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乡长打麻将欠88万高利贷,67张存折取出特困儿童补助款还贷

为还打麻将欠下的高利贷,女乡长跑遍全县银行网店,几年间取出88万多元扶贫资金还贷。“一方以为补助在正常发放,一方以为补助没有申请下来”,民政部门和受助群众信息不对称,成了被其利用的“可乘之机”。

1月14日晚上线的《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扶贫领域的腐败问题,曝光了四川省雷波县溪洛米乡原乡长冯莹盈私自挪用67张存折中特殊困难儿童生活补助的细节。

凉山地区是我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近年来投入的扶贫资金量非常大,基层干部向扶贫资金伸手的“微腐败”会直接侵害贫困群众的利益。片中还透露,凉山州纪委监委在调研过程中发现,2017年全州滞留在银行账户上的扶贫资金达4.5亿。

片中介绍,冯莹盈平时爱打点麻将,输赢并不大,但有一次,有个牌友叫她去凑局,上了桌才知道赌注相当大,旁边还有放高利贷的随时提供赌资。冯莹盈就这样落入了圈套,不仅输光了钱,还欠下了高利贷。

当天,一个月工资3000多块的冯莹盈欠下了8万的高利贷。

“欠高利贷这个事情,我就觉得像做梦一样。当时隐瞒了,不敢跟家里讲。”但是,冯莹盈并不甘心,她幻想着如果运气好,赢一次就能把赌债还上,于是又去赌了一次。这次,两三个小时里,她又欠下40多万。

月收入只有三千多块钱的冯莹盈根本无力偿还几十万元的巨债。高利贷利滚利越来越多,放贷者威胁要到家里和单位讨债,冯莹盈感到走投无路。

在办公桌里偶然发现的67本存折让冯莹盈看到了可乘之机。

这67本存折是给乡里的特殊困难儿童领取生活补助的专用存折。原来,一年多前,冯莹盈从县民政局领回存折后,就忘记了这事。县民政局以为补助在正常发放,特困儿童家庭以为补助没有申请下来,两边信息不通,于是,67张存折在冯莹盈的办公桌里沉睡了一年多,从来无人过问。

冯莹盈把这些本该困难儿童领取的生活补助金取出来偿还自己赌博欠下的高利贷。在这个网点取5张、在那个网点取10张,几年间,补助金一直不停在发,她就一直在取钱。

四川省雷波县监委委员刘晓梅透露:“当时我们审查下来,几乎雷波县的每一个网点上她都取过钱。”

几年时间里,冯莹盈陆续取出了88万多元还清了高利贷。

还清了高利贷的冯莹盈并不轻松,总担心东窗事发。

“有时候老百姓来问我一个什么问题,我都很敏感,会不会他们知道。或者是民政局一问到什么,会不会他们也知道了。”冯莹盈说。

监察体制改革后,纪委监委对扶贫领域的监督不断向基层延伸,侵占扶贫资金更是成了监督的重点。

2018年4月,凉山州纪委监委公开曝光一起乡镇干部挪用扶贫资金案,冯莹盈看到消息后坐立不安,思前想后决定去投案。

冯莹盈投案后,凉山州纪委监委督促职能部门对67张存折逐一核查,对符合条件的立即补助到人。

15岁的安苏则就是其中之一。她从小父亲去世,母亲后来也离开了家,从八岁起就和爷爷两人相依为命。村里为她申报了特困儿童补助,但她和爷爷都不知道这件事,从没有拿到过补助。

安苏则曾经担心没钱继续上高中,但这笔追回来的补助,让她能安心继续读书了。片中,安苏则显得很高兴:“我想读高中,以后长大了有出息了,给我爷爷买很多很多的东西。”

透过冯莹盈案,凉山州纪委监委发现,发放各种补贴的“一卡通”乱象丛生。

据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李英介绍,当地有的老百姓手里面拿着多个银行的一卡通,最多的有17张,最少的也有3张。这些卡里有多少钱,老百姓自己不知道,对发款的职能部门来说也是一个糊涂卡,“一拨了之,一划了之。”

过去,各级惠民惠农补贴项目多、资金多、管理部门多,每项补贴就要单独办一张卡,涉及多家银行,不少银行在县里才有网点,大山里的村民办卡取钱都极不方便,因此很多地方由干部把户口本收集起来,从办卡到取钱都统一代办。遇上有私心的干部,腐败就很容易发生。

据介绍,冯莹盈正是利用这一点,能够多次取出特殊困难儿童的生活补助。“一般我还是会找那种经常帮我办业务的那些人去取,因为他们知道我就是干这个的。”冯莹盈说。

凉山州纪委监委在调研中发现,有些补贴下发后一直无人领取。2017年全州滞留在银行账户上的资金达4.5亿。针对这一情况,凉山州纪委监委认为,“清卡”可以成为扶贫领域精准监督的有效抓手,开始清卡行动。

2018年4月,清卡行动在凉山州启动;6月,四川省委在全省21个地市州全面开展清卡行动。以凉山州为例,纠错兑付滞留资金1.7亿,向群众现场清退补贴730万元。

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开元乡,一个领到补贴的村民已经想好了怎么用这笔钱:“准备去买猪来养,我家没有猪,可以买猪来养了。”

片中的解说词总结到:“扶贫资金是贫困群众的救命钱,一分一厘都不能乱花,更容不得动手脚。”

文/马嘉璐、乔燕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