沩水春秋 宁乡这位革命烈士让人崇敬!

来源:宁视界

说到宁乡人民革命史

曾有学者这样评价:

宁乡人民革命的火种从未熄灭

只要有一丝火星

就能熊熊燃烧起来

今天我们要说的主人公

就是播撒革命火种的烈士之一

他1927年入党

是宁乡早期共产党员

他历经三次不屈的战斗

多次在宁乡组织起工农武装力量

参与革命斗争

他36岁壮烈牺牲

生前未留下一张照片

却留下了许多值得传颂的故事

他就是来自东湖塘镇的烈士——钟杰

今天的《沩水春秋》第三十七期

让我们一起走近烈士——钟杰

听听他的传奇故事

图文版本

深冬时节,北风呼啸,双凫铺镇泉井村的这棵百年枫树,叶子早已凋零,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在风中招展。枫树下立着的青石碑格外引人注目,“红二师训练旧址”连同钟杰的名字被刻在了上头。

钟杰和红二师有什么关系?他有着怎样曲折的革命故事呢?时间回溯到1930年……

1930年春,中国革命正处于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这是一场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为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废除封建土地制度,建立工农民主政权而进行的革命战争。当时,中共宁乡县委负责人严岳乔接到中共长江局的指示,要在宁乡开展武装斗争。严岳乔找到了时任中共宁乡县地下工委负责人钟杰。这是两位革命挚友的再一次合作。

早在1927年,严岳乔、钟杰就一同参与了谢南岭领导的沩山起义,用武装力量反对国民党的“清剿”。沩山起义失败后,二人转战湘西南,之后又各自回宁乡老家隐蔽下来。钟杰以药铺伙计的身份为掩护,在东湖塘从事地下活动。得知要在宁乡开展武装斗争的消息后,钟杰秘密联系了曾经参加过沩山起义以及大革命时期的农民自卫军队员。可光有人员还不够,要斗争就得要有武器,经过商量,他们决定去石潭乡团防局夺取武器。

石潭乡就是现在东湖塘一带,为夺取武器胜利,钟杰在团防局里悄悄发展了两名地下党员做内应。同时决定由外乡人来打响战争,以留后路。1930年5月,攻打石潭乡团防局的战斗正式打响。

他们组织力量,利用某一天晚上来到石潭乡团防局,谎称是报人命案。刚走到石潭乡门口,天就快要亮了,此时门卫正靠着墙打瞌睡,于是他们趁机控制住门卫;屋内铲共义勇队员、团防局的队员也都还在熟睡中,严岳乔、钟杰便带着队员们偷偷翻墙进去,在宿舍里面把团防局的队员们全部镇住,夺得了部分枪支。

首战告捷后,严岳乔、钟杰连夜带着队员们从石潭乡转移到了资福与双凫铺交界的乌牛山一带,并在那里正式成立游击队。到1930年8月,部队发展到了200多人。之后,游击队遵照中共长江局指示,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第二师(简称红二师),严岳乔任师长,徐尚达任政委,钟杰、蔡正标、符鹏分别任一、二、三团团长。

队伍壮大后,他们决心攻打横市团防局。1930年8月,钟杰、符鹏率两支队伍从乌牛山往横市进发。可是这一仗并不好打,横市地形开阔,不易设伏,大半日下来,都没有攻下横市团防局。这时钟杰想到了一个妙计——围点打援。

围点打援即守住横市打支援。离横市最近的是黄材,黄材有个团防局,战斗一旦打响,黄材的团防局肯定会派人前来支援。于是,他们就在黄材通往横市的道路上设伏,而围住横市的部队就虚张声势,佯装进攻。黄材团防局的部队果然出动了,此时早已在半路埋伏好的红二师的战士便趁机拦截打击,这一次围点打援取得了重大胜利!基本上消灭了黄材支援横市的团防局的队员,还抢到了不少枪支弹药。

这一场“围点打援”的战斗,展现了钟杰的机智果敢。攻打取得胜利后,红二师立即隐蔽到了沩山与安化交界的密林中。然而,这场战斗也惊动了宁乡县团防局。1930年11月,红二师隐蔽在密林中时,遭到了宁乡、安化两地团防局的夹攻,部队在一个名叫仟担坳的地方被打散。红二师的队员们只得就地分散,潜伏下来。然而这次失败,并没有影响革命战士的斗志。同年12月,钟杰与严岳乔再一次集合起来,重组队伍开展武装斗争。有趣的是,他们把开展斗争的第一站,夺取武器的地点再一次定在了——石潭乡团防局。这次,他们又是怎样奇袭的呢?

