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我就想找个“正常人”搭顺风车回老家,咋就这么难?

在嘀嗒上注册了顺风车司机的葛师傅向PingWest品玩回忆,去年他在春节接的单就遇到了带宠物上车但并未告知的乘客,“乘客说因为车难找,怕司机不接单才不敢说明真相,大过年的我也不忍心拒绝,只能将就一路。”

(本文系品玩原创文章,作者:赵童,编辑:郭娟。本文独家首发腾讯科技,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没抢到票的阿亮计划1月20日从广州回河南,并提前两周就在不同的顺风车平台上发布了自己的返乡路线,但到目前为止仍没有匹配的司机接单。

刚发布订单的几天,阿亮在顺风车平台上看不到任何同行司机的行程,只能空等,这让阿亮心里很没底。

后来经朋友介绍,他加了几个返乡微信群,在里面查看私家车司机发布的信息。“四五个群每天好几百条信息,确实不如平台派单智能,我现在每天除了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泡在返乡群。虽然群信息比较杂,不过能获得司机实时的信息,感觉在回家这件事上还是有进展的。”

阿亮还发现,微博上也有不少人找人过年拼车回家,二手交易平台上也有大量“标注1元”的春运顺风车订单,真心需要可以私聊再谈价格。

几番寻找,阿亮最终在闲鱼上找到了一位同行司机和乘客,虽然价格比顺风车平台上高一些,但交涉之后司机承诺会把他送到离家最近的车站。阿亮支付了一半的费用作为定金,司机也发来证件做担保。

闲鱼App上的顺风交易帖

像阿亮一样选择“短途返乡约顺风车”,成为近几年过年回家返乡人的出行方式——对于乘客来说,不仅减少了旅途中换乘的麻烦,也有机会选择灵活的出行时间;而对于开车回家的人来说,捎带同路人也是一种省钱又热闹的选择。

寻车的成本

阿亮最先选择在顺风车平台上找订单也有一个行业背景。

2019年岁末,经过相关平台的整顿后,顺风车业务高调回归公众视野,随即成为2020年春运运力一个补充。先有滴滴平台的顺风车业务在北京、武汉、佛山、南昌、长沙等城市恢复上线;再有嘀嗒出行宣布启动“冬日暖阳”顺风车春运安全专项行动计划;紧随其后的哈罗也进军春运市场,并设立8000万元基金助力顺风车用户。

此外,58长途拼车、曹操、高德等打车平台也相继布局春运市场,纷纷释放补贴。

但与此同时,类似QQ群、微博、58同城、二手交易网站闲鱼上,民间自发的“野生”顺风业务也格外抢眼,这显得在正规和安全上格外用力的各顺风车平台有一些无力。

打车平台的安全保障让乘客心有余悸,规则与抽成让不少司机介怀,车主对出行平台注册门槛的设定、车辆保险等问题存在顾虑,而在出行平台上因为沟通交流阻碍约不到车的乘客,才不得已选择了二手交易平台自行交易。

诸如此类的问题给了“野生”顺风车存在的机会。

顺风车平台上等待匹配的顺风订单随着春运开始不断增加,类似咸鱼这样的闲置交易平台上搜索“顺风车”也会出现大量帖子。无论是车主还是乘客,想约到同一天出发、时间匹配、路线合适等符合条件的同行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对于“车找人”的情况,如果没有遇到同行乘客司机也能自己开回家。相比之下,“人找车”就会很可能以无法回家的悲惨结局告终。

“无论是平台派单还是私下找车,直到我坐上车,心情才能暂时放松,回家路才算是正式安全启程,毕竟放鸽子的事情可能就发生在一念之间。”一位正在寻找春节顺风车的乘客直言道。

司机王师傅向PingWest品玩展示了自己在几家顺风车平台上发布的回家路线,并将匹配度设置到80%,相似路程规划的订单有70多笔,但看后他表示对这些订单还是不太满意。

王师傅也同时遇到过几笔顺路程度相当高的订单,但这时候他又犯了难:乘客是否有行李和其他需求他并不知道,同行路上是否能聊得来提提神也不得而知,他只能一个个打电话。“顺风车有时候就是个碰运气的事,毕竟车主乘客都要够顺心。”王师傅感慨。

曾有乘客主动打电话问他行程规划,但王师傅和乘客住在北京对角线。虽然乘客表示愿意多支付一定的费用,但王师傅说实在不顺路,与其绕北京城堵一圈我宁愿不挣这笔油费早点回家。

私家车车主吴东这两年都是开车回家,他觉得一年就载几次同行人没有必要在平台上注册成为司机,身边开车回家的朋友也和他有同样的顾虑:“除了注册认证很麻烦,到了车辆年检的时候肯定和私家车不一样,只是回家过个年凭空出来很多事实在不值当。”

吴东有一个老乡群,群里都是自发介绍拉进来的司机和乘客,大家都住在相隔较近的县城,每年过年都会自行组队。“平台撒的网太大,反而一些定点目的地返乡群反而更精准。与其大海捞针,不如小范围内解决。”

除此之外,吴东还向PingWest品玩分享了群里一位私家车主的遭遇。出于信任这位车主并未在意乘客上车后是否点击”确认上车“,结果到达目的地后乘客取消了订单,成了白搭的便车,车主向平台反馈但并未得到满意的处理,结果只能吃哑巴亏。

“这样占便宜的人是少数,也不能说私下顺风不会遇到,但也反映出平台的处理能力还不够完善。与其这样,我不如在熟人圈子里挑客人,提前预付订金,当面结尾款,彼此都安心。”吴东表示。

顺风车信息平台比比皆是

交流的障碍

多次选择在信息平台上和微信群里找顺风车回家过年的王欢告诉PingWest 品玩,比起平台上顺风司机的五星级评价,她觉得亲眼看到司机的身份证、驾驶本等信息更可靠。

“顺风回家这件事除了靠运气,必定要付出沟通成本,甚至有时候还要当‘侦探’。”有了数次找车回家经验的王欢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一套“侦查”手段:加微信、看朋友圈、查证件、查芝麻信用、了解家庭背景,如果是老乡那绝对是加分项。

第一次拼车回家,王欢通过不同渠道找了5个顺风车司机,最后选择了最聊得来、驾驶经验丰富、且提供信息最全的那位。虽然前后花费不少时间和口舌,但那次旅程,她和司机都相当满意,王欢还给了司机感谢费,两人不仅做了朋友,之后也再次顺路回家过。

王欢自己也知道,像她这样的经历算是幸运的。过年回家路上,能找到真的顺路,且符合双方需求的伙伴如大海捞针,因为“野生”顺风拼车,司机和乘客都可以提出更多个人要求:比如同行人性别、可