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政协委员丁加明:破除老旧小区加装电梯障碍

今年省政协全会,省政协委员丁加明带来的提案是《关于破除老旧小区加装电梯障碍的建议》。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的问题,他从2018年就开始关注。

“老旧小区加装电梯是重要的民生问题,是提升城市幸福感的重要途径,也是拉动内需的有效手段。”丁加明说。

老人爬楼难的问题让他心疼

丁加明告诉记者,之所以如此关注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的问题,是因为自己知道对于一些腿脚不便的老人而言,上下楼梯的困难。丁加明认识一个老奶奶,家住省木偶剧团小区7楼。小区是典型的老旧小区,7楼就是最高层。“这位老奶奶腿脚不便,每次上楼梯,上半层就要休息五分钟。往往爬上楼就不想下楼,下了楼又不上上楼。看见老人家这么痛苦,我也心疼。”

早在2018年3月,丁加明在政协云“委员值班室”值班时,以老旧小区加装电梯作为值班主题,当时反向热烈。

2018年9月,丁加明了解到,在株洲天元区有8个小区率先尝试,试点加装电梯。得知这一消息后,他立马来到株洲市的试点小区进行调研。“株洲市这项政策能落地的重要原因是规定里明确了责任主体,有效地破解了‘牵头启动难’。”通过调研株洲经验,丁加明在政协云提出微建议,建议明确责任主体,加强宣传力度,把老旧小区电梯加装数量和加装增加率作为社区、街道年度考核目标任务的加分项。尽快对社区街道内基础条件较好、群众增设电梯意愿强烈、业主协调相对容易统一的单位小区进行加装电梯的试点建设。

当时这个微建议提出后,其他委员纷纷点赞、评论,丁加明因此一下子成了“明星委员”。可见,给老旧小区加装电梯广受关注,是和民生息息相关的话题。

从业主自发加装电梯到政府补助

在长沙,有一些老旧小区正在尝试安装电梯。长沙麓谷沐春园小区已经建成十几年了,小区共六层,有386户业主,小区中不少住户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有些高楼层的住户家中还有七八十岁的老人。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小区老龄人占比较大,达到40%,此前有不少住户前来询问过有关加装电梯的事情。

2018年时,住在麓谷沐春园小区的业主雍正农在看电视的时候碰巧看到了有老旧小区成功加装电梯的报道,想到自己所住的小区住了不少老年人,自己母亲身体也不好,上下楼艰难,因此他产生了加装电梯的想法。雍正农将本单元的所有业主集合起来,询问他们对加装电梯的态度和意见。幸运的是,每户业主都对这个提议积极响应,对加装电梯的想法表示赞同。“大家都很热心,支持加装电梯。” 雍正农说。

雍正农和记者介绍道,修电梯的资金是直接按楼层分摊的。大家约定好,电梯修好后,每一户参与了电梯加装的业主都要对电梯日常养护负责。如果电梯公司联系他们需要缴费的话,除了一楼的住户不参加之外,费用由大家一起平摊。

雍正农加装电梯的愿望能顺利实现,和2018年2月,长沙市住建局出台的《长沙市既有多层住宅增设电梯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有关。《规定》明确了增设电梯的相关条件和所需材料,从程序上解决了由谁申请、如何申请、如何审批以及后续管理等方面的问题。

针对业主意见难统一的问题,《规定》明确增设电梯占用业主专有部分的,应当事先征求该业主同意;增设电梯应当经本栋或本单元专有部分占本栋或本单元建筑物总面积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且占总人数三分之二以上业主同意。

在雨花区侯家塘街道水院社区湖南省水利水电研究总院小区,虽然居民楼看上去有点“年龄”,但楼道处亮丽的玻璃电梯,让小区显得现代而便捷。水利水电研究总院小区是典型的老旧小区,目前居住的大多为老年人,对于年迈、腿脚不方便的老年人而言,没有电梯,上下楼成了出行、回家都要面对的难题。在提到加装电梯时,水利水电研究总院小区的一些居民也出现过顾虑。电梯运行噪音、采光、安装、资费,任何一个问题,都可能成为居民说“不”的理由。社区多次召开业主协调会,并采用“梯级比例”资金分摊方案让低楼层用住户也同意了电梯安装,即一楼住户不出钱,二楼每户5000元,三楼每户出资2万元,在此基础上,每楼每户业主加1万元。

