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选择在山西大同,开启了鲜卑人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

公元376年10月,前秦氐族皇帝苻坚派遣20万大军北上,击败了鲜卑拓跋部建立的代国,将其所辖各部割裂:一部分归属于长期与鲜卑拓跋部为敌的匈奴铁佛部,一部分归属于原鲜卑拓跋部部落联盟之一的匈奴独孤部。末代代王拓跋什翼键及所有拓跋部王族血脉被强行带到长安为质,在此后近十年的时间里,拓跋鲜卑部落散乱,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

作为末代代王拓跋什翼键的嫡孙,时年只有6岁的拓跋珪,便开始了在中原长达七年多的颠沛流离生活。在吸收文化知识最重要的人生时期,他很好的接受了中原汉文化的熏陶,对于全面了解和熟悉汉文化打下了良好的文化基础。

当少年拓跋珪在牛川即代王位重新复国后,摆放在他面前的是两种不同的前途:要么像祖辈一样继续以部落联盟的形式驰骋草原,要么仿效中原地区建立起封建化的国家。

曾经长期流落中原深受汉文化熏陶的拓跋珪选择了后者,坚决要率领鲜卑拓跋部向封建化迈进,也就开启了鲜卑人历史上最辉煌的阶段:“北魏平城时代”。

在封建化的历程中,拓跋珪在经过长达七年的精心准备后定都大同开始了大规模的建设发展。

鲜卑人为何选择大同作为都城,并在这里开启了鲜卑人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呢?

随着部落战争以及对外战争的节节胜利,鲜卑拓跋部在拓跋珪的统领下迅速崛起,成为北方最强大的国家。在占据整个山西和河北大部分华北地区后,可供作为都城规模现成同时期的城池有很多,比如邺城,曾经是曹操和后赵石勒的都城,城防坚固、人口密集,地理位置优越,交通发达,并且还是产粮基地。

平城,今天的大同,秦汉之前尚为一片荒野,最早置县的西汉时期也仅是在原野之上垒筑的一座防御匈奴的土堡而已。东汉末年战乱,连小土堡都被破坏,百姓纷纷逃散。

面对于诸多选择,拓跋珪依旧选择了地处高寒地带人烟稀少的平城,为什么?

西晋末年,众多游牧民族趁晋朝衰弱之际陆续入主中原。匈奴后裔刘渊在左国城起兵与西晋朝廷分庭抗礼,率八百骑孤军镇守晋阳的刘琨(没错,就是和祖逖闻鸡起舞的刘琨)无力面对如狼似虎的匈奴人。毫无强援的刘琨以陉北之地为代价,向西晋朝廷请封云中的鲜卑拓跋部首领拓跋猗卢为代王,向鲜卑人伸出了求援之手。

陉北之地,就是雁北地区,雁门关以北,今天大同朔州全境。为了表示诚意,刘琨尽迁陉北之地百姓“徙马邑、阴馆、娄烦、繁峙、崞五县之民于陉南”,拓跋猗卢率四十万鲜卑人越过长城进入陉北,建立代国,北都盛乐南都平城。

自此,鲜卑人在陉北之地扎根生存,整整生活了三十九年之久。

而此时的代国,虽然有微弱的封建因素,但本质依旧是以拓跋部为首诸部落的部落联盟而已。

雄心勃勃的拓跋珪追求的是封建皇权,而非部落联盟首领的权力。鲜卑人的民族自尊心在接受汉文化熏陶并效仿的同时,也唤醒了草原民族相比较中原文明的自卑心理。鲜卑人积极制造出与汉人血缘相同的“黄帝之后”的神话,在复国次年386年四月便定国号“魏”,直接剔除了汉人士族的仇视承接了曹魏政权来取得认同。

公元396年七月,拓跋珪改年“登国”为“皇始”,发出了建立封建皇权体制的信号。次年七月,“迁都平城,始建宫室,建宗庙,立社稷”,开始初步建立相应典章制度与官僚体系。同年十二月,魏王拓跋珪正式称帝,改元天兴,标志鲜卑拓跋部已经突破了部落联盟的体质。

因为草原游牧部落方式和生活状态向封建化王朝转变的漫长过程,作为北魏王朝的奠基者及开国皇帝拓跋珪,给北魏统治中原定下了追求争得正统地位的方向。

故而在选择都城选址的同时,放弃了城池宫殿非常完整的邺城,决定重新在鲜卑故地重新营建。一方面是营造新都彰显国威,一方面是需要部落联盟游牧文化向封建集权农耕文明转换的一个过程。

新都平城四周环山,背靠漠北草原俯瞰中原。在陉北之地广袤的土地上,处于农牧交错地带的桑干河及其支流缓缓流淌其间,其南保留着相当基础的农业经济,其北则地域开阔草木丰盛。既适宜畜牧又适宜农耕,在游牧的基础上不失其根本,保持强悍的战斗力,又可以作为向农耕社会过渡的一个缓冲阶段。不管是从地理位置、军事角度还是经济发展角度,这是对于急需变革发展进化的鲜卑拓跋部而言,实在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

随着拓跋珪带领鲜卑拓跋部向封建集权国家转化的进程中,大量的战争俘获人口和财物被迁移集中于此。这种大规模的迁徙整整进行了十年之久,直到建都三年后才停止。在京畿之内聚集了大约一百五十万人口之巨,既有来自经济发展先进的河北山东的平原汉族,也有来自西北游牧部落的少数民族。在不改变原有生活方式的情况下,很快便适应下来,快速推动了社会经济的发展。使得平城在随后长达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都是北方中国的政治军事文化中心,也为后世能够修筑云冈石窟这样的宏大工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