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漏掉所有风口,聚美优品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烂的

这几年赌聚美的人大多是看好街电这块资产,如果没有街电,大部分投资人早跑了。

继2016年第一次私有化失败后,CEO陈欧再度抛出聚美优品(NYSE:JMEI)私有化方案。

作为最早进军美妆电商、网红营销的公司之一,聚美优品不但没有乘上当下网红经济的顺风车,更是被投资者和网友戏称“吃相难看”、“巨没有品”。

我来扒一扒聚美优品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烂的。

核心业务受重创

中概股资深投资者肯定清楚聚美优品当年有多牛,要是来谈美妆电商加网红直播,什么抖音快手、如涵(NASDAQ:RUHN)、星期六(SZ:002291),几年前这都是小弟弟。

创立不到三年,聚美优品2013年销售额超过60亿元,市场份额为22.1%,是中国首家上市前连续7个季度盈利的电商公司。

2014年5月16日,聚美优品作为“中国美妆电商第一股”登陆纳斯达克,发行价22美元。最高峰时,股价达到37.99美元,市值达55亿美元。

然而,随之而来的假货风波,让风头正劲的聚美优品一下跌落了神坛。

聚美优品自创立后一直是自营+第三方平台业务。第三方平台业务从成交额中抽取一定比例的佣金盈利。

2014年7月,聚美优品的第三方商家祎鹏恒业等被集中曝出售假。祎鹏恒业通过伪造品牌授权书和报关单等文件,通过电商平台销售假服装和手表。

当时,包括聚美优品、京东商城、1号店等电商均被拉下水。但这件事情对聚美优品的影响却是最严重的。数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先后宣布将代表聚美优品的投资者发起集体诉讼。

聚美优品的老员工曾说:“那时聚美优品刚上市,创始人又如此高调,任何情绪宣泄和质疑都会被无限放大。”

之后,陈欧直接砍掉第三方平台上的奢侈品业务,将第三方平台美妆业务全部转为自营。也就是说不做第三方平台业务了,只做自营。

对于超过一半成交额来自第三方平台业务的聚美优品,这不但意味着营收的下滑,用户数也会受到影响。

就这样,聚美优品的股价开始不断走低。上市半年时间后,聚美优品的市值已经从最高点55亿美元,降到约19亿美元,缩水超过60%。

投资非核心业务,街电成为顶梁柱

砍掉第三方平台业务后,聚美优品一再改变策略。

2014年第三季度开始向跨境电商转型。

2015年开始,聚美优品又砸10亿元开极速免税店,通过“全球直采、平台自营”破除消费者对假货的质疑。这项业务获得快速增长,流量和营收也得以提升。

2015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净营收为3.081亿美元,同比增长100%;其中归属公司普通股东的净利润为1710万美元,同比增长11%。

但这依旧挽回不了资本市场对聚美优品的信心,股价在短暂的反弹后,持续走低。

陈欧也没有继续在电商上死磕,而是开始频繁跨界投资,寻求新的增长点。

2015年7月,聚美优品投资垂直母婴社区宝宝树(HK:01761)2.5亿美元,持有11.6%的股份。

这笔投资并没有给陈欧带来丰厚的回报。2018年,陈欧以8650万美元的价格向阿里巴巴出售宝宝树4%的股份,自己仍持有3.33%的股份。

2017年5月,聚美优品宣布收购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截至2019年3月31日,聚美优品持有街电82.07%的股权。

事实证明,在聚美优品的电商业务连年下滑时,共享充电宝部分的营收则由2017年的7373万元大幅上涨至2018年的8.79亿元,占比总营收的22%,成为聚美优品的新支柱。

这几年赌聚美的人大多是看好街电这块资产,如果没有街电,大部分投资人早跑了。

第一次私有化失败,联合创始人离职

2016年2月,聚美优品股价跌至6美元,市值缩水73%。陈欧提出以7美元的价格对聚美优品进行私有化。

对于私有化的具体原因,CEO陈欧在公开信中表示,聚美优品在美股市场被严重低估了,私有化意味着公司再次进入创业的过程。

当时,这遭到了聚美股东的强烈抵制。7美元的私有化价格还不及发行价的三分之一,这严重伤害了股东的利益。

聚美优品的股价之后一路走低,甚至一度在 3 美元以下,这也让聚美优品的私有化要约失去了实际意义。陈欧一度被投资者戏称“陈三块”。

私有化还没进行完,2017年 7月26日,聚美优品联合创始人戴雨森宣布离职,加入真格基金,做合伙人。

戴雨森离职后,聚美优品的私有化依然没有完成。聚美优品在资本市场上也失去了信誉。

2017年8月30日,聚美优品股票持有人恒润投资(Heng Ren Partners LLC)主管合伙人Peter Halesworth曾发布公开信称,在中国电商蓬勃发展的背景下,聚美优品宣布私有化后的一系列错误使其股价大跌45.2%。

