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为何称他为真朋友?

英雄见英雄,总是惺惺相惜

作者:满剑锋

微信公众号: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01

“当你真是饿得饥肠辘辘不得了的时候,有人递给你两个馒头,这时候你回头一看,原来他也不宽裕,这就是朋友的情义。”

最近的商界春晚“2020道农会”上,柳传志谈起何为“真朋友”,唏嘘之下的这句感慨在坊间广为流传。

他谈到一件往事,当初物美集团张文中含冤入狱时,时任全国政协委员的王玉锁,在政协会上大呼一声:“我愿意用身家性命担保,张文中无罪!”

雪中送炭永远比锦上添花珍贵。历经风云变幻,柳传志依然为情义所动。他本身也是情义之人,当年孙宏斌出狱后找他吃饭,两人在饭桌和解,随后,柳传志借给他50万元助其创业,才有了孙宏斌后来东山再起的故事。

在那场关于“真朋友”的演讲中,柳传志提到两个人的名字:马云和王玉锁。

在他的描述中,这两个人都是“至情至性、古道热肠的爷们”。

比起频繁亮相上头条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席马云,在同一个俱乐部担任理事长的王玉锁,为人低调许多。据百度百科资料显示,他是新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董事局主席,上世纪60年代初出生在河北胜芳,后因创业闯到廊坊,便一直扎根至此。

资料显示,新奥集团是一家涵盖清洁能源和健康生活两大领域的民营企业,总部设于廊坊,业务覆盖全国200多座城市,甚至已经开拓了国际市场。在集团旗下,还有新奥能源、新奥股份、新智认知、西藏旅游四家上市公司。

关于王玉锁早期创业的公开资料并不多,但几个关键事件和时间节点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他的成功。

时机。市场经济复苏的1984年,作为塑料厂业务员、承包人的王玉锁敢闯敢干,业绩突出,一年就收入5000元——当时多数人的工资还是两位数。这笔资金后来成为王玉锁创业的底气。

坚持。创业维艰的故事也在王玉锁身上上演。刚下海时,他连续遇挫,一度背上两万元债务,但他并未放弃,而是坚持寻找新的商机,弥补损失。

运气。王玉锁曾经在河北任丘筹备液化气经营生意,满大街打听货源,路遇一位大姐,继而见到了她的丈夫,不料后者马上认出了他——王玉锁正是八个月前救过自己的恩人。这次奇遇,让王玉锁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刻寻得转机,以此为开端,他与能源结下一辈子的缘分。

02

燕赵大地自古多豪杰,言必信,行必果,为人有情有义。

此地曾有“千场纵博家仍富,几处报仇身不死”的邯郸游侠;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燕地刺客荆轲;有“当阳桥头一声吼,喝断了桥梁水倒流”的猛张飞,也有刺配沧州道、雪夜上梁山的好汉林冲,以及血染沙场、舍身报国的狼牙山五壮士……古往今来,无数英雄唱出了一曲又一曲激烈、高亢的浩浩燕赵之歌。

王玉锁亦是如此。为张文中仗义执言,并拿身价性命做担保,正是典型的燕赵人士慷慨侠义之风。

于大事如此,于小事亦不含糊。

王玉锁进入能源领域时,身上背着两万元债务。在当时,这两万元债务原本可以免除——他所在的工厂是国营单位,亏损有公家兜底,个人不还也没事。但他坚持有债必还,既然是承包人,就要对业务亏损负责到底,不能占公家便宜。去任丘寻找商机,动力便是由此而来。

在王玉锁的字典里,对“信义”的理解,不仅在公,更在私。

1992年,王玉锁执掌的新奥化工有限公司把资金都投入到试验生产上,一度发不出工资。秘书向王玉锁建议,暂缓发放工资,等产品试验成功再补发。王玉锁直接拒绝了,“不能这样做!大家辛辛苦苦地干了一个月,却拿不到工资,让他们怎么向家里交代?”

