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兴:伊朗站在悬崖边上斗志更强 国奥或遭遇溃败

继首轮赛事中1比1追平了卫冕冠军乌兹别克队之后,伊朗97年龄段国奥队在宋卡进行的第四届亚洲U23锦标赛暨2020年东京奥运会预选赛亚洲区决赛阶段第三小组第二轮比赛中,1比2输给了韩国队。不过,伊朗队依然有小组出线的机会,只要末战取胜中国队、拿到3分,存在着有可能以小组第二名的身份晋级。实际上,伊朗队的整体实力并不差,而在实战中无法取得想要的结果,很大程度上是自己“折腾”的结果

而两战连败已经肯定无缘晋级的中国国奥队面对这样一个对手,是否会遭遇三连败甚至被打崩?这才是他们所面临的最严峻的形势!国奥无缘东京奥运会

1、

球员有能力 缺系统组织

伊朗作为亚洲足坛的强队,其实从来就不缺少好球员,而且,优秀球员是一茬接一茬,即便是像现在正在泰国征战的伊朗国奥队中,也不缺乏优秀的球员。事实上,只要看一下伊朗国奥队这次参加的23名球员先前所参加的集训情况,就可以看出:伊朗队的优秀球员可谓层出不穷。譬如,在这次参赛的最后23名球员中,有8名球员几乎没有参加过先前任何一次集训,只是最后一期国内集训并前往多哈进行拉练时,才入选集训,随后就进入到正式的23人参赛名单中了。如果是放在国内,这或许会引起很大的争议,因为先前一期集训都没有参加,对教练员的技战术思想、要求或许尚未完全了解,居然就直接出场参加比赛了。这岂不是如同“儿戏”?

可是,换一个角度,这何尝不是伊朗国内足坛后备力量雄厚的一个体现?而且,这些球员在伊朗国内的俱乐部基本都是联赛中有机会出场甚至是主力球员。在伊朗国内,除了有正轨而系统的联赛之外,还有预备队比赛以及各个年龄段的比赛。伊朗足协也曾有明确要求,各个俱乐部球队中必须要有U23球员出场。加上伊朗国内各俱乐部完全不像中超以及西亚其他国家的联赛那样,主打外援牌,毕竟各俱乐部的经费有限,加上伊朗本国在国际社会上所受到的制裁,很难引进稍有名气的外籍球员。在这种情况下,各俱乐部主要就是靠培养自己的年轻球员网上输送,这也就使得伊朗的年轻球员很早就能够出现在职业联赛之中,并代表俱乐部球队征战亚冠联赛。于是,年轻球员的成长渠道也就很畅通,保证了人才的涌现。

当然,另一方面,伊朗队出现这种情况下,一年之内三次换帅,恰恰反应出的是伊朗足坛的组织与管理混乱。伊朗队采取的是“领队负责制”。以这支国奥队为例,早在三年前,伊朗足协就已经任命埃斯蒂利为领队。这位领队在伊朗国内足坛还是颇有地位,因为在1998年世界杯赛上,伊朗队取得的迄今为止唯一一场胜利是2比1取胜美国队,尤其是,击败的是伊朗最大的“敌对国”美国队,而埃斯蒂利在这场比赛中攻入了致胜一球。这也就奠定了他在伊朗足坛的地位。

本来,与埃斯蒂利合作的是伊朗本国教练佩拉瓦尼。后者原来是1997年龄段伊朗U19国青队的主教练,在2016年巴林亚青赛上,佩拉瓦尼率伊朗国青队在时隔12年之后重新杀入世青赛,而且还率队在世青赛上闯入了16强,战绩相当不错。但是,佩拉瓦尼或许是过于自信,在2017年7月份进行的第三届亚洲U23锦标赛预选赛小组赛中,本来应该是率95年龄段队伍参赛,但为了着眼于东京奥运会,佩拉瓦尼直接率97年龄段队伍参赛,但在家门口进行的比赛中,居然输给了阿曼队,无缘2018年1月份在中国进行的U23亚锦赛决赛阶段比赛。这是伊朗队此番只能以第四档次队伍身份参赛、进入死亡之组厮杀的根本原因。而在球队未能出线之后,埃斯蒂利与伊朗足协只能开始重新选择,准备2018年8月份的印尼亚运会以及未来的东京奥运会预选赛,并请来了克罗地亚人克拉尼察。

