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一遇的影帝飙戏,必须看

昨晚,奥斯卡提名名单出来了。

今年的表演类奖项竞争着实激烈。

有太多教科书级的高能段落。

复仇者联盟黑寡妇和绝地武士凯洛·伦在《婚姻故事》里吵架。

同时入围最佳男主和最佳女主。

小李子和皮特在《好莱坞往事》里亲密拍档。

同时入围最佳男主和最佳男配。

「有生之年同框」系列的《爱尔兰人》,影史最伟大的两位演员罗伯特·德尼罗和艾尔·帕西诺同台飙戏。

事实上,今年还有一部电影凑齐了两大影帝。

两人年龄加在一起将近150,也同时入围了奥斯卡最佳男主和最佳男配,可谓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神仙组合。

只可惜,热度却被远远甩在了后面——

《教宗的承继》

The Two Popes

本片是颁奖季大热。

网飞出战奥斯卡三杰之一(另两部是《爱尔兰人》和《婚姻故事》)。

是金球奖唯一一部同时提名最佳男主角和最佳男配角的电影。

这主要得归功于本片的两位影帝级人物。

右边,赫赫有名的奥斯卡影帝安东尼·霍普金斯(Sir Anthony Hopkins)。

个性沉稳、举止优雅。

演技更是不用多说。

「汉尼拔医生」、「福特博士」等经典形象深入人心,尤其是那双亦正亦邪的眼神,早已成了他的招牌特点。

左边,与之搭档的,是戛纳影帝乔纳森·普雷斯(Jonathan Pryce)。

表演内敛但有力量,不动声色,却四两拨千斤。

更偏重舞台剧表演的他,电影作品相对不那么出名。

但你一定看过他的表演——

《权游》中的宗教狂热份子「大麻雀」。

两大神仙戏骨同台飙戏,本片的对手戏自然是精彩绝伦,无以复加。

更别提,还有《上帝之城》的导演费尔南多·梅里尔斯

与好莱坞金牌编剧,堪称「影帝收割机」的安东尼·麦卡滕助阵(《波西米亚狂想曲》、《至暗时刻》和《万物理论》)。

高口碑是意料之中的。

豆瓣8.5分,烂番茄89%

只不过比起其他颁奖季热门动辄几十万的豆瓣评论,《教宗的承继》目前在国内实属冷清挂的。

主要原因,还是在于题材。

本片所聚焦的,是当代天主教历史上一个关键时刻——

两代教宗之间的权位交接

在我们国家,宗教本就不是主流话题。

一个远在梵蒂冈,关乎宗教领袖的选举、迭代,还带有半传记性质的故事,自然听起来让人提不起太大兴趣。

想当然地就觉得会闷,无聊。

鱼叔本来也做了这样的心理准备,实则发现,是自己想得太片面。

在宗教议题的外壳之下,这个故事的核心,是权力斗争、观念碰撞

是剥离宗教的「神性」,走向「人性」。

所以这部片子真正面向,反倒是那些对宗教不了解、不感兴趣的观众。

和所有的社会组织一样,随着历史的发展,天主教内部也分裂出了两派力量。

保守派和进步派。

本片的两位主角,分别是两个阵营的代表人物。

以约瑟夫·拉辛格(安东尼·霍普金斯饰演)为代表的保守派,偏重维护传统精英形象。

反对堕胎和避孕、禁止教职人员婚配、公开抨击同性恋群体。

而以豪尔赫·贝格里奥(乔纳森·普雷斯饰演)为代表的进步派正相反。

他们亲民、崇尚节俭,常常为穷人和弱势群体代言。

对生育、婚恋议题持有更为开放的想法,并呼吁天主教的理念应该顺应时代发展。

原本,两派人马在教会内部各有各路。

直到2005年,若望·保禄二世去世,新一届教宗的选举成为了他们正面交锋的契机。

选举教宗的秘密会议一共进行了四次。

前三次都由于没有达到2/3以上赞成票的标准而作废。

两派人马的势均力敌,可见一斑。

直到第四次,保守派终于以微弱的优势胜出,约瑟夫·拉辛格当选新任教宗本笃十六世

而作为失利者,贝格里奥则回到母国阿根廷继续任职主教。

不过,故事转折这才刚刚开始

在本笃十六世上位的短短七年之内,天主教内部就接二连三地迎来了诸多问题——

梵蒂冈银行危机、内部派系斗争、教宗助手入狱等等。

其中最为致命的,是震惊世界的「虐童丑闻」

随着舆论愈演愈烈,教宗本人也被卷进了旋涡之中。

西方媒体连番爆出本笃十六世曾经忽视、甚至协助掩盖过神职人员的虐童行径。

时间来到了2012年

不堪重压的本笃十六世产生了退位的想法。

然而对于他这样一个保守派来说,主动退位的念头其实是非常反传统的。

因为作为天主教会的最高领袖,教宗一直以来实行的都是终身制。

另一边,对教会保守观念与糟糕现状无法继续认同的贝格里奥也准备请辞。

就这样,各怀目的两个人展开了三场精彩的谈话

第一场对话,聊得并不开心。

两个人观念分歧严重,火药味十足。

本笃十六世看贝格里奥浑身上下都不爽。

比如贝格里奥鞋带掉了脚直接踏到椅子上系,本笃十六世一脸吃惊又嫌弃,觉得是极不得体的行为。

可即便百般不喜欢,还是不允许他辞职。

倒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教宗选举时最大的对手主动要求脱离组织,不就是等于默认这个教会已经糜烂不堪?