最后,所有员工都按时领到工资。而这笔钱,是王玉锁厚着脸皮,连夜找朋友借来的。

创业30余年,在王玉锁的新奥,按时发工资成为一条铁律。此外,早在1994年,王玉锁就斥资修建楼房,为员工解决住房问题。

此外,新奥设立了“月亮节”,每年邀请员工家属到公司参观互动,吐槽或者提建议。逢婚丧嫁娶等重大时刻必慰问,为老员工设立“大车店”俱乐部、功勋俱乐部,这些举措,都自带温度。

而这样的温情,在2019年互联网公司冷酷变脸的大背景之下,更让人感慨。

互联网公司曾经以人性化为标志,成为对年轻人极具吸引力的行业。但最近一年来,360以玩笑为解释的“免裁券”,华为的“放弃平庸员工”,腾讯的“结构性优化”,百度的“鼓励狼性、淘汰小资”,科大讯飞的“提前吃饭的员工需要被优化”,京东的“淘汰掉身体原因不能拼搏的员工”……口号虽不同,过河拆桥的潜台词已经足够直白。

03

不久前,一段马云走上台担任交响乐指挥的视频在网上走红。随之一起走红的,是音乐会的场地:丝绸之路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这座灵动的艺术建筑正是归属新奥旗下。它在2018年建成,计划2020年5月正式营业,占地面积比国家大剧院还大,很多到过现场的人都会感慨,廊坊竟有如此格调别致之地。

有人问王玉锁,在廊坊建这样的艺术中心,怎么挣钱?

起初,王玉锁还会从大兴机场、京津冀一体化等角度仔细分析,但问的人太多,解释起来麻烦,这位白手起家的企业家就会直接回复:“我这是回馈廊坊人民的。”

事实上,这与王玉锁的文艺追求有关。私下里,他经常以“文艺青年”自诩。普通文艺青年大多只能在家做做梦,坐拥新奥资产的文艺青年,就有了搞大手笔的资本——2018年,新奥投资建设的《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开工动土。

这也是王玉锁的梦。他想让这些艺术馆成为廊坊的新地标,继而改变这座城市的气质。在过去很多年里,作为北京卫星城,廊坊在公众认知里一直面目模糊,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资本进入与城市发展。

如果说,王玉锁在廊坊市做的是文艺梦,在老家霸州胜芳镇,他打算做的是一场环保梦。

霸州胜芳镇。这里始建于春秋末期,最早是水乡,宋朝时定名为“胜芳”,取意“胜水荷香,万古流芳”。在这里,王玉锁建起了新型环保水厂,很快,新奥的石墨烯高科技项目,也将落地。

不论身处顺境还是逆境,“情义”二字始终贯穿王玉锁的人生:对企业有呵护之情义,对家乡有帮扶之情义,对社会有回馈之情义,对国家有报效之情义。

或许正因为如此,阅尽世间沧桑、洞察人情冷暖的老者柳传志,也会对这位低调的企业家赞赏有加。

英雄见英雄,总是惺惺相惜。柳传志自小喜欢读《水浒传》,从书中他学会了两点:第一做人做事要讲义气,要知道感恩;第二是做人别窝囊,人要看环境来调整自己。打得过的时候就打,打不过就不动弹,再打不过就跑。他说,跑也是有底线的,不能跑了就把朋友、企业晾到外头了,那也不行。

重情重义的人不会少朋友。

在一次参加“双11”活动时,马云建议新奥用互联网将用户联系起来,“这番话,让我茅塞顿开”,王玉锁感慨,“这是情,朋友,有时候一句鼓励,指点迷津就够了。”——借着马云的指点,新奥的能源产业互联网项目“泛能网”已经成为转型大军中的排头兵。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纵横商场这些年,王玉锁不缺胆气,更不缺情义。柳传志一句“真朋友”,他担得起;新奥的未来,也因此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