这位克罗地亚人虽然曾担任过克罗地亚国家队的主教练,但率队期间并未有太多的成绩,包括印尼亚运会上也未能进入到八强之中。在2019年3月份的预选赛中率伊朗队小组出线之后,克拉尼察的合同已经到期,而埃斯蒂利本人对于前者也不是很满意,甚至经常插手球队事务。于是,双方在合同期满后并未续约。至6月份,埃斯蒂利召开了另一位伊朗前球星马吉迪。

马吉迪本人并不是一位甘心于受人摆布的教练,上任后不到3个月,因为与埃斯蒂利的矛盾公开化,9月份乌兹别克拉练结束后回到国内,便宣布辞职。于是,伊朗足协不得不开始重新选帅。而埃斯蒂利本人最终也算是如愿以偿,10月3日,正式成为了伊朗国奥队主教练。从接手到指挥球队出战,埃斯蒂利前后就只有3个月的时间准备,应该说,在前两场比赛中,伊朗队还是表现出了较高的水准。但设想一下,如果伊朗队不折腾,踏踏实实一直就在展开备战,或许球队的表现会比现在更好。但这就是伊朗足球,不缺好球员,就缺系统而有效的组织,而且内讧不断,包括现在的伊朗国家队,成绩也是开始不断下滑,同样也是因为“折腾”。

2、

越穷越折腾 备战靠外力

伊朗国内的情况受到国际社会的制裁,导致伊朗足协与俱乐部面临最大问题就是“没钱”,但越是没钱就越“折腾”,此乃所谓的“穷折腾”。埃斯蒂利在先后“折腾”完两任教练之后,终于走上了前台。不过,伊朗国内的球迷对埃斯蒂利并不“买账”,因为埃斯蒂利以前的带队成绩并不理想,无法令人服众。更何况自从2015年之后,埃斯蒂利就已经不在一线队执教。不过,埃斯蒂利在接手国奥队之后,最为明智的选择就是把佩拉瓦尼召回、担任助理教练。毕竟,后者曾率97年龄段队伍进入了亚洲前四、征战过世青赛,这个年龄段的队员大部分都曾接受过佩拉瓦尼的指点。

而且,针对球队人员极不稳定的情况,尤其是后防很不理想,在最后时刻,埃斯蒂利听取了佩拉瓦尼的意见,将参加过2016年巴林亚青赛以及2017年韩国世青赛的三名后防球员即2号侯赛尼·萨基、3号梅赫兰·梅赫尔、4号纳贾里安等全部召开,这让伊朗队的防线更为厚实。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在前两场比赛,伊朗队的球员个人都有很强的战斗力,无论是技术还是身体,都有较大的优势。而且所采取的前场高压紧逼战术相当奏效,一度令乌兹别克队喘不过气来。但是,就整个球队的磨合、整体性以及战术运用角度来说,伊朗队又不如乌兹别克队。这与球队最终组合的时间较短有过。埃斯蒂利上任之后,曾在10月份前往多哈集训,11月份应印尼足协之邀前往印尼进行热身,但这两次的集训很显然是带有考察球员的目的,所以最终留下来的球员人数并不多,基本都只是留下了10人左右。直至12月份在国内召集29人展开集训,并前往多哈再次拉练,才算是最终确定了23人名单。

而且,受到经费的影响,伊朗队像10月份、11月份以及12月份三次前往多哈集训,都是在卡塔尔足协的帮助下才得以成行的,卡塔尔足协承担全部费用,甚至还主动让卡塔尔国奥队陪伊朗队热身。而去年11月份前往印尼拉练,同样是由印尼足协承担了费用。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外来资金的支持,伊朗国奥队恐怕也很难有热身赛进行,备战将更受影响。但越穷,伊朗球员其实也越有斗志。这恐怕也是伊朗球队在外战中更有战斗力的一个很重要原因。

在四年前的多哈亚洲U23锦标赛也就是里约奥运会预选赛决赛阶段比赛小组赛中,中国队曾以1比3惨败给伊朗队。2018年印尼亚运会之前,以97年龄段球员为主的伊朗队曾到苏州与中国U23国足进行热身,当时中国队取胜了伊朗队,如今中国国奥队中的杨立瑜、陈彬彬等都还在阵中。不过,伊朗队如今就只有7人曾参加过那次比赛,大部分主力都未曾与中国队谋面过。此番交战,伊朗在经过前两场比赛的磨合之后,或许会更好一些。那么,中国国奥队是否可以“反咬”对手一口、为四年前的失利复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