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中年女演员刘敏涛:40岁后叛逆突如其来

在2019年度国剧盛典颁奖典礼上。

年近44岁的刘敏涛获国剧盛典“年度魅力女演员”称号。

“年度魅力男演员”是王劲松。

在舞台上的刘敏涛自信优雅,丝毫不输任何一个当红花旦。

她在台上说了一句自己觉醒后的寄语。

“绽放出属于你们自己的魅力。”

这句话,对她的人生充满了太多意义。

这个从出道起就被称为“中国小巩俐”的实力派女演员。

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30岁嫁入豪门的那段7年失败婚姻,一度让她跌入了人生的谷底。

沉浸了近10年,在离婚后的一次“中年叛逆”中。

在快40岁时才终于完成了人生逆袭。

她曾说:“不要怕失去财富,不要怕失去情感,甚至不要怕失去过去的自己。

因为最重要的是别后悔没做想做的事,别留下遗憾。

有什么大不了啊?人在呢!”

刘敏涛,1976年出生于烟台市一个传统家庭。

小的时候,文静沉稳,朴实听话。

一直是个乖乖女的存在。

不仅成绩好,讨老师喜欢,而且从来不惹父母生气,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

因为家教很严,刘敏涛的骨子里一直是个传统女性的性格。

7岁的时候,刘敏涛就开始学习跳舞。

有一次舞蹈班要学习非洲舞,老师看谁不动,就用手指敲打谁,甚至用脚踢。

这让刘敏涛非常害怕。

于是她有了第一次想翘课的念头。

没敢去上课的她,跑去做好事,帮岗亭擦玻璃。

结果回到家后,一个同学到她家说:

“刘敏涛今天没去排练,老师让我告诉你星期一要交五块钱学杂费,让你别忘了带。”

结果爸爸听到后,指着她严厉的教育说:“你撒谎,你撒谎。”

从那以后,刘敏涛就再也没有逃过课。

这样严厉的家庭教育,贯穿着她整个童年,也影响了她一生。

后来在家人的建议下,她放弃了读高中。

去读了幼师,因为父母觉得女孩子当老师是最好的一个选择。

对父母的言听计从,让她后来觉得自己的童年完全没有自我意识。

“长久以来,我身体里自我的东西太少了,我很难去思考我高不高兴,喜不喜欢。”

后来去考中戏还是姑姑替她决定的,让她试试看。

没想到,这个误打误撞的一次考试,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她考中戏时,虽然模样不是最出挑的,但气质绝对是做演员的料。

当时就被巩俐的老师高景文一眼相中。

还大赞她说:“你将来会是中国的小巩俐”。

以第一名踏入中戏的刘敏涛,从此开启了自己的演艺生涯。

因为打小就品学兼优,上了中戏后,更是如此。

在她还没入校的时候,就已经小有名气。

“93届来了一个‘小巩俐’,又是一个大青衣”。

师从巩俐的老师高景文的刘敏涛,不仅起点高,而且极受重视。

16岁的时候就开始出道拍戏,出演人生第一部影片《祝你好运》。

毕业后,别人都要跑龙套,她从来不缺戏拍,而且几乎都是女主角。

1997年,与房斌共同主演历史传奇剧《凤阳小子朱元璋》。

1998年搭档刘涛主演民国题材剧《乱世有情天》,在剧中饰演于金枝。

1999年,在人物传记题材剧《朱德元帅》中饰演元帅夫人陈玉珍。

2000年,在百集电视剧《新编聊斋》的《人鬼情缘》中饰演女主角“女鬼聂小倩”。

2002年,在电视剧《冬至》中就与陈道明合作,饰演反一号郁青青。

又与《大宋提刑官2》王庆祥合作出演了聪明又知心的英姑。

到了2006年,在电视剧《福贵》中饰演知书达理的陈家珍。

演了这多角色,虽说没有特别大红大紫,但早已是公认的实力派女演员。

顺风顺水的她,却在事业急速上升的时候,遇见了爱情。

30岁正处事业高峰的她,全心全意要奔着心中的贤妻良母去。

而后迅速嫁给了做房地产生意的富商。

在婚姻与事业中,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婚姻。

成了一名彻彻底底的家庭主妇,正式息影。

本以为自己的前半生就是理想中的样子,以家庭为重。

没想到期盼的婚姻却成了她一生的伤痛,一度折断了她梦想的翅膀。

新婚那天,她看电视换台时,好多都是自己主演的电视剧。

那时候,她也不觉可惜。

她认为,女人应当以家庭为重。

最终归宿终是要相夫教子,这是她前半生刻在骨子里的传统观念。

“我觉得如果家里有条件,你可以不出去工作的话,就是应该在家相夫教子。”

但这一切,全都事与愿违,相爱容易相守难。

本来让她憧憬一生的幸福,最后换来的却是深渊与痛苦。

丈夫经商,两人聚少离多,刘敏涛一味的付出,却得不到一丁点回报与认可。

这种“丧偶式”的婚姻,彻底击垮了她,也同时点醒了她。

她说:“在做了几年默默支持、等待丈夫的妻子后,我开始重新审视这段婚姻存在的意义。”

2013年,37岁的刘敏涛人生第一次做了一个“叛逆”的决定:离婚!

