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药”莎普爱思拟易主莆田系 业绩连续下滑成弃儿?

实控人陈德康“离场”意欲套现走人,而此前公司多位股东则纷纷开启减持,莎普爱思恐沦为弃子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何嫱

2020年刚刚开始,一场二股东上位“大戏”便在莎普爱思拉开帷幕。

近日,莎普爱思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德康与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养和投资”)签署协议,陈德康拟将持有的莎普爱思2336.56万股股份(占总股本7.24%),转让给“养和投资”或其指定关联方。

与此同时,陈德康拟以不可撤销的方式放弃所持公司剩余7009.67万股股份(占总股本21.73%)的表决权。该表决权放弃的终止将与后续股份转让相关联,表决权放弃具体期限将由双方进一步协商确定。

因为两年前的那场“神药”风波,莎普爱思可以说是元气大伤,到现在也没“缓”过来,曾经的明星产品眼药水,如今沦落成虚假宣传的负面典型,莎普爱思这两年的日子并不好过。

深陷“神药”风波 业绩连续下滑

2017年底,丁香医生发布的《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引起,文章舆论热议,引述多位眼科医生和权威资料文献,指出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洗脑式营销、夸大疗效,坑害老人。一时间,“神药”莎普爱思滴眼液跌下神坛,市值蒸发超30亿。

受此风波影响最大的不仅仅是莎普爱思的股价,其销售业绩也就此一蹶不振。《每日财报》注意到,莎普爱思业绩在2018年出现自2014年上市后首亏,该年亏损1.26亿元,营收约6亿元,同比下降35%,其中占比超五成的滴眼液销售收入大幅下降近53%。2019年依旧经营惨淡,前三季度营收约4亿元,同比下降近20%;净利润约3916万元,利润几乎拦腰斩,扣非净利润更是大幅下滑70%。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莎普爱思滴眼液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依次为66.35%、72.03%、77.03%。

另外,自2011年起,莎普爱思在广告费用的投入上连年攀升,“鼎盛时期”称得上是广告大户。公告的数据显示,2011年,莎普爱思用于广告投放的费用为7800万元。而2014年至2016年,公司的广告费用分别为2.1亿元、2.4亿元、2.6亿元,分别占公司营收的27%、26%、26.84%。而同业上市公司的广告费用占比基本不会超过20%。

莎普爱思的钱都花在了打广告上,而对于产品的研发投入费用只有550万,连广告费的零头都不够。最终,本末倒置的“神药”莎普爱思自食苦果,跌落神坛。如今,年近七旬的公司实控人陈德康也选择“放手”,莎普爱思将易主“养和投资”。

“养和投资”接盘 具莆田系背景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养和投资”成立于2015年6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从股权结构来看,林弘立、林弘远兄弟分别持有该公司70%和30%的股份。其中,林弘立在上海谊和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渝协医疗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法人代表,并控股江西协和医院、上海天伦医院、泰州妇产医院等多家公司。

提到“养和投资”的林弘立、林弘远兄弟,就必然会让人联想到“莆田系”林氏家族。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被誉为“莆田系医疗资本”林氏家族代表之一的林春光曾是养和投资的历史股东,林弘立、林弘远的父亲正是林春光。

林春光,福建莆田人,曾被指为“莆田系医疗资本”林氏家族代表之一,并担任“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上海常务副会长”一职。同时还是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福建莆田曾因被舆论多次讨伐的“莆田系”医院而被大众熟知。林春光家族在医院投资管理领域多有涉猎,但几乎都面临行政处罚或法律诉讼,存在较大的经营风险。

话说回来,陈德康“离场”意欲套现走人,而此前公司多位股东则纷纷开启减持,莎普爱思已然沦为弃子。如果第二次转让完成后,莎普爱思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养和投资”,实控人变更为来自福建莆田的林弘立、林弘远兄弟二人。

那么,作为与“莆田系”有着千丝万缕关系“养和投资”入股莎普爱思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养和投资”的接手能否给莎普爱思开启一个新的未来?《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