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牙”让李冰冰上台拼演技,但好演员春天还没到

近日,电视剧《精英律师》收官。蓝盈莹作为女主角,不仅“人形法条机”的演技备受关注,其戏份也与靳东分庭抗礼。从女配到大剧女主,蓝盈莹曾多次在采访里谈及2017年对她的改变——那一年,她拿到《演员的诞生》的亚军。“观众对我的印象大多数还停留在浣碧(《甄嬛传》的角色)。但通过《演员的诞生》,观众看到后都说,‘哎,你原来能诠释不一样的角色类型。’”

2017年,浙江卫视表演类综艺《演员的诞生》让“演技”成为社会话题,蓝盈莹、周一围、凌潇肃等演员纷纷“出圈”,被观众和资本市场簇拥。随之而来的是,表演类节目也成为综艺新标的,《演员的品格》《演员请就位》《演技派》等节目如雨后春笋般涌入市场。表演类综艺逐渐成为“演员”业务能力的试金石;同样,它也是资本市场乱象的一面镜子。

然而,表演综艺的崛起是否真的能改变“流量至上”的规则?真人秀又能否让演技高下立见?对此,新京报记者采访《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下文简称《巅峰对决》)总导演吴彤,《演技派》项目总负责人宋秉华,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总经理、《演员请就位》监制邱越,选角工作室、导演等业内人士。在他们看来,“好演员的春天”并没有想象中来得迅猛,但正因为这些舞台,它值得被期待。

李冰冰获得《巅峰对决》冠军。图片来自网络

抱着可能会“砸”的心态制作节目

吴彤最初筹备《演员的诞生》时,支持他的人很少。而催生出《演员的诞生》的2017年,正是资本涌入演艺圈最迅猛之时。视频网站的崛起,萌发了小成本、低水准的速食网剧;社交网络同时孕育了“流量”、“粉丝经济”的戏码。这种双重变化反映到影视作品上,便是演技好坏不再是选角标准,“流量至上”成大势所趋;而观众被动接收良莠不齐的内容,逐渐丧失着对好作品、好演技的鉴赏能力。中国影视圈开始陷入“无演技”时期。

这便是为何吴彤抱着可能会“砸”的心态走了这条路,“我想让大家关注到好的演员。中国有太多很努力的好演员,观众没有看到他们的演技。”最终《演员的诞生》成功“磕”下章子怡、宋丹丹、刘烨担任导师,集结近50位演艺圈或新生代,或演技成熟的演员,通过短时间准备一个影视改编片段竞演。该节目的影响力远超预料。第一期播出后,“郑爽笑场”话题热度居高不下。周一围、翟天临、凌潇肃、蓝盈莹、欧阳娜娜、彭昱畅等人,也被观众和资本市场重新评估。《演员的诞生》为演员划分了分水岭,让赏心悦目的演技回归大众视野。

作为选角工作者,李娜(化名)便在节目中关注了一众好演员,新演员、老戏骨的表现都会记录下来,并把他们的片段推介给导演或资方。资深导演Y也把翟天临、俞灏明、刘敏涛等演员开始纳入重要角色的考虑范畴。据他透露,还有一些过去门庭冷落的演员,如今甚至档期爆满,“之前不敢用是因为确实没话题,而现在演技就是他们的话题。”

秦昊是公认的演技派演员,在《巅峰对决》决赛中,他饰演的自闭症儿童极其形象和感人。图片来自网络

从挖掘演员到揭露表演工业

随着近几年媒体对“数字小姐”、“天价片酬”曝光,“流量+IP”渐成票房“毒药”。在这期间,《演员的诞生》《我就是演员》将众多演员推到观众视野,也让表演类综艺接踵而至;只是后作不再满足于发掘好演员,同样也试图为大众揭露原本神秘的表演工业。

《演员请就位》曾针对年轻用户做了调研,发现观众对“演员”无论从表演能力、综合素质,还是人品价值观都有极高期待。但与此同时,表演艺术仍具有一定的认知门槛,行业又缺少发现优质演员的有效途径,因此《演员请就位》邀请知名导演作为最重要的创作者和表达者在节目中发声,“节目中演员与四位导演的合作和交流,不仅是一次难得的经验积累,很多年轻演员也受到更多导演和大众的关注,导演也增加挖掘优秀演员的机会。这是我们想要实现的”,《演员请就位》监制邱越说。

喜剧演员杨迪在《演员请就位》中的表演获得认可。图片来自网络

《演技派》项目总负责人宋秉华则将表演类综艺的功用进一步提升至“提升观众审美”的层面。在他看来,总有人说,女演员到了30岁以后机会就少了;而在好莱坞,很多女星都是30岁之后走红的。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部分中国观众仍停留在看颜值、看激烈表演的阶段。近些年中国观众经济水平提升,文化需求进一步提高,“行业和观众之间其实是一种博弈,关键在于你提供的内容能否超出观众预期。当下受众对演技的理解以及鉴赏水准还可以有更多提升。”

综艺能否展现演技?制作难题难突破

48小时极端考验演员?

