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媲美摩洛哥的南疆小城,曾经的西域大国,庆幸它还是活着的

这几年走南逛北,去过很多的地方,有见过那一座座沉睡在历史长河中奄奄一息的古城,也有见过那些被过度开发和保护的古镇古街。关于历史、关于文化、关于曾经的记忆,仿佛都无法抵挡旅游观光所带来的利益诱惑。新疆库车老城,曾经西域的大国,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驿站。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至今仍保留着那一份老城旧街的面貌。有人说它是媲美摩洛哥的南疆小城。

拍摄于新疆阿克苏库车县。

库车二字源于突厥语的译音,意为“胡同”。早在四千多年前,这里就有人类在此活动。库车在古时称为“龟兹”,汉代时,龟兹国为西域大国,在各方势力的影响下虽时分时合,但始终是天山以南最具影响力的王国之一。

如今库车为新疆阿克苏地区的一个县,位新疆的中西部,阿克苏的东端。这里保存有大量古寺、洞窟、壁画、烽燧、古城古墓葬等文物古迹和龟兹乐曲、乐舞、乐器等文化遗产,被称为活着的西域古国。

和每一位来到库车的人一样,都会被推荐去老城走走看看。对于我而言,库车老城心仪已久。

一个阴天的下午,我走进了库车老城,也许这样的天气更能让人感受到老城的气氛。然而这里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安静,或许是午休时间,老城很少能人的身影。在一家小餐馆门口,几个伙计们也是无精打采的发着呆。

一座座有着一二百年历史的老房子,从建筑风格上看,明显是中原汉文化与龟兹文化融合的产物。而这里最大的特色莫过于这些门和窗,可以说全城没有两家的门窗样式和颜色是一样的。

从房子的立柱、横梁到屋檐的装饰无不烙印着深厚的汉文化的建筑风格,而上面所刻画的又是龟兹的花鸟图案,使得这些中西结合的院落,看上去即现代又古代。

当我走近看其中一家大门的装饰时,长年裸露在外的装饰,经过风吹日晒已经有些风化,但仍无法掩盖其精致的雕刻和精彩的配色。

掩着,透过大门,一位当地人正在修理一只看上去用了很久的大铝锅。当下我们国家正在飞速发展,城市一直在去旧改新,很多的老旧事物只能停留在记忆里。然而这些缺失历史和记忆的城市,总让人觉得是浅薄与呆板的。庆幸库车老城是活着的,它没有失去记忆,它的生活、手艺一直没有中止。

作者简介:寒残一叶(摄影师、旅行家、自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