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荣国府,有三个“淫邪”的女人,多姑娘都没排上号

红楼梦中人物众多,精彩纷呈。人多了就有好人与坏人。虽说贾家更多是日常家长里短,也能看到人物善恶。脂砚斋对这种人也不客气,用“淫邪”二字点评。细数《红楼梦》中三个“淫邪”女子,考试过贾家半数男人的多姑娘竟然排不上号,可见贾家坏女人不少,“竞争”很激烈。

一,王熙凤

王熙凤是《红楼梦》第一“淫邪”之人。虽说她确有其能,管理荣国府大权在握。奴才们畏惧她,形容她一万个男人不如。贾母评价最中肯“他如今虽说不如我们,也就算好了”。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井井有条,管理荣国府令行禁止。不过,她的能力主要来自绝对权力和毒辣性格。周瑞家的评价她“就是对下人严苛”些,说白了就是刻薄寡恩。

王熙凤太刻薄让下人怨声载道。但她的淫邪主要表现在对人命的“蔑视”上。她对人命看轻而草菅人命。不提间接死于她手的张金哥与未婚夫,只说贾瑞以及尤二姐和腹中胎儿,就是王熙凤层层设局坑害致死。看似双手不沾血,实则她一开始就判定了贾瑞和尤二姐死刑。

脂砚斋对王熙凤此行深恶痛绝,说她“极淫邪”,更评她“不念宗祠血食,为贾宅第一罪人。”

二,秋桐

【第六十九回蒙回前总评:写凤姐写不尽,却从上下左右写。写秋桐极淫邪,正写凤姐极淫邪;写平儿极义气,正写凤姐极不义气;写使女欺压二姐,正写凤姐欺压二姐;写下人感戴二姐,正写下人不感戴凤姐。史公用意非念死书子之所知。】

王熙凤的“淫邪”,是用秋桐的淫邪对比。秋桐对尤二姐步步紧逼,是王熙凤背后借刀杀人。但秋桐本性的阴损、刻薄和不善良才是她被脂砚斋评价“淫邪”的关键。

秋桐很坏。她出身低贱,本是贾赦的通房丫头。因贾赦“贪多嚼不烂”,多有牢骚怨言不说,与二门上的小厮也不清不楚,更与贾琏眉来眼去,肆意勾搭……这种狠毒、淫荡、刁钻之人,当得起“淫邪”二字。

曹雪芹写秋桐,身上有《金瓶梅》中潘金莲和庞春梅的影子。她身上没有温暖和闪光点,甚至缺少人性。

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王熙凤恶,秋桐正是她的“劫”,推测八十回后王熙凤被休惨死与秋桐有关。而王熙凤被休,秋桐也好不了。就像王熙凤停在冰山,而不是凤栖梧桐,对凤凰和梧桐来说,都是遗憾。

三,鲍二家的

王熙凤杀人不见血,秋桐杀人不用刀,这两人淫邪实至名归。但若说鲍二家的“淫荡”有人信,“淫邪”就未必。“淫邪”与男女之事无关,是指凌驾人性之上肆意行坏事的“人性之恶”。

鲍二家的与贾琏偷情暴露后丢了命。按说“淫”有,为什么说她“淫邪”呢?这个女人其实比多姑娘坏多了。多姑娘糜烂不堪却从不“坏”人,鲍二家的正相反。

(第四十四回)那妇人笑道:“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贾琏道:“他死了,再娶一个也是这样,又怎么样呢?”那妇人道:“他死了,你倒是把平儿扶了正,只怕还好些。”

人心不善是为“淫邪”。鲍二家的婚内出轨为“淫”,勾引主子是不忠不义,背后诅咒主子“死”,是人性之恶。这种人给她权力和机会,行事不会比王熙凤、秋桐更好。而背后挑唆主子行恶事,更是其心可诛。说她“淫邪”不为过。

王熙凤权大而恶;秋桐心窄而恶;鲍二家的性恶而恶。比较起来,鲍二家的这种不为自己利益而有意为恶最可怕。与她相比,多姑娘知分寸,懂人性,明辨是非就是天使。

当然,像马道婆、馒头庵净虚这种人更坏。但本身是坏人又与王熙凤三人不同,不能一视同仁。

「文/君笺雅侃红楼」

别忘了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您的转发会让更多人看到更多内容,感谢赞赏。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80回本 ;

《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1990/2018 ;

《红楼梦》程乙本·启功校订;

《红楼梦》绘全本·清·孙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