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自留地:举贤不避亲,上阵父子兵?

□ 李晓亮

当某领域,一个丑闻爆出后,短期一定会有同类新闻,扎堆涌现。没有最丑,只有更丑。网络时代,更是如此。互联网有记忆,一切留痕。

比如,之前学界丑闻:学术不端,奇葩论文,中科院主管核心期刊,竟登载阿谀吹捧老师的垃圾文。老师竟就是期刊主编。作者还曾恬不知耻,不说主动认罪,反一度挑衅叫嚣,认为网友无耻,揪住不放。

“师生自留地”还没过去,又一个“父子自留田”接档:同样核心期刊,那个是老师主编发学生奇葩论文;这个是老爹主编发十岁儿子散文——“核心期刊《银行家》发表10岁学生散文?作者系主编之子,已发数十篇”(1月15日新华社)。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王松奇长期在其担任主编的《银行家》杂志开设“父子集”专栏,刊发自己的书法和儿子王青石的文章,至今已有数十篇。这是山西社科院主管、列入中国社科院人文核心期刊目录的专业刊物。听名字也该是金融业态的权威刊物。“推动金融业改革与发展,密切关注中国金融改革发展进程”“聚焦业内发展,了解国外动态,反映中国国情,总结政策得失,记录精彩人生”。

除了最后记录人生”,听着有点跑题,其余似都和刊物定位相符。所以,这个“父子专栏”应是奔着“精彩人生”副刊去的。而有了中科院“师生档”铺垫,这个社科院“父子兵”才更惹火。两厢对比,前者至少是早已成名的博导,再奇葩也是发论文;后者则只是个十岁稚童,还是所谓“散文”。

虽其父自辩其“才气远在我之上,是我们这些已略有文名的教授在当年写不出来,现在更写不出来”的,但从截图看,不过就是学生作文水平。发学生刊物或县城小报上更合理,发金融核心期刊,则瞎胡闹。

他爹也老实承认“我连续三期甘冒风险刊登我儿文章”,是“内举不避亲”。冒险说明此文与刊物定位不服。退一万步,即便有副刊园地,刊文标准也该真“举贤”而非“唯亲”。从实际水平看,除了“亲”,看不出多少“含贤量”。

此前中科院已回应“‘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与期刊学术定位不符”;现在轮到山西社科院了:“核心期刊发小学生散文?主管单位回应:杂志全面整顿,主编接受处理!”(1月15日新华社)

发文鼓励,本出于爱,拔苗助长,反而为害。屡现“自留地”只说明权力寻租,可出现在任何角落——哪怕是你以为的清水衙门,或学术圣地。没有监督,没有规范,一手遮天,则乱象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