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笔下的懒猫

张大千一生几乎不画虎,就是因为他二哥张善孖画虎。据说,有一次醉后张大千曾画过一幅《虎啸图》,此画构图奇特,风格与其兄迥异。此事不胫而走,第二天一个字画商找上门来,赞扬张大千画虎技艺超过了其兄,愿以高价收买其虎作。张大千闻之大怒,同时也为自己醉酒画虎懊悔不已。

画虎是二哥的专长,自己岂能与他一较长短?张大千发誓以后不再画虎,于是便顺手提起毛笔,在宣纸上刷刷写了两行字回答字画商:“大千愿受贫和苦,黄金千两不画虎。”自此,张大千立下“二戒”:一戒画虎,二戒酗酒。

正因为如此,很遗憾,今天我们只能欣赏一下大千先生的小猫啦,权且是大猫吧!

张大千 花猫图 1952年作

张大千 墨猫

张大千 萱草狸奴 1971年作

款识:鼠翻盆,汝不顾,却来花间石上卧,罪过。六十九年嘉平月十九日戏图,大千居士爰。钤印:大千居士、辛亥

此幅小猫全用线条勾勒而成,寥寥数笔,再施以淡朱膘色、虚实关系表现得炉火纯青;而造型亦十分精确,显然是有大量观察猫生活的经验,将其习性情态了解入微,所以在画面中将小猫慵懒睡态也变现得惟妙惟肖,传神之至。而兰草也仅用几笔而成。线条飘举若少女舞袖,潇洒淋漓,妖娆妩媚,枝头盛开的两朵萱花并发幽香。整幅画面十分娴静,淡雅之极,使观者心宁。

张大千 金银眼波斯猫 1972年作

款识:雪色波斯值万钱,金银嵌眼故应然。不捕黠鼠还同器,饱食朝昏祗欲眠。花底拳身不受呵,嫌寒就暖坐怀多。纵然博得儿童喜,奈此跳梁日甚何。往在故都畜一金银眼波斯玉猫,为悲鸿索去数月。悲鸿以书抵予曰:“此猫驯扰可喜,但不捕鼠,且与同器而食,为可怪耳,噫以之视,今又何怪耶?” 六十一年岁在壬子,苇窗属为大人杂志画鼠作封面。予向不工此,故今年春帖子只借八大山人画用之。乃作睡猫图以报之,并赋二诗。龚定厂句云:“略工感慨既名家”,窃用自笑也。大千居士爰,可以居寄。钤印:张爰之印、春长好、大千居士、大千世界、得心应手、大风堂

张大千爱猫是出了名的,且所蓄皆为名种。四十年代後期,张大千寓居北平时,家中曾豢养过一只金银眼波斯玉猫,徐悲鸿见到了此猫十分喜欢,索去数月,後来写信告诉张大千“此猫驯扰可喜,但不捕鼠,且与同器而食,为可怪耳。” 多年以後,张大千侨居美国洛杉矶时,每每念及与徐悲鸿等故人交游的情景。1972年农曆鼠年来临之际,香港《大成》杂志主编沈苇窗向张大千约稿,先生由是想起了故友徐悲鸿和那只充满喜感的波斯猫,提笔画了这幅《金银眼波斯猫》,并得意地题了一首诗。

张大千 睡猫图 1972年作

此作是张大千为怀故人徐悲鸿所作《睡猫图》。张大千画猫,重笔墨情趣,笔简而传神。此幅纯用水墨,极富中国画的文化精神。小猫全用水墨没墨写意法为之,寥寥数笔,墨色的浓淡变化、虚实关系表现得炉火纯青,造型亦十分精确,将小猫慵懒睡态表现得惟妙惟肖、传神之至。

张大千 猫石幽兰 1963年作

张大千 花间懒猫 1970年作

款识:鼠翻盆,汝不顾,却来花间石上卧,罪过。庚戌嘉平月,爰翁。钤印:张爰之印(白)、大千居士(朱)、可以居(朱)、大千世界(白)

张大千晚年最喜画此类小品,往往寥寥勾勒,纯逸笔也。

张大千 猫 1980年作

张大千 富贵根苗 1981年作

张大千 猫趣图 1982年作

《猫趣图》则是张大千为其外孙女小咪(张敏)所绘。张敏的母亲张心庆是张家的十一女,所以张大千有时就称呼她为“十一”。她的生母是张大千原配夫人曾正蓉。所以张大千对其外孙女同样十分疼爱。1982年,张大千见到家中所养的白色波斯猫,想起了远在内地的孙女,于是便画了这幅《猫趣图》。

张大千 猫石图 1942年作

张大千 卧猫 1945年作

张大千 狸奴图 1945年作

推荐一个超实用的公众号,给喜欢养花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