于此同时,聚美优品2016年底公布的账面现金为3.31亿美元(相当于聚美优品市值的 87%、超过2014年账面现金数额的两倍、IPO 之前所持有现金的三倍),但是聚美优品从来没有向股东支付过一分钱的股利。

2017年11月,陈欧撤回了私有化要约。而后聚美优品又曾多次尝试用回购等方式拉升股价,均没能使股价发生实质性的转折。

低价私有化目标是街电?

唯一能让聚美优品股价动一动的就是合股了。

2020年1月1日,聚美优品宣布,调整ADS(美国存托股份)与A类普通股之间的比率,由原来的1股ADS代表1股A类普通股调整为1股ADS代表10股A类普通股,1月10日正式生效。

生效后的两天,也就是1月12日,聚美优品宣布再次私有化。拟用每ADS 20美元的价格进行私有化。交易一旦完成,将从纽交所退市,聚美优品将成为私有公司。

从表面上看,此次聚美优品私有化的收购价比上一次高,实际上陈欧给出的每ADS 20美元的价格相当于合股前的每股2美元,不仅低于上次私有化7美元,更远低于2014年IPO发行价22美元。

这次陈欧给出的私有化理由和上次如出一辙,就是目前小盘股流动性比较差,有股东多次提起私有化建议。

其实明眼的投资人早已质疑,此次陈欧私有化的初衷并不是流动性的问题,更有可能是看准了街电这块资产,想低价私有化再上市。

投资者如此质疑不无道理。其中一个线索就是聚美优品自2018下半年就没有再公布财报。而2019年的财报一推再推到现在都没公布。

而不发财报有两个结果:

一是机构投资者不再看好公司,进行抛售,股价走低。

二是个人投资者看不到街电的数据,动摇投资立场,进行抛售,股价走低。

殊途同归,不发财报会使股价走低。

为什么说股价走低是陈欧最想要的情形呢?

因为这意味着他可以低价直接私有化街电这块优质资产,然后回到港交所或是科创板再次上市。

之前的数据已经证明,街电是块高增长的优质资产了。2018年上半年的财报可以看到街电2018年已经有了近10亿人民币的营收。

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2019年应该也不差。

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预计将超过3亿人,2019年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份额,街电以40.5%占比排名行业第一,而小电、怪兽及来电占比分别为23.6%、20.9%和11.7%。

假设每人每年消费15元,这意味着街电2019年的营收同比翻翻。

二次私有化能否成功

根据聚美优品最新披露的数据,陈欧及其相关方共持有聚美优品42.9%的股份,并拥有公司88.3%的投票权。

相比于2016年的那次私有化,买方团的投票权似乎并没有提升。上一次私有化,聚美优品的买方财团包括陈欧、戴雨森、红杉资本,总体占投票权90%以上。

所以说这次能否成功私有化,目前说不好。

而且在开曼或百慕大注册公司后在美股上市的公司,在私有化时要符合几个规则:

首先是开曼或百慕大注册公司私有化的投票规则。

上市公司若透过协议安排形式私有化,除必须获75%或以上股权通过,以及不多于10%或以上股权反对外,更需要通过俗称“数人头”的机制,即需获得过半数出席的股东人数赞成。

其次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私有化退市有两个主要条件:一是由一位控股股东发起,二是收购流通股需全部以现金进行。

以目前聚美优品2亿美元市值估算,陈欧需要付出约1.18亿美元。在要约信中,陈欧称私有化将采用借贷和股权融资相结合的方式融资,贷款将由第三方机构提供。

聚美优品能否满足上述条件又是一个未知数。而且,还很有可能要面对小股东的集体诉讼。毕竟在美国资本市场,因私有化收购价过低,蓄意抄底套利引发股民集体诉讼的现象很普遍。

至于聚美优品,不管是不务正业,亦或是生不逢时,谁又想到当年的美妆电商第一股,最后会以私有化街电收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