拍摄一部影视作品,演员通常需提前至少半个月研究剧本,现场进行大量对戏;电影甚至一个镜头就会打磨一整天。然而,大部分综艺却为演员提供了最“极端”的环境——48或72小时左右排练出难度极大的影视片段,“没有充足的时间去和对手演员排练剧作,也没有充足的舞台排练时间”,“所有演员都挑战着不管能不能完成也必须完成的任务。”李冰冰曾在参与《巅峰对决》后发微博谈及其难度。

表演是经得住打磨的艺术,而综艺对效率的追求,是否会限制演技发挥?邱越坦言,时间的确是最大的挑战,“导演和演员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作品拍摄,制作组要在有限时间内争分夺秒完成置景搭建。时间太紧了。”吴彤也无奈道,综艺拥有与电影、电视天然不同的属性,一周一期节目,“快”是没办法的事情。

然而利用大家认为不够的时间,去尽可能地发挥表演经验,这也正是综艺为演员设下的规则,“每个人都面对时间不够的情况,这样才能激发他们的潜能,看到他们的创作能力、对剧本的把关能力。”吴彤表示。对专业人士而言,台上一分钟更能看出功底。例如通常演员准备试戏片段的时间为3至5天;时间太紧时,甚至会下午把剧本发过去,晚上就要拍摄完成。

李娜有时一天要看上百条表演视频,每个演员的表演风格不同,都需要仔细观看;但有时也只需看一个一两分钟的主要片段,便能精准判断演员的演技,以及与角色的适配性。导演、编剧亦然。“虽然综艺呈现的准备时间很短,但演技好的演员背后是十几年的功底,观众更看重的是硬实力,必须更加认真地磨练演技或者比别人付出的更多倍的努力。准备时间长短并不会限制演技水准,反而真实的功底会一目了然。”

导演、编剧水平影响演技?

在《巅峰对决》中,佟大为与梁静挑战了电影《夏洛特烦恼》片段,然而角色与演员适配性较低,剧本大刀阔斧的改编,让两位演员也遭遇质疑。无独有偶,宁静在出演《王贵与安娜》片段时,也因改编的角色无法说服她,而与导演、编剧在现场僵持不下。

如果说演技是作品的重要支撑,导演对演员的把控调教、编剧对剧本的严谨创作、各工种的时刻就位,便形成激发演员潜力的闭环。其中剧本改编问题,是所有表演类综艺的隐患之一。制作《演员的诞生》时,吴彤的编剧团队大多是综艺编剧。他们改编的理念是将一部电视剧中大部分戏剧冲突,尽量集中在10-15分钟的片段里。

现在,吴彤改变了一些观念,除了拼演技,作品好坏也是重要的元素,“一个作品好,观众自然就带进去了,比的就是观众能否相信他演的这个人物。”因此《巅峰对决》时,吴彤邀请到成熟的影视编剧,“我们要短时间内让大家知道故事的前因后果,又能把人物立起来,还能让观众带入,这个非常考验能力。”

邱越也坦言,《演员请就位》的大导们也邀请了很多自己的编剧、灯光、摄影等行业前辈前来助力;郭敬明甚至将节目制作片场搬到了自己的电影拍摄现场。

话题大于演技探讨?

去年年底,曾“坐镇”《演员的诞生》《演员的品格》的表演指导老师刘天池发表过这样的言论:节目的比拼模式并不能展现演技。她说,自己最开始做这类节目会带着“学院气”,会较劲,但慢慢发现这是一档真人秀,“所谓演员的比拼大家不要较真,如果在一档节目中可以把一些表演知识传播出去也是一件好事。”

综艺与影视作品同样背负收视率枷锁,不同的是,前者的制作逻辑通常是靠真人秀、综艺冲突来吸引观众。《演员的诞生》中,“郑爽笑场”、“胡军为欧阳娜娜爆灯”、“王俊凯与章子怡争执”等综艺噱头,就曾将该节目推上话题浪尖。资深观众阿花(化名)也担忧,真人秀噱头太重会弱化大家对表演的关注,“像当初可能由于时长,没有播出黄璐和刘芸的排练,我们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评审说黄璐‘戏霸’。而且有时候我们觉得演员演得挺好,但一到发言就好感尽失。”

“观众接受一个事物是有成本的,所以要给观众一个他喜欢的方式来接受,这样势必会有一些综艺的成分以降低观众的初始门槛,比如节目中选手间的竞争等。”宋秉华没有为《演技派》选择熟悉的道路,也是担忧把演技提升和展示变成一场“竞技游戏”。但在他看来,只要是善意、正向的真人秀,实则都是帮助观众消化什么是演技的方式,“我们的核心还是展现演技。”

演员资源枯竭,沟通成本太大?