她说这段婚姻,让我第一次看清了自己的孤寂与不值。

“恍惚间,好像有另一个自我,她在俯视着这个彻夜未眠、眼睛瞪着天花板的女士,她让我第一次看清了自己的孤寂,还有不值得。”

因为,这段失败的婚姻让她失去了太多太多。

在《金星秀》上,刘敏涛提起这段婚姻时,忍不住哽咽了起来。

她说:“女人最好的年龄是30到37岁,而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家相夫教子。”

整整7年,她为了家庭付出了所有,最后却换来婚姻里的一地鸡毛。

那个时候,她没有自己的事业,也没有经济来源,更没有自我的人生。

说当时就连去日本旅行,自己想吃一根抹茶味的冰淇淋,身无分文的她都不好意思问丈夫要。

这样残缺的婚姻,让一个曾经光艳的女明星,彻底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没有了任何温度的婚姻,就像一座冰冷的“坟墓”。

这让她痛不欲生,她决定重新寻找活着的意义。

“既然循规蹈矩的生活并没有给我带来预期的幸福,那不如就做我自己,靠我自己,放飞自己,成就自己,随心所欲地去冒险生活。”

与前夫离婚之后,刘敏涛独自带着女儿生活。

不再和他有任何接触,而且前夫两年内也没有来看过孩子。

“他有他的世界,在他心里,可能钱更重要吧。”

对于做了7年家庭主妇的刘敏涛来说,带着孩子再度复出闯荡,简直是难上加难。

而且此时的她,也已经到了中年,对女演员来说,更是如此的残酷。

高龄离婚,复出演戏,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娱乐圈几乎看不到出路。

可她却信心十足,充满斗志。

她称自己的改变是一次“中年叛逆”。

庆幸的是,凭借自己几年的打拼,再次闯了出来。

一条“死路”,硬生生被她走活了。

从离婚那天起,刘敏涛就已经彻底觉悟,要将人生掌握在自己手里。

如果说,她的前半生是失去自我,那么后半生则是觉醒的自我。

复出后,凭借《琅琊榜》《伪装者》《欢乐颂》等几部爆款大剧,再度爆红。

此时的她已经年近40岁了。

在《欢乐颂》里甚至被称为“全剧最有气质的妈妈”。

后来连老戏骨斯琴高娃都大赞她是一位很醒悟的演员,有内涵,不浮夸。

金星问她火了之后,对自己的生活有没有影响时。

她说:“完全感觉不到,而且自己以前从没有经纪人,完全一个人单打独斗。”

事业再度回春,她的人生心态也与当年那个家庭主妇截然不同。

她开始享受旅行。

剪去了多年的长发,落落大方地留着利落短发。

穿起曾经不敢尝试的露背连衣裙,成了时尚女郎。

还特地跑到日本吃了那个抹茶冰激凌,回味着自由的味道。

就连疼爱的父母也欣慰的说:“我们觉得你更自信,生活更丰富多彩了。”

被问到是否惧怕婚姻,她说自己不是那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人。

缘分要是来了,就不会拒绝。

“不该来的让它随意地走吧,该来的让它随意地来。”

如今对于另一半的标准,她就只有一个要求。

“如果能遇到一个合适的人的话,他对我好就够了,对我的孩子,我的家人好就够了,没有什么其他过多的条件。

人品要正,要善良,因为善良的人,不会干出出格的事情。”

这份通透与明白,才是40岁之后的她最大的魅力。

就如她说的:“我不相信疲惫和麻木是中年的底色,这两年,我越来越喜欢我自己,越来越爱自己了。”

如今单身的她,事业与女儿成了她所有的一切,对演戏也有了自己的野心。

“我想成为中国的梅丽尔·斯特里普。”

言下之意,她想成为那个穿普拉达的女王,继续主宰着自己的人生。

人觉醒后的力量是无法估量的,且不分早晚。

曾经有人问她:“你人生中的叛逆会不会来得太晚了一些?”

她说:“不,我今年40多岁了,该有的幸福感,该有的挫败感,我都体验过了,一切恰到好处。

这种叛逆说到底是什么?是我自己对人生的掌控感。”

因为,只要人还在,就没有什么是大不了的。

而那个人,就是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