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上的“时尚奶奶团”,让我们说说优雅地老去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

2018年3月25日,抖音上ID名叫“笑笑的笑”的小姑娘去拙政园玩儿,微雨中看到一位白发老奶奶穿着蓝灰色凤凰软缎旗袍搭淡蓝色开衫,脚蹬一双红色软缎鞋,撑着灰紫色油纸伞,在老伴的镜头前轻盈走起了猫步了,格外优雅和迷人。

于是她在她的账号里发布了一条短视频,标题是“拙政园偶遇,精致美艳了时光。”

▲这条旗袍是25年前女主角自己做的,美好身材一直保持不变,这真是老天爷给的礼物。

很快,这条视频就火了,167.9万的点击率,1.9万的留言,还有4.2万的转发,而平时这位热爱平静生活的小姑娘才几百的点击。

这是网络时代大算法的功劳,什么东西可以击中人心,什么东西就能火,这一次击中人心的显然是老奶奶优雅美丽自信的姿态,1.9万留言里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希望老了可以像这个奶奶一样优雅。

这条无心之作的短视频也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轨迹。

短视频里的女主人公叫刘小平,这条视频让她第一次领略了抖音巨大的影响力,其实在此之前,她也时常参加各种模特比赛和表演,老伴也常常把照片弄成一个小视频发到网上,但哪一次也没有这一次影响力大,一时之间,她拥有了“最美旗袍老奶奶”的称号。

退了休就和老伴四处游山玩水,他喜欢拍照,写诗,没想到被一个小姑娘拍了我们拍照的那一段,放网上火了,我也是后来别人告诉我我才知道的,哈哈,真有趣。

爽朗的刘小平说起这网络奇情就觉得不可思议,她更没有想到的是,一年半年之后,她成了抖音里的大IP,她是ID“时尚奶奶团”的团长,而且自己也有一个私人的小号叫“少女心奶奶”,专门放她和爷爷的搞笑视频和日常故事。

事实上,这条视频也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

两个九零后小姑娘何大令和胡媛最开始想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类的短视频,机缘巧合之下,她们开始了和奶奶们的第一次合作。

时尚奶奶团成立完全是偶然,是她们和奶奶们在一起慢慢的接触,深入了解后,这一群充满能量的奶奶们鲜活的存在让她们迸发出新的灵感然后做出了决定。

是啊,抖音有四亿日活用户,谁能脱颖而出,是一件充满了偶然又必然的事。

偶然是作品“火”某些时候完全是无心插柳,但必然是指一定有某种情感因素才会引发超级流量,而引发情感核心的母题就那么几个,“希望老了可以像这个奶奶一样优雅”这个情感核心在当下显然是有着非常非常迫切的需求的。

“时尚奶奶团”一上线就很火,一些看起来很平常的内容引发了不同寻常的反响,网友们纷纷留言说没有想到我们中国奶奶们也可以这么新潮,这么有范儿,还有一些年轻人说想要让他们的父母向我们学习,和奶奶们一样把年龄活成数字,不再惧怕衰老。

这让两个九零后有了一种新的责任感,想要把时尚奶奶团,把60+更美好的那面展现给更多的人。

当然,“时尚奶奶团”这个ID,改变的当然不止刘小平、何大令和胡媛的生活轨迹,还有“时尚奶奶”十来个团员的生活轨迹。

时尚奶奶团的奶奶们平均年龄65岁,从前的职业各异,有高级工程师、财务会计也有前公安系统从业者,都是退休后为了好玩参加的模特培训,所以参团前本身就具备了一定的演出经验。

2019年6月,北京三里屯,奶奶戴着墨镜穿着设计师成昊的新派蜡染旗袍,正式出道,虽然年轻美丽的女孩在前面,但大家的关注点似乎都落在这些银发飘飘的优雅的女士们身上,怎么会想到,其实老也有老的范,和老的美,那美丽在时间的映衬下显得如此优雅和动人。

穿着非遗蜡染旗袍在三里屯走秀的视频,让奶奶们在抖音走红,胡媛发布后,一天之内收获4000多万点击量,登顶抖音热度排行榜。连续七天,持续热搜三次,总播放量超过5亿。