而此时的贝格里奥也是挺刚。

如同抱着一种我反正要辞职了也不怕得罪老板的劲儿,毫不讳言。

就连对方抛出「你认为教会正在衰落么」这种送命题时,都直接点头,毫无求生欲。

他不但不认同教宗的保守理念,更是直接批评教会「故步自封,不懂得与时俱进」。

甚至毫不忌讳地谈起了「虐童丑闻」的雷点话题。

本笃十六世默不作声,兀自走了。

两人不欢而散。

第二次会谈是在当天晚上。

两人各自用过晚餐后,身心也都放松了下来。

绕开宗教话题,聊起了音乐、艺术。

本笃十六世老人家开心,甚至亲自弹奏了一曲。

通过更为世俗的话题,放下戒备的两个人,更容易展露真实的自己。

同时也再次呈现出了他们的不同。

以音乐为例。

崇尚精英主义的本笃十六世热衷于古典音乐。

他所喜欢的大师贝德里赫·斯美塔那,瑞典歌手札瑞·朗德尔,作品大多都在二战之前。

而贝格里奥则更享受大众文化的快乐。

他喜欢探戈舞、足球赛、甲壳虫乐队,对每一种文化都保持着极大的包容度

电影中,贝格里奥给教宗讲了一个「抽烟学生」的笑话:

在这个笑话的背后,其实是看待问题的不同角度

很多原以为难以接受的想法,当跳脱出自己的固有角度时,都会变得容易起来。

只是,换角度思考问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对于宗教体系里的神职人员尤其如此。

从坚信一种信条的「神性人」退回到认可多元思想的「平凡人」,打破传统,除了智慧,更需要勇气。

第三次会谈,有了更深层的发展。

本笃十六世终于鼓起勇气,向贝格里奥敞开了心扉。

他坦诚自己多年来躲进了书本和宗教研究之中,修建起宏伟豪华的神圣城堡,却阻隔了自己去理解这个世界。

然而讽刺的是,天主教的出发点本该是「帮助世界」

如若不理解,又怎么谈得上去帮助。

这时候的教宗,放下身份的架子与强撑的高傲,面露无奈与疲惫。

他说出了一句至关重要的台词:

我感觉不到天主的存在了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他的意识深处其实已经明了,自己正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

可是能怎么办呢?

去推翻自己一辈子的主张从头开始吗?

他累了,也老了,这个沉重的头衔压得他无可奈何。

与此如此,不如选择退位,让更正确的人来重新掌舵——

这个最佳人选,就是他曾经所讨厌的贝格里奥。

他坚决不同意贝格里奥辞职,因为,他想推举他任下一届新教宗。

说到这里,我们也就看懂这部电影背后的意义。

与其说讲的是权力的斗争,不如说是两种观念的冲撞和发展

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有保质期。

文化和观念亦是如此

随着时代发展,曾经的先锋可能会变得陈腐,曾经的进步可能会变成落后。

哪怕是曾经坚信的信条也有可能成为束缚自己前进的绳索。

推陈出新,很正常,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面对既定的变化事实,却以「不能妥协」为由拒之千里。

给自己建起了一座高墙,看似是为了防止「被侵蚀」「被同流合污」,实则是困住了自己,放弃了与这个世界共同前进的可能。

故步自封,终会被淘汰。

曾经的贝格里奥其实也是个保守派。

反对同性恋、强调宗教礼节、清理马克思主义等进步书籍,始终和政府的理念达成一致。

然而在七十年代,阿根廷独裁政府发动了「肮脏战争」(Dirty War)来打压异己。

甚至把那些帮助贫民和学生的天主教教士也抓去折磨。

灾难与死亡让贝格里奥意识到不同理念之间造成的悲剧和痛苦。

他开始反思自己曾经的想法,并最终走上了代表底层民众的救赎道路。

起初,本笃十六世质疑贝格里奥是因为时代所迫而妥协了自己对于教义的坚持。

但贝格里奥却回答他:

「我改变了。改变不是妥协。

他坚持认为:

不该修建高墙,而是搭建桥梁

面对堕胎议题也好、LGBT也罢,真正应该做的是去理解和接纳。

而不是一味拒绝和打压。

因为无论你主观上怎么否认,制度上再怎么禁止,也终究抵不过现实世界的洪流滚滚向前。

所有的挣扎不过是短暂的自欺欺人罢了。

故事来到了2013年

本笃十六世选择退位,成为了六百年以来首位「主动辞职」的教宗。

随后,贝格里奥成功当选,成为了史上第一位拉美籍教宗,也被称为「平民教宗方济各」。

电影的结尾刻画得很美好。

本笃十六世和方济各坐在一起,共同观看德国对战阿根廷的世界杯球赛。

似乎在暗示天主教正朝着一个光明的方向发展。

但跳出这场好莱坞制造的「美梦」,真正的现实的:

两代教宗的对话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一切不过是主观的猜测与杜撰。

电影虚构了这样一个宗教理念进步的美好图景,但同样也刻意跳过了生育束缚、族群偏见和儿童性侵等话题的批判。

片中有一段本笃十六世向方济各忏悔「儿童性侵」的内幕。

本该是全片华章,却选择做了消音处理。

在银幕上「世界一片美好」的假象中,歧视、不平等和彼此孤立的现象依旧在各个角落里上演着。

那么。

鱼叔不禁想问。

电影本身是否也是一面为我们筑起的高墙呢

这个问题。

很抱歉,我也无法回答。

助理编辑:艾尔星

点个「在看」

祝两位影帝长命百岁,佳作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