从《演员的诞生》到《演技派》,六档表演类综艺,至少集结了圈中200位或优秀或有话题,涵盖老戏骨、中生代、新生代各层次的演员。到《巅峰对决》时,李冰冰、张国立、惠英红、刘晓庆等资深演员也前来竞演。

宋秉华坦言,《演技派》位于横店的录制现场荒无人烟,连蚊子都很少,要想在这里做一档片场生存类真人秀,节目组需要从选手、导师一个个去阐述节目的制作初衷、拍摄流程。

其实这类节目并不缺演员。自《演员的诞生》播出之后,不少经纪公司都向吴彤的团队递来橄榄枝,是出于踌躇满志抑或掠夺流量并不得而知。这也是为何从《我就是演员》开始,节目出现了大量助演。《演员请就位》的邀约反馈也远超出邱越的预期。如今第二季还未开始筹备,已经有很多青年演员主动表达想要参加的意愿。

只是“好演员”在多档综艺的消耗下,难免进入青黄不接阶段。“表演类综艺到最后,不仅应该挖掘好的演员,实现的也应该是提升观众审美。不好的表演确实能反证,但欣赏好的表演也很重要。只是综艺越来越多,好的演员却不一定够分。”导演Y表达了对该类型未来的担忧。

综艺提升的是审美,“跟风”利于行业

国内综艺市场崇尚“跟风”已是老生常谈;表演类综艺大量涌出后,此论调也不绝于耳。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与同质化“综N代”只是满足资方要求不同,表演类反而需要“百花齐放”,“因为表演综艺除了挖掘好演员,更重要的是提升观众审美。”

吴彤直言,《演员的诞生》播出之初,观众十分在意哪些流量演员上了节目,即便看出他们演得不好,也不知原因为何。但随着节目播出,以及越来越多同类综艺出现,弹幕都变成了影评,“观众不再一味吐槽演员和剧本,而是知道怎么评价表演,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这也是为何《我就是演员》做到第三年,吴彤开始由挖掘遗珠,升华至国家级演员“神仙打架”。提高审美层次,让观众为好演技买单,才能从根本带动影视工业“演技至上”。“这一季我们想做的就是成品,让观众去欣赏表演。”

而《我就是演员》《演员请就位》《演技派》“三国鼎立”的局面,同样在差异化竞争中,提升更多观众对表演多维度的关注。吴彤坦言,这几档节目自己都会看,大家看似同类,实则方向不同,“像一些年轻演员在《演员请就位》会有很大的成长,但在我的节目就会有些吃力。而任素汐、韩雪肯定更适合《我就是演员》。其实我也会从那两档节目中去汲取一些好内容。”

宋秉华也认为,所有主流综艺类型都会经历一个拥挤的时段,这并非绝对的坏事,优质内容会为整个产业生态带来增量。“这两年,我们还来不及等一个年轻人有了演技,就把他推出去了。演技综艺就是要告诉观众,什么样的是好演员,这类节目多了,客观上起到了促进大家更重视演技的作用。”

好演技的春天还远,市场未因节目洗牌

在《我就是演员》中,导师徐峥曾说出金句:“好演员的春天来了。”表演综艺的火热不置可否,然而春天是否到来的如此迅猛?业内人士并不这样认为。归根结底,综艺仍是大众娱乐产品,正如《演员的诞生》曾刷屏微博热搜,但除却欧阳娜娜、郑爽等人的表现至今仍被谈及,两年过去,那些脱颖而出的好演员却依旧游离于观众视野之外。与此同时,资本对影视行业的介入、剧本良莠不齐、流量当道仍屡见不鲜,市场并未因一档节目重新洗牌。

在《演技派》还没有录完时,宋秉华便遇到导演、制片人来剧组选择演员,但很多人选择的竟是一些还需要时间磨练的演员,在节目中表现很好的演员反倒可能没有角色。在他看来,表演类综艺能够提升观众审美,促进行业对好演员的尊重,提升编剧等各个环节工业化水平,“但市场也还需要成长。未来市场会进入冷静期,或许对演员的要求也会不一样。”

李娜在选角领域也未感觉到颠覆性变化。资方会考虑演员的流量、演技、知名度、费用、平台认可度;而演员会考虑角色、剧本、导演、对手演员及一点点好运气。在他看来,“好演员的春天”,有太多市场因素推动,很难短期靠几档节目便轻易实现。

而谈及这个春天何时是最好的时机,李娜思虑后补充道,“我之前看到过一句话,当流量偶像不再成为电视收视和电影票房的制胜法宝,而是转换到制作的质量和内容。好演员的春天就来了。”

新京报记者 张赫 刘玮

编辑 佟娜 校对 翟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