2019年9月,关于住宅加装电梯,又迎来了新的政策利好。长沙市住建局、长沙市财政局、长沙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长沙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合印发了《长沙市既有多层住宅增设电梯办理细则》(以下简称《细则》)。《细则》不仅简化了办理流程,而且对验收合格的项目将一次性给予每部电梯10万元的补贴。水院社区和业主们也积极申请每台电梯10万元的政府补贴,拿到补贴之后,计划将资金一部分作为集资退还到每户,一部分会用于今后电梯的维保。

委员建议:多种方式破除老旧小区加装电梯障碍

目前长沙一些老旧小区开始尝试加装电梯,这些案例让丁加明感到欣喜。但一些小区依然推动加装电梯难,他认为有必要持续关注,并再次在政协全会中提出提案。正如他和记者说起的省木偶剧团宿舍小区,目前,该小区已经发起了加装电梯的倡议,只有2户居民不同意,社区已经进入了公示阶段。但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家住7楼的老人又在漫长的等待中经受着爬楼的艰难。

丁加明在走访调研中发现,各地为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的呼声很高,而成功实施的案例却不多。他在调查走访中总结出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的难点问题:不少小区少数意见成为关键性阻碍,少数低楼层住户拥有“一票否决权”,导致大多数人意见沉没,需求得不到满足。加装电梯工程实施流程复杂繁琐,加装电梯涉及规划、建设、电力、质监、消防等众多部门,还涉及部分建筑物面积的变更,相关产权证变更等方面的问题,各种行政手续加之建筑设计、施工、造价等工程文件,无疑复杂繁琐,很多老旧小区还出现竣工图、验收报告等建筑原始资料遗失的问题,也使手续办理难上加难。此外,部分老旧小区产权不明晰导致需求主体错位。各地有很多多层建筑属于政府直管房,也有相当一批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安置房,产权并不明确。这些建筑若要加梯,显然不能由业主协商说了算,还需要政府有关部门加以明晰。

因此,丁加明建议,针对多层住宅加装电梯出台专门文件,对于申请加装的基本条件、审批程序、费用分摊参考系数、“三分之二同意”原则等都要有明确和细化的规定,加以统一引导。另外,提供积极的协调机制,业主对增设电梯有异议的,住宅所在的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会应当应业主请求,组织调解;如果业主之间协商或调解不成的,可依法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

在资金方面,他建议,明确未配备电梯的老旧住宅小区加装电梯的资金来源渠道,对于符合国家有关规定的,可以使用住宅专项维修资金和房屋所有权人及其配偶名下的住房公积金,以及社会投资等其他合法资金来加装电梯;平衡低楼层业主的利益诉求,对于低层住户、生活困难户提出相应补贴标准,加以经济补偿;提供加装电梯出资额分摊参考系数,业主可据此自行协商出资比例。

在服务支撑方面,他建议有关部门应优化审批程序,在政务中心专设窗口,实现一窗通办,提供更多优质服务。

考虑到现有老旧住宅小区居住的居民多数为普通的工薪阶层,丁加明还建议,在加装电梯时采取“企业出资+居民租赁使用”的模式,即由需加装电梯的小区委托企业负责电梯项目的建设,和企业签订委托协议和服务协议,由企业负责电梯加装的建设、运营等费用,小区业主只需定期向企业缴纳电梯使用费即可。这样,既可以减轻小区加装电梯给业主带来的资金压力,又可以对电梯的后续运营管理提供可靠的市场化保障。

“事实上,老旧小区加装电梯和小区治理、社会基层自治能力的建设息息相关。还需要政府做好顶层设计,让这项民生工程更好地落地,让更多的人享受到政策红利。”丁加明说。

潇湘晨报记者李姝 实习生郑紫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