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田为搞自动驾驶,不惜在富士山下建座城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郑伟彬

2020年刚刚开始,智慧城市的实验就传来新的消息。日本汽车巨头公司丰田将要在富士山下打造一座175英亩(约0.71平方公里)的“未来样板城市”。

富士山下的一座“未来样板城市”

这片土地原来是个汽车工厂,现在则要被丰田改造,用以测试自动驾驶汽车、创新的街道设计、智能家居技术、机器人技术和新的移动产品。这些产品都将是在真实的人群居住环境中测试。

虽然丰田汽车公司是以汽车为大家所熟知的,但机器人技术和个人出行同样是它的发展重点。丰田汽车公司总裁丰田章男称这是“开发未来技术的独特机会,包括用于城市基础设施的数字操作系统”。

▲丰田汽车公司设想的智慧城市

据悉,这座“未来样板城市”将由丹麦著名建筑师比亚克·英格尔斯设计。它将容纳多达2000人,于2021年开始动工。而其最早的居民则将包括丰田的员工及家人,同时丰田也将邀请商业和学术合作伙伴,以及研究人员作为首批居民入住。

除了自动驾驶及机器人技术外,该城市的建设同样注重碳排放、清洁能源以及城市的弹性、可持续性发展等问题,也会将会使用日本传统的建筑技术。

允许加密货币交税的城市,也要建智慧城市

同样将进行智慧城市建设实验的,还有来自加拿大多伦多市北边的因尼斯菲尔(Innisfil)小镇。这个小镇向来青睐于新兴技术。它是最早进行Uber测试的城镇之一,现在也接受加密货币作为城市服务和税收的支付方式。而这次,由建筑公司PARTISANS提出的智慧城市建设方案,将可能使该小镇的人口从3万人增加到5-15万人。

▲建筑公司Partisans提出的智慧城市总体规划渲染图

尽管同样是在加拿大,谷歌姐妹公司Sidewalk Labs在多伦多滨河区的智慧城市建设项目,则遭遇多次挫折,进展缓慢,但这并不妨碍PARTISANS公司继续提出雄心勃勃的项目计划。PARTISANS公司在因尼斯菲尔的项目将占地450英亩(约为1.82平方公里),是Sidewalk Labs公司项目的37.5倍。这个项目中将包括包括一个大规模的光缆系统计划,计划为人行道、街道、建筑物、无人机港口以及自动驾驶汽车等提供连通性。

相较于Sidewalk Labs在多伦多遭遇的挫折,PARTISANS公司在因尼斯菲尔小镇的进展则顺利得多,其项目以“以交通枢纽为中心的未来愿景城市”为主要设计方向,目前已经得到因尼斯菲尔委员会一致同意。

技术驱动的智慧城市,是否过于理想主义?

毫无疑问,无论是日本丰田“未来样板城市”或是加拿大因尼斯菲尔小镇、多伦多滨水区的智慧城市项目,某种意义上都是带着技术理想主义的想法,尝试借助新兴的技术对城市进行改造与建设。

尽管有韩国松岛“智能鬼城”与Sidewalk Labs频繁遭遇当地居民反对的前车之鉴,但似乎这并不能阻挡企业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热情,也并不妨碍他们继续通过绿地建设,进行智慧城市实验的决心。

这究竟只是因为智慧城市这样以技术为驱动的解决方案,能够为企业带来更多销售硬件与产品机会的功利主义使然,还是企业对于参与城市建设有着更高的追求?

当然,这两者之间并不是绝对的泾渭分明。只是过去ICT企业通过向地方政府销售概念进而倾销软硬件的过往,难免令人怀疑其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真实目的。但对于智慧城市这样庞大的建设工程,企业的参与却又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智慧城市的建设实验,恰恰需要企业的充分参与。

以技术为驱动的智慧城市建设项目,至少往往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大量传感器安装与视频监控的出现,在城市安全与居民隐私问题之间需要平衡,找出适度的边界。二是智慧城市项目建设对城市发展带来大量的创新,这些创新究竟都是积极正面的,还是潜藏某些负责因素,都是未可知的。

因此,政府在稳定与创新之间需要保持适当的平衡。企业通过绿地建设,寻找真正有效的解决方案,能够为地方政府的实践提供经验教训。

智慧城市的某些缺陷,可以克服并修复

Sidewalk Labs的智慧城市项目之所以遭到当地居民巨大的反对声浪,正是因为隐私问题无法令当地居民安心。尤其是在全球各地均出现不少的网络攻击事件,万物互联的智慧城市,网络攻击事件只会增加不会减少,而这必然可能导致大量数据泄露,进而引发危机;同时,诸如某些大科技巨头的数据霸权也同样令人担忧。

因此这些企业的参与必然需要找到问题边界。数据隐私问题不可能百分百完美解决,但边界在哪里,未来必然是城市建设者与居民会反复博弈的关键性问题。

此外,这些新兴的技术,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解决诸如交通拥堵问题,又如何避免同质化的技术应用,而淹没了城市原有的文化历史特色,取而代之的是没有灵魂却可能千篇一律的摩天大楼,这些同样也是城市在建设过程中需要反复尝试并回答的问题。

对于这些问题,在目前所有的智慧城市建设的方案中,均没有明显的解答和保证。事实上,很大可能企业也是无法保证的。但从另一个角度上看,恰恰正是因为在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可能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与风险,因此需要更多的企业、地区进行建设更多的实验,去发现、解决和克服这些规划设计上的问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某种意义上来说,诸如韩国松岛存在的规划设计问题,未必一定会出现在新加坡、加拿大或是其他国家城市的智慧项目建设上,但其他城市的建设必然可以借鉴其经验教训,去克服或避免这些技术脆弱性问题,或是缺乏特定文化、历史氛围等难点。这需要反复的尝试与实践。

政府可能在政策上是创新者,但对于数字技术的应用与创新上,却往往滞后于企业。企业参与智慧城市建设,正好可以弥补政府的短板。

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营造公平、开放与多元的市场环境。智慧城市对城市建设的影响将更为全面、深远,需要全新的城市观念与技术逻辑,这远非任何单一企业或机构就能够完成的。因此也就需要一个开放的市场环境,让更多的实验、实践展开,为未来的迭代还不断的进化改善提供可能。

□郑伟彬(新京报智慧城市研究院研究员)

编辑:李碧莹 校对:郭利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