第二次攻打石潭乡团防局,并不是钟杰的莽撞之举。一方面考虑到国民党宁乡当局认为攻打过一次的地方,必不会被攻第二次的心理,红二师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另一方面,当时石潭乡团防局队伍被一分为三,仅留一支队伍留在团防局,攻打容易。1930年11月下旬,钟杰亲自带人攻打石潭乡团防局。

“他们第二次攻打石潭乡团防局时,团防局里的队员们刚好准备吃饭,手上没有武器。趁此时机,攻打的队员们又一次翻墙进去,控制了整个局面。团防局的队员们吓得立马就投降了。”文史专家文国旺介绍道。

第二次攻打石潭乡取得胜利后,红二师继续在乌牛山附近开展活动。在这里,钟杰等战士与反动派力量进行了十多次战斗,均取得胜利。1931年4月,红二师奇袭同文镇(今流沙河一带),打出了一场“声东击西”的漂亮仗。

1931年4月,红二师在天井冲毛家大山虚张声势,深挖壕沟,似要与铲共义勇队和县团防局打一场大仗。于是宁乡县团防局立即派重兵布置在毛家大山周边。不料,4月18日深夜,严岳乔、钟杰却突然撤兵,直奔几十里外的流沙河。赶到流沙河时,天快亮了,钟杰他们使了一计,谎称是刚抓堵回来的团兵,正巧同文镇里面一个做饭的伙计准备开门出去买菜,钟杰他们便趁虚而入,兵不血刃,就在同文镇团防局取得了胜利。

奇袭流沙河后,钟杰和红二师的战士们在这里逗留了一天,向当地群众宣传共产党的革命性质。之后,部队转移到老粮仓望北峰时,被当地团防局三面夹击,部队再一次被打散,钟杰只得回到东湖塘潜伏下来。历经两次失败后,更加激发了钟杰的革命斗志。他和严岳乔于1931年8月再次汇合,组织武装斗争。这也是钟杰,最后一次参与战斗。

1931年8月,严岳乔、钟杰两人商定,以宁乡、湘乡、安化三县边境的洪家大山为根据地,继续开展武装斗争。他们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分别到上流寺地区和靳水四乡联络了近百名失散的同志和一些可靠的农民。由于武器十分缺乏。他们决定夺取白洋寺高露乡团防局的武器,上演了一场“楠竹脑壳换枪支”的好戏。

文史专家文国旺说:“高露乡即如今的大屯营。当时准备打高露乡的团防局时,钟杰他们用楠竹的根加一节竹竿做手柄,以楠竹根做武器,虽然是土办法,却取得了胜利,获取了一些枪支。”

1931年12月上旬,上级党组织命令红二师攻打湘潭姜畲。由于寡不敌众,红二师败退下来,钟杰也在这场战斗中被打伤。从1930年到1931年的两年时间里,钟杰等共产党员领导的红二师历经三次不屈的战斗,可他们始终对武装斗争保持着热忱。当时,为了肃清共产党在宁乡的革命力量,国民党湖南当局大肆屠杀地下党员,以公开悬赏的方式,寻找共产党员下落,钟杰就是在这场白色恐怖中,被人告密,遭逮捕

钟杰的女儿钟俊英告诉我们:“当时钟杰身体状况欠佳,他就隐蔽在一个地方吃药治疗。有一天,他派手下出门搞调查,结果此人竟出卖了钟杰,他带着国民党将钟杰逮捕了。”

钟杰被捕入狱后,受尽酷刑却始终坚贞不屈。1932年4月5日,钟杰英勇就义,年仅36岁。敌人杀了钟杰之后,还砍下他的头,悬挂在县城南门桥上示众,企图恫吓革命群众。但是四天后,英勇的宁乡人民怀着崇敬的心情,把钟杰的身首合在一起,运回家乡东湖塘安葬。

文史专家文国旺说:“钟杰是大革命失败以后,工农武装斗争过程中的一位杰出英雄,他在我们心中树立了一块不朽的丰碑。老一辈革命者的斗争虽然失败了,但却在整个宁乡人民心中埋下了熊熊燃烧的革命火种,大大动摇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鼓舞了宁乡人民的革命斗志。”

在钟杰36年的人生中,他历经大小战斗数十次,这中间有胜利也有失败,但他的革命斗志始终昂扬。钟杰的革命生涯饱含了“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豪迈气概,尽管他最终没能看到宁乡的解放,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但他不畏艰险、百折不挠、坚守信仰、一往无前的精神,将激励一代又一代的人们珍惜当下,奋勇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