的颠覆,虽然本质上依旧是男主开挂的逆天模式,但在呈现方式上有诸多反讽和消解之处,以“反英雄”的模式来销售“英雄开挂”的底本。

相比之下,《将夜2》这样的传统男频改编作品,则太过中规中矩。

一二两部相加超过百集的庞大体量,也和如今观众期待剧作集数短小精悍的趋势相违背。(《唐人街探案》网剧主打的特色之一,便是剧作一共只有12集)

在半数演员更换的情况之下,《将夜2》的处境或许将格外艰难。

冗长繁多的内容,大而空疏的设定,平平无奇的剧作呈现,一切都容易让人心生疲惫。

论质感和完成度,《将夜2》依旧可以枚举不少优点:一众老戏骨压阵、服化道精良、后期水准在线。

问题出在水准太“平”,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新鲜血液。

(大部分新换脸的真实效果是让人眼前一黑)

与其说这是主创团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不如说这是某一类型发展到巅峰期之后的无以为继。

开启新类型新画风新审美新维度的新作品,纵使品相有诸多瑕疵,也更容易掀起热度;而延续着老旧套路的作品,纵使品相更横平竖直、恐怕也难以撬动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