时尚奶奶团一下就火了,虽然只有四十多条作品,但每一条抖音的点击率都不俗,人们这才知道,原来老年不代表褶皱的皮肤、松垮发胖的肉体、不约而至的疾病和在厨房忙乱的身影追在孙子后面急促的脚步,也有优雅挺拔的身姿和自信从容的笑容,这真的太颠覆了。

各种邀约不时而至,各种晚会、时装秀、代言蜂拥而来,连抖音美好奇妙夜都有她们的芳踪,现在她们甚至穿着蜡染的旗袍走遍了世界,传播中国女性的风采。

当这一群奶奶迎面向你走来时,你会被她们的优雅和美丽和激情所震慑,但是当你一个一个地走近她们,你又会觉得她们每一个都是宝藏女孩,拥有无数人生故事,在时间的加持下,她们的灵魂充满了魅力和智慧。

刘小平:自信来自我什么都能做

在抖音作品里常常处在C位的刘小平有一种老年人难得一见的爽朗与干脆。

她特别自信,这种自信不是装出来的,而是浑然天成,那种摄人气场让我在采访前一直以为她是大学教授,电话里的她哈哈一笑,“什么呀,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人。”

年轻的时候我在北京一家汽车修理厂工作,那时候不兴男人女人都一样,我刚进汽修厂的时候很多老师傅看不起我,觉得女人能干什么呀?结果我一出手就把他们震住了,什么活我都拿得起放得下,电焊焊得特别棒,没人比得上我。

刘小平的自信也许真的就来源于她超强的动手能力:

我喜欢自己做东西,动手能力特别强,那时候物资不丰富,衣服、帽子、鞋子我全都自己做,我有两个女儿,女儿的衣服永远是最漂亮的,一到星期天,我根本忙不过来,因为厂里的小姐妹也常找我做衣服。

我的自信可能来自我什么都能做吧,厂里发的草帽不好看,我就照着画报改装,加了一条飘带,改好之后你猜像什么?像法国电影里女主角的那种帽子,戴着去厂里,回头率百分百,当然也有人说我,可是我不在乎,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刘小平年轻时是大美人,但那时的人们似乎不在意这些,或者说不鼓励这些,所以她也懵懵,嫁给候先生是因为他的执着和深情,“我们刚认识时,我还看不上他,但是他给我写了一年的信,我就答应了。”

走过金婚岁月,两个人恩爱无比,虽然也经过无数磨合和吵架,但好在都过去了,候先生是她现在的御用摄影师、拍档和最佳观众。

▲刘小平的抖音账号里大部分都是和老伴儿有关的视频,刘小平傲娇、任性又优雅,老伴儿就宠她爱她,给她买包,给她抱抱。

汪卫华:被教书耽误了的电影演员

汪卫华的抖音和微博叫舒雨。

她的头像实在太年轻,我数个朋友都问,这怎么是奶奶,这完全是年轻人嘛。

确实,汪阿姨今年才58岁,是时尚奶奶团里最年轻的。

她在2016年12月退休,退休前是一位教数学的中学高级教师,对于教师这个职业,她是爱恨参半。爱是因为她喜欢上讲台的感觉,恨是因为她教书是被迫的,读书的时候,她明明是想当电影演员,奈何父母坚决反对。

当老师也是学校最漂亮的老师,衣服每天都要换,工资全用来买衣服,我属于干活特别利索,家里要一尘不染,每次进课堂之前,我都要看一看镜子,拍一拍身上的灰,看看脸上的妆,我要在讲台上呈现最美最优秀的状态,而且我的教学成果都不错,教的都是实验班,同学们都爱听,我就想让学生们知道漂亮的人讲课也很好,数学一点也不难。

我是那种做什么都要做到极致的人。

放学的时候,老有学生家长在路上看我,后来我的老公也是这么来的,学生家长在路上截住我,说要给我介绍科研所的一个小伙子,说跟我很配。

我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剪大背头,穿大喇叭裤,我也穿大喇叭裤,都挺时髦的。那时的女生都想找唐国强,开始我还没看上他,觉得他太瘦,不够帅,但他脾气好,涵养好,天文地理无所不知,打桥牌也打得很好,两个人一起出去,都细高个,回头率百分百,哈哈。

