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时评:学术期刊岂能沦为主编的“自留地”

作者:王钟的

继《冰川冻土》发表吹捧“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的论文引发热议后,又一家核心期刊被曝刊发有失学术水准的内容。有学者发现,《银行家》主编王松奇长期刊发自己的书法和儿子的文章。王松奇还曾在该期刊发表《爸爸的话》,推介儿子新书,他认为,“所有的稿件都有专门的团队策划、审稿”,刊登自己的书法作品和孩子的文章“没有问题”。

一份学术刊物长期刊发主编自己及其子女的作品,恐怕触犯了学术规范应有的“回避”原则。虽说学术期刊主要面向专业群体发行,但其作为传播行业发展信息的平台,同样关乎公众利益,体现学术公器的性质。主编作为刊物的主要领导者,代表编辑部发声,自然并无不可。然而,主编在刊物上发表与办刊宗旨无甚相关的内容,甚至为刊发子女习作铺路,明显存在滥用职权的嫌疑。

根据《银行家》主编王松奇的回应,刊发自己书法和儿子文章的栏目,平时主要刊登各种诗歌、书法、绘画、回忆录等作品。但即便是专门刊发文艺作品的“副刊”,也要遵循必要的审稿程序,也要符合与办刊水准相一致的原则。可想而知,由主编本人“钦点”自己和儿子的内容发表,所有的审稿流程难免沦为走过场。

作为一份核心学术期刊,就应该以发表学术论文为己任,设置以诗歌、书法、绘画为主的栏目本身就经不起推敲。虽然说学术期刊不必从头到尾板着面孔说话,但不管设置什么栏目,都要体现学术共同体的价值追求,否则就会贬损其作为学术刊物的性质。就算该期刊刊发的不是主编及其家人的作品,而是别人的诗歌、书法和绘画,其所作所为也违背学术的宗旨。

《冰川冻土》《银行家》这样的学术期刊相继引发质疑,从根本上来说,还涉及到部分学术刊物规范缺失、对学术刊物的理解不清晰的问题。一般来说,同行匿名评审和编委会制度是现代学术刊物的基本操作准则。不实施严格的同行匿名评审制度,刊物的学术水准就难以得到保证;不实施真正的编委会制度,刊物的权力架构就会倾斜,主编个人就可能掌握过大的话语权。

在学术期刊、行业期刊与大众科普类刊物之间,应当有一道相对明确的区分标准。现实中,国内的一些学术期刊带有行业背景,其性质较为模糊,因此留下了许多人为操纵的空间。一些核心期刊既有学术期刊的定位,又有介绍行业发展、传播行业资讯的功能。一方面,确实有一些内容严谨、观点有创新性的论文在这些期刊上发表;另一方面,一些期刊也会发表业内前辈、行业管理人员的个人性质的内容,让刊物显得有些“四不像”。浏览《银行家》杂志的目录,就可以发现其不光有“文化休闲”栏目,还有人物报道、行业资讯、回忆录等体裁的文章。

即便是国际知名的大型期刊,如果学术定位不清晰,也从来不敢自诩为学术期刊。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当属英国的《自然》杂志。国内一些人对《自然》杂志有一种错误认识,以为其属于“高大上”的纯学术刊物。然而,《自然》杂志时常发表科幻小说、影评,其办刊宗旨为“将科学发现的重要结果介绍给公众,让公众尽早知道全世界自然知识的每一分支中取得的所有进展”。该刊前任主编菲利普·坎贝尔也曾公开表明,《自然》杂志并非通常意义上的学术刊物。在英国学界,《自然》杂志被更多地视为具有科普性质的读物。《自然》杂志的谦逊,与国内期刊竞相追逐“核心期刊”的名头大相径庭。

加强学术期刊建设,提高国内专业性期刊的学术水准,首先需要厘清自身性质——既然是学术刊物,就要建立和坚持现代学术刊物应有的审稿原则;对于那些不满足学术标准的行业期刊、科普读物,就不宜任其顶着核心学术期刊的名头。作为发表学术成果的主要平台,学术期刊更纯粹,学术事业才能得到公平、高效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