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救命药宣布限供,每月仅1万瓶!

分析人士认为,带量采购、医保谈判后降价药品,在急剧放量之下,或许在短期内会出现断供,但从长远看,这些降价药品仍然是占据市场优势的一方。

文 | AI财经社健识局 陈广晶

编 | AI财经社健识局 严冬雪

本文来源于AI财经社旗下医疗大健康品牌“健识局”,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救命药又断供了。

近日,一份企业关于碳酸氢钠注射剂限量供应的函在业界流传。

根据这份函件,生产企业已经按照2014年中标的价格,给浙江供应250ml的碳酸氢钠注射液多年,且已经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为此,自2020年1月1日起,每月只能按照原价给浙江供应1万瓶该产品。

这显然满足不了一省的临床需求。新年伊始,就有宁波市第一医院医生宗建平撰文反映碳酸氢钠注射液断供问题,这篇原载于《医师报》公众号上的文章目前该文被删除,但是从各大媒体的引用中,仍然可以看到问题所在。

碳酸氢钠看似普通,却是一种临床必需药物,据宗建平介绍,这种药常见于心跳骤停抢救和急性肾功能衰竭的血液透析,以及感染性休克和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等。在临床供应不足后,医院还用多个5ml的碳酸氢钠替代250ml产品。

在药品招标采购唯低价是取的年代,由于只招不采,带金销售等问题,低价药短缺问题十分常见。

正因为此,在带量采购、医保谈判,使药价大幅下降之时,就会有人对降价药品能否保质保量供应提出担心,还有人直指,这也是带量采购等政策能否成功推进,实现改革目标的关键。

对此,分析人士认为,带量采购、医保谈判后降价药品,在急剧放量之下,或许在短期内会出现断供,但从长远看,这些降价药品仍然是占据市场优势的一方。

降价风潮中

大批低价药因成本上涨而断供

函件显示,某药品生产企业生产的碳酸氢钠注射液250ml:12.5g(塑瓶)自2014年起在浙江省中标价都是5.29元/瓶,现在因原料价格以及人工成本上涨,该品种已持续亏损。

企业在函件中称“为了尽到药品生产企业的社会责任,我司在亏损状态下仍尽量保证供应”。但是现在,为了维持公司的正常经营运转,该公司宣布自2020年1月1日起,上述产品在浙江省限量供应1万瓶/月。

为了确保满足临床需求,上述企业有提出可供应碳酸氢钠注射液250ml:12.5g(软袋),价格是26元/袋。

除了还能限量供应和可以提供涨价后的替代产品外,这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低价药短缺的案例。近年来,在全国最低价不断刷新的同时,由于成本上涨,宣布暂停挂网甚至直接废标、弃标的药品也越来越多了。

此前,海南省分别于1月8日、9日公示了两批共345个申请撤网药品详单,其中绝大部分不能保障供应的原因是成本上涨、生产线改造、生产线停止导致停产。(翻至文后,查看品种详情)

在海南1月8日公示的详单中,也有一款碳酸氢钠注射液,规格也是250ml:12.5g,中标价9元,生产企业是山东齐都药业有限公司,申请撤网原因也是“生产成本上涨”。

据业内人士介绍,2015年碳酸氢钠注射液的原料碳酸氢钠每公斤售价只要5元,到2018年已经涨价7倍至40元。同时人工、能耗成本也平均上涨了40%。尽管成本一直上涨,在集中招标采购环节,产品还是只能维持5.29元/瓶的价格。企业的压力可想而知。

而在降价成为主流的年代,企业想把药价从5.29元/瓶涨到26元/瓶恐怕也很难实现。

如何保供

带量采购、医保谈判面临挑战

产能是降价产品最大的挑战。

2019年初,浙江京新的瑞舒伐他汀钙片也曾被第一财经等媒体曝出,在上海某三甲医院断货3个月之久,后已补货到位。

上海是带量采购的“标杆”城市,京新的瑞舒伐他汀是该市第三批带量采购的中选品种,两品规中选,总采购量3100万片,排行第二。

赫赛汀降价进医保后断供也常被视为“降价死”的典型。2017年7月,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36个通过谈判降价进医保的药品名单,其中就包括乳腺癌用药赫赛汀(曲妥珠单抗)。每支价格从1.98万元降至7600元,经医保支付后个人仅需负担1500元左右。

然而进入2018年,河北、江苏、浙江、上海、深圳等多省份陆续传出买不到赫赛汀的消息。生产企业罗氏制药给出的解释是,为了满足中国市场未来持续供应,此前已经申请将供应中国市场的赫赛汀,已转向更高产能的生产基地。

同样因为产能,在2019年6月多省份跟进4+7带量采购中,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的福辛普利钠片无法供应河北等省份,只能将市场拱手让给华海药业。

此外,生产成本升高也是严峻考验。2019年1月,在上海第二批带量采购中中选的康芝药业的尼美舒利分散片(100mg),因成本上涨无法按照原价继续供应,被取消采购资格。

2020年,4+7带量采购扩围结果和最新的97个药品医保谈判价格都进入了落地阶段。是否会出现断供仍然是患者和行业人士关注的重点。

分析人士指出,与过去一味追求低价的招标采购模式不同,在国家医保局全面掌握了采购权、支付权、定价权的背景下,无论是带量采购还是医保谈判降价,药品的“量”首先是有保障的,使用和回款也不成为问题。

同时,对于成本上涨问题,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对原料药“抱团涨价”等打击力度正在逐渐升级,国家药监局也制定了原料药关联审评政策,预计可从根本上解决原料药垄断问题。

有业内人士称,带量采购是对企业效率和产能的双重考验。如果说上海带量采购和4+7试点中,中选药品仍然以市场规模较小的新过评药品或出口的视同通过一致性评价产品为主,在扩围中,已经有越来越多拥有雄厚实力的龙头企业积极参与。

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对于部分此前销量较小的药品,特别是刚刚投产的创新药,短期内迅速放量,或许还是会出现暂时性的短缺。对于龙头企业,这样的风险也将得到最大限度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