我一米六三,我原来以为这样足够当模特了,但是其实老年模特的要求非常高,最好一米六八,所以比赛我就吃亏在身高上,但好在我穿上高跟鞋之后还挺显高,我是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人。

桑秀珠:没想到晚年模特居然成了我的事业

和桑秀珠奶奶聊天时,你会迅速记起她的职业,在退休以前她是研究自动控制的高级工程师,而且当了多年业余节目主持人,思维敏捷,逻辑清晰,讲话非常有条理,谨慎以及准确。

她是时尚奶奶团里年纪最大的模特,今年74岁。

身为烈士子女,她是在叔叔的身边长大,小时候学过无数的才艺,六年舞蹈、六年小提琴,还练过体操,也学过速滑,当然也爱漂亮衣服。

我们时尚奶奶团里的每一个人都很爱美,我当然也不例外。年轻时我和爱人分居,他在上海,我在北京,每次去上海都要买很多漂亮的衣服,回头率很高那个年代,新颖的衣服都在南方。

▲年轻时的桑秀珠品味就不一般。

因为形象端庄大气,她在工作之余一直在做业余主持人,二十年前有一次参加活动,她被一位模特教练相中,从此开始了走秀生涯。

2017年,桑秀珠干脆自己当编导,组建了一支不依托任何组织的民间模特队“春雨模特队”。

我来抖音时尚奶奶团挺偶然的,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替了别人过来的。

我一直挺喜欢文艺,后来还当了新丝路老年模特队的团长和编导,我带的队伍得过五次全国冠军,有人说只要桑老师带的队伍来了,冠军准是她们的,在北京也算有一定的知名度吧。从年龄来讲,最大,德高望重,和蔼可亲,很多人都说,每次听桑老师讲课,就是一种享受。

唯一的问题就是太忙,带两个队伍,时间协调不了,但我会把时尚奶奶团放在第一位,有时拍摄一天,走秀,也会觉得辛苦,特别辛苦,但是因为特别乐意,所以不觉得累。

有些人认为老年模特不就是玩么?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有事就应该认真去做,有精力就应该好好玩,得像个样子,追求完美这句话我不喜欢,有一定的贬义,努力是做人的前提,这应该是一种人生的基本态度。

其实国外也有很多白发模特,她们在INS上人气都特别高。

比如这一位替PRADA拍过时尚大片的法国女作家Sylviane Degunst。

▲活跃在INS上的Sylviane Degunst,今年60岁了,现居英国伦敦,年轻时曾经担任编辑和作家的工作。她未满20岁便开始长白发,但她从不染,发因为她相信“年轻人如果有白头发,就是聪明和有天赋的人”。

▲因为独特的风格和相当好的镜头感、时尚感,她成为了《卫报》的专业模特,甚至拍摄了prada的广告大片。

而这一位更是如雷贯耳,有冰雪女王之称的美国超模卡门。

▲出生于1931年的美国超模是世界T台上最年长的模特,1945年,她就登上《Vogue》(上图),六度登上《时尚》杂志封面,2013年1月,82岁的卡门·戴尔·奥利菲斯在巴黎时装周压轴出场,霸气十足,成为T台最年长模特。

▲一位与她合作过的公关经理在接受采访时说:“在她(卡门)那里,你听不到任何关于脚痛或睡眠不足的抱怨。她的笑容总是温暖明快,她用整洁、谦逊和守时的专业态度为年轻模特好好地上了一课。”

▲人称冰雪女王的她,人们使用频率最高的形容词是“无瑕”和“优雅”,她结过三次婚,虽然最后一次被吸毒老公的朋友骗得一无所有,但她仍然相信爱情,在接受杂志采访时说:“我当然还有性生活。”

与这些特立独行的老灵魂相比,中国的时尚老奶奶们相比而言要保守得多,毕竟中国改革开放才四十多年,就连时尚这个概念也是二十多年前才开始普及。

所以奶奶们说起自己的前半生,也会有少许遗憾,毫无疑问,在她们生活的年代,或多或少都因为自己胆小而被时代给耽误,错过了许多原本有可能发展的机遇。

刘小平提起九十年代,厂里的小姐妹要她帮着做内衣,因为实在需求量大,她就干脆下了一次广州,给大家批货。

那是我第一次去广州,广州的高弟街都是批发内衣的,还有很多很洋气的衣服,我就买了一些,后来带回去的东西都被一抢而光。

我那个时候动过念头,想要下海当个体户,但全家都反对,那个时代个体户都是没有工作的人才干的,好像你干了个体户就变得不三不四了,现在想起来,如果那个时候我下了海,开了服装店,也许,人生就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转折了,所以我很羡慕现在的年轻人,她们有太多机会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把控自己的人生,你看抖音上有多少漂亮的小姑娘拥有几十万几百万的粉丝,成就了自我。

