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隋唐时期最昂贵杀伤力最为强大的武器——马槊!

骑兵是古代战场上最为重要的一个兵种,在战场上骑兵基本上可以主宰战争的走向。在中西方古代战争中,骑兵都是最为重要的存在。在中国历史上,一直以来北方游牧民族是中原文明最大的威胁。而游牧民族都是以骑兵为主例如匈奴、突厥、蒙古等。为了应付这以骑兵为主的游牧民族,中原王朝往往能利用先进的科技,制造出有效应对骑兵的武器。

南北朝时期游牧政权先后入住于中原,骑兵是争霸天下的决定性力量,鲜卑慕容氏建立燕国、氐人建立前秦,从魏晋到南北朝到隋唐是骑兵对决的时代,这个环境造就了骑兵的武器与装甲的发展。在南北朝时期冶铁技术的提高,为了提高骑兵的攻击力,于是重甲骑兵出现了。为了应对重甲骑兵的存在,需要之中杀伤力很强的破甲装备。而矛和戈无法满足应对重甲骑兵的破甲需求。

在南北朝时期马镫的出现,骑兵获得高速发展,使骑兵可以在马上使用大杀伤力的武器,槊的出现,正好解决这些需求,外形与枪矛一致,长约4米,是重型的骑兵武器。槊分槊锋与槊杆两部分,槊锋刃长达50-60CM,远远长于普通的枪、矛类武器。槊正是为了适应汉末以来越来越强大的重装骑兵、披甲战马。破甲能力超强的槊,成了那个时期最强的骑兵兵器。

马槊里边有非常多的讲究。槊杆根本不像普通枪、矛所用的是木杆,而是取上等韧木的主干,剥成粗细均匀的蔑,胶合而成。那韧木以做弓用的柘木为最,次以桑、柞、藤,最差也得用竹子。把细蔑用油反复浸泡。泡得不再变形了,不再开裂,方才完成了第一步。而这个过程耗时将近一年,一年之后,将蔑条取出,荫凉处风干数月。后用上等的胶漆胶合为一把粗,外层再缠绕麻绳。待麻绳干透,涂以生漆,裹以葛布。

葛布上生漆,干一层裹一层,直到用刀砍上去,槊杆发出金属之声,却不断不裂,如此才算合格。然后去其首尾,截短到丈六左右。前装精钢槊首,后安红铜槊纂。不断调整,合格的标准是用一根麻绳吊在槊尾二尺处,整个丈八马槊可以在半空中如秤杆般两端不落不坠。这样,武将骑在马上,才能保持槊尖向前而不费丝毫力气。如此制造出来的槊,轻、韧、结实。武将可直握了借马力冲锋,也可挥舞起来近战格斗。只是整支槊要耗时三年,并且成功率仅仅有四成,因此造价高得惊人。

极其复杂的工艺,和高昂的成本在唐之前不可能大规模的装备部队。而唐以其雄厚的国立支持,将槊这种昂贵奢侈的武器大量装备军队。在战争中马槊在唐对突厥的战争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为唐打败突厥,提供了强的武力支持。

槊的发展主要用于骑兵使用,尤其是重装骑兵。因此,马槊是槊的主要形式。在奔驰颠簸的马背上,不经过训练很容易破绽百出。通常为重装骑兵所持有,汉唐以来的武将往往以持槊为出身高贵世家的象征。像尉迟敬德,秦琼等人都是历史上著名的武将。唐太宗手下第一猛将,出身世家的尉迟敬德善用马槊,《资治通鉴》:世民谓尉迟敬德曰:“公执槊相随,虽百万众若我何!”。李世民对尉迟敬德勇猛与马槊武艺评价是极高的。

槊在唐朝之后便走向没落,大致原因为宋朝之后,失去产马的产地,没有强大的骑兵部队,槊这种强大的骑士武器,失去使用者。槊的成本昂贵,费时而且繁复,失败几率高,耗费大,一杆槊使用以及废弃的木材,可以造十架强弓。宋朝之后,文人领兵,世家门阀不再掌军。制式武器伴随大集团步兵的强大的发展,宋之后,对付强大骑兵军团的方法已经不是骑兵的对决,而是“以步制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