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一人一年两万单 三年里程能绕地球四圈

伴随着外卖市场规模的迅速扩张,无论是繁华商业区,还是住宅社区、大学校园,随处可见外卖骑士的身影。他们因奋斗而不凡,在平凡中造就不凡,无论生活多么艰辛,他们依然对工作、对生活充满热忱。

外卖行业是2019年中国增长速度最快的产业之一,根据中国饭店协会公布的数据,2019年中国外卖交易额达到了6035亿元,增长了30.8%,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发布的16个新职业中,外卖配送员,就位列其中。

一年派送两万单外卖“单王”究竟是怎样炼成的?

河南郑州有一位叫吕国强的外卖配送员,他平均一年能接两万多单,每月基本上都能跑到两千多单,连续三年保持郑州外卖行业“单王”的头衔,三年来送外卖的总里程足以绕地球四圈

他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现在平均一个月收入一万两千多元,2019年全年赚了十三多万元。

吕国强

为了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抢到订单,吕国强特意配备了两部手机,还给每个手机准备了两个充电宝。吕国强的目标是:永远不能因为手机没电而耽误跑单。

吕国强的手机吕国强每天还有一个必备的“秘密武器”:三辆电动车。吕国强说,外卖单多的时候他一天要跑三四百公里,两台电动车有时候都不够用。

吕国强的三辆电动车

两部手机、三辆电动车、四块充电宝,每天除了五六个小时的睡觉时间,其余时间吕国强都是“待机”状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单王”就是这样风里来雨里去,一单单累计起来的。

外卖配送员 吕国强:我很自豪地说,这三年我确实挣到钱了,因为我不但把欠的外债全还完了,现在还有了不少存款。家里吃住用都改善了,如果没有外卖这一行,我觉得我想挣个钱不容易。普通的老百姓能拿到月入过万,这真是梦寐以求的,想都不敢想。

三年前,吕国强在老家,曾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养殖场老板,每年靠养殖的收入也有二十多万,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但2013年,突然爆发禽流感,让吕国强辛苦经营多年的养鸡场血本无归,2014年,吕国强被迫关掉了开了8年的养鸡场,还背上了近十万元的外债

万般无奈,吕国强开始外出务工,但因为没有技术,收入始终很微薄。一天,吕国强在网上看到了外卖员招聘广告,吕国强决定试一试。

2017年大年初六,吕国强通过了面试,被分配住进了公司的员工宿舍。紧接着,外卖平台还专门安排了资深骑手,手把手教他怎么接单、找商家、找顾客地址、单量大的情况怎么去规划。

吕国强由于一开始业务不熟练,商家、顾客的挑剔和不满扑面而来,有时甚至会遭受冷眼。

外卖配送员 吕国强:有一次外卖送了一个多小时,顾客等得也着急,送到时说了很多难听的话,然后当着我的面一下就把外卖扔到垃圾桶了。

最初的那段日子,吕国强每天几乎都是在煎熬中度过,想要放弃的念头每天都会在脑海中闪过无数次。随着单量越做越大,吕国强的心态也逐渐发生了变化,他逐渐摸透了外卖骑手这行的关键——诚信、准时、规则。一单差评要罚骑手100元,而骑手每送一单,只能赚5-6元,一个差评就相当于一个午高峰二十多单白干了,如果因为配送速度慢造成的退款,骑手则必须自己全额承担。

吕国强告诉记者,这些看似严苛的规则,也是对骑手的规范和保护,更是外卖量能不断做大的一个重要原因。

外卖配送员 吕国强:其实送外卖,说实话就是讲究一个速度,只要送得快,一切问题都能解决。点外卖就是因为顾客着急,没时间去吃饭。所以,外卖送晚了,甚至被顾客骂都觉得很正常,现在理解顾客。

三年的跑单,让吕国强渐渐找回了往日的自信,手里有了点积蓄,他格外珍惜眼下这份脚踏实地的幸福。吕国强所在的郑州,被划归为新一线城市。

2019年12月,中国饭店协会与美团研究院联合发布的《中国外卖产业调查研究报告》显示,在郑州、成都等十多个新一线城市,外卖订单量占全国的比重为25.8%,新一线城市成为了外卖的主力消费市场,而在这些城市,外卖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正在逐步显现。

从“路痴”到 “活地图”飒爽女骑手实现完美逆袭

外卖配送员邵宏伟今年24岁,2019年年初,她和老公、哥哥,三人组团从内蒙古来到北京,开始了外卖骑手的职业生涯。一年下来,邵宏伟已经是一位业务娴熟的“女骑手”。

而就在几个月前,她还是一个十足的“菜鸟”。因为不认路,她在中午三个小时的单量高峰期,仅仅送出了三单,被同事叫作“路痴”,而熟练的骑手一个中午能送二三十单。

邵宏伟要强的邵宏伟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认路、记路,配送范围内的每一个商家、写字楼她都烂熟于胸。然而,刚刚摸清了地形,一个意外却把刚刚看到希望的邵宏伟重新打入了谷底——她和丈夫电动车上的电瓶被偷了。当时他们来到北京租房和买车,已经花光了身上仅有的一万多元钱,电瓶被偷简直是晴天霹雳。

外卖配送员 邵宏伟:就跟疯了一样,当时我俩就已经崩溃了。

苦心人天不负,小两口所在的公司知道了他们的难处,预支给了他们三千多元钱,有了这笔钱,他们购买了两个电瓶,决定重新开始。为了尽快还上公司的钱,小两口一天只吃一包干脆面,就这样度过了三个月的艰难时期。

邵宏伟

2019年5月份,小两口终于盼到了曙光来临的时刻,两人拿到了一万两千多元的工资。他们第一时间给老家寄了7000元钱,一人花了29元钱,下了一顿馆子吃了自助。邵宏伟说当时的情景,哪怕再过10年、20年她都会清晰地记得。

邵宏伟与丈夫

后来,邵宏伟送外卖越来越得心应手,她每天会完成四五十单的派送量。寒冬腊月,天气又冷又干,接单到处跑,外卖配送员没有固定的休息场所,常常需要自己带水。邵宏伟电动车的脚踏板上挂着一个水瓶,里面的水已经变成了冰块,她只能等天暖和了、化了冻再喝。

邵宏伟水瓶里的水结成了冰

下午两点,邵宏伟送完午间的最后一单。同样做外卖骑手的丈夫和哥哥,已经做好了饭在家里等她。一锅热乎乎的方便面、一碗豆子,就是三个年轻人的午饭。寒冬里,在一个只有十多平米的简易房里,吃上一口热乎饭,三个人都特别知足。接下来,他们要迎接的是最为繁忙的晚间派送。

邵宏伟三人的午餐

根据中国饭店协会与美团研究院2019年12月份联合发布的《中国外卖产业调查研究报告》显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4个一线城市外卖订单量占全国的比重为17.7%,而在这些地区,随着外卖品类的日益丰富、配送的快捷便利,午晚高峰逐步向全时段拓展,也带动了更多就业和经济增长

半小时观察:

伴随着外卖市场规模的迅速扩张,无论是繁华商业区,还是住宅社区、大学校园,随处可见外卖骑士的身影。节目中的邵宏伟、吕国强正是这群平凡奋斗者的鲜活代表,他们因奋斗而不凡,在平凡中造就不凡,无论生活多么艰辛,他们依然对工作、对生活充满热忱。他们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努力绽放,在奋斗的道路上风雨兼程,诠释着人生的意义。节目的最后,我们也需要发出一个提醒,奔波在大街小巷,外卖员也要注意交通的安全,外卖单催得再急,交通法则也需要严格遵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