而汪卫华一直耿耿于怀的是她未实现的电影明星梦。

你知道么?《大众电影》从创刊那一期,我就一期不落,我真得太想当电影演员了。当年高中的一个同学,去部队当了文艺兵,我也想去,但我父母坚决不同意。

我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我爸毕业于北交大,是苏联人带出的第一批研究生,妈妈是医学院的校花,我妈特别美,那时兴穿列宁服的大衣,她每次穿上大衣走到操场,用现在的话说简直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他们阻止了我,最后我半是无奈也半是命运读了师范。

我读大学的时候,晚自习走回寝室,走廊上大家都伸出头来看,窍窃私语那谁来了,那个时候,略略能感受到一点点电影明星的感觉吧。

虽然略有遗憾,但时尚奶奶团的奶奶们仍然是她们那个进代最有生命力的一群人。

首先,她们对于新鲜的事物和生活充满了热情,她们活到老学到老,半点也没有迟暮的颓感。

好多年轻的女孩,才三十多岁就在盼退休,我觉得这简直太荒唐了,我现在老觉得人生刚刚开始。

74岁的桑秀珠笑着说。

我想我们至少给她们做了好榜样,70岁的时候还是可以这样精神,我觉得做最时尚奶奶的意义所在就是让人觉得生命是有意义的,是能发光的,我们在哪个年龄都应该珍惜自己。

九零后小姑娘何大令和胡媛则感慨于奶奶们的好学,作为团队的操盘手,她们组织人马,帮助奶奶们下载了抖音,再教她们直播,还有摄影团队的跟拍,以及制作团队的剪辑,这些现代科技与处理方式都是奶奶们之前完全没有接触的,但是她们全情投入,全力配合。

当时给奶奶们看了许多抖音视频,她们觉得很有趣,跃跃欲试。

何大令说,也因此,她们学会了直播,对于各种社交媒体运用的门儿清。

▲奶奶们在玩直播,还挺溜……

其次,她们是天性保持特别完整的人,一方面她们被生活善待,一方面她们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梦想,这种不忘初心的热情让她们充满能量。

拥有热情乐观的性格是大部分奶奶的特性,甚至某种程度上她们还有非常天真的一面,汪卫华是高知家庭出身的女孩:

我跟我妹妹从来没吃过苦,是鸡蛋牛奶喂大的,那时候经常用白面去换窝窝头,因为觉得窝窝头香。

▲汪卫华和妹妹。

桑秀珠在这一行摸爬滚打很多年,也感叹能到老年模特队来的奶奶们都是特别幸运的一群人,她们拥有强烈的成就自我的心。

她们不是传统上觉得过了六十就只配带孙子的传统女性,而且身体又非常健康,还能穿高跟鞋健步如飞,那种向上的精神面貌非常能鼓舞人,因为敢于追寻自己的梦想的人总能感染到别人。

很多老人因为各种家庭责任,要带孙子,要顾及亲情,所以她即使喜欢,也来不了。但我们很幸运,我们穿着高跟鞋,美美地走在天台上。

我们这些人的存在告诉世界老人也可以这样活,当然每个人处境不一样。有一次我碰到一个东北旅行团,十一个七八十岁的奶奶,她们趁孩子放假,来了玩,也是另外一种追求自我,我觉得这就告诉大家老年人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去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三里屯“炸街”,埃菲尔铁塔下的美丽,时尚奶奶们活出了普通奶奶们不敢想象的人生。

▲时尚奶奶团甚至还拥有了自己的粉丝……图片来源:南方都市报。

汪卫华笑称模特让她实现了梦想,成为了另外一个我。

退了休之前的半年,心里挺慌的,就在电视台网站到处找消息,想参加老年大学,后来在老年大学发现了有模特班这种事物,这真的太好了,我想起了我的电影明星梦,做模特不也差不多么,我觉得模特班更适合我,于是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从初级班、中级班、高级班一路学习,我学得很快。

我觉得我们做模特的意义可大了,可以鼓励让大家活成这样子,是老年人的榜样和代表,能够展示自我。用美好的心态去看待世界,我喜欢美食,美景,一切美的东西能参与其中,不觉得累,我觉得开心,因为它让我觉得我活出了另外一个我。

第三,时尚本身就意味着独特的自我,爱美就是爱生命。

事实上,著名的时尚专栏作家戴安娜·弗里兰说,时尚必能远离平庸俗世,令人如醉如痴。

英国作家伊丽莎白·鲍恩也说着装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它繁华诱人,却深植于种种激情,就算在二战的时候,女人们也在拼命地为一条丝袜而努力,盟军解放德国集中营的时候,运来的最早一批物资就是口红,这些口红让生活在地狱的女囚们一下子焕发了生机,她们又找回了从前的自己。

时尚是女人定位自己,并向世界表明自我的方式,甚至是她们对抗恐惧和死亡焦虑的方法,就像巴黎的高级服装店曾经在收到一位饱经战乱摧残九死一生的女性顾客因为一条漂亮的新裙子写来的一封信:

它让我重新爱上了生活,且不提裙子怎么样,单单它的到来就已经足够,那身着制服的快递男子,那巨大的新纸板臬,签收的那一刻,我一切都是值得的,生活又一次充满了激情……

这也是时尚奶奶们让人感动的地方,刘小平在八十年代就会照着法国画报做衣服,而汪卫华在八十年代才四十块工资的时候,会花四百元买一件蓝大衣,事隔多年,她还一往情深地记得这是一件蝙蝠袖,下面是宽边收腰,下面再配上鱼尾裙,简直了……

▲这就是这件蓝色的大衣,隔了三十多年,依然能领略它超好的质感。

就算在资源如此贫瘠的时代,她们也在用自己的智慧和努力为自己找到美的依托。

第四,年龄不仅仅代表衰老,它是一种智慧的加持。

和时尚奶奶团的奶奶接触最大的感受是,她们都是太聪明的老人。

因为不闭塞,她们全心全意拥抱世界,收获了粉丝,更收获了成就感和快乐,因为网络影响力,她们甚至还有了代言和走秀的价格,和明星当然不能比,但和普通人相比,一次就是人家几个月的收入,这真是让她们没有想到的事。

桑秀珠感叹道:

我是真的没想到的是退休之后可以开展自己的事业,我们不是冲着钱来的,没钱少钱都会去,但是当然有钱更好,谁会拒绝钱呢?哈哈

她们也很包容,与年轻人没有代沟,非常懂得配合,更懂得分寸,在一起做一个团体就互相扶持,这种为人处事的智慧更让她们有一种让人喜欢让人开心的光圈,这是比美丽的面容优美的身线更令人愉悦的感觉。

在问到如何到老年之后仍然拥有这样优雅的气质?聪敏如桑秀珠也陷入了沉吟: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气质是一种内在的东西,是你一生经历所得,其实就是一种成长的魅力,不完全和教育程度有关,其实就是人应该有修养,修养包括文化、艺术、还有为人处事的修养,谈吐要得体,要有个人魅力。

所以,如何优雅地老去,在时尚老奶奶这里虽然没有定律,但却有某种暗暗的共通之处——

这种老去之后仍然存在的优雅实际上就是一种不断成长而成就的人性的魅力,自始至终她们都爱美,爱生命,爱生活,努力去实践心中所想,努力去追求生而为人的尊严,活得丰盛而快乐。

这也是为什么看到时尚奶奶团这样的存在,会令我们在瞬间就充满力量,是啊,我们看到时间没有摧毁所有人,总有一些人能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法则,把巨大能量与恬静的自控还有优美的外表合为一体,正如荣格所说,“人类对自己的了解,宛如暗夜行路,要了解自己,就需要他人的力量。

谢谢这世间有时尚奶奶团的存在,她们让我们相信时间不光有残忍的一面,也有加持的一面,对于某种特别存在的人类时间是对她们智慧与优雅的加持,只要你有一直与生命相拥的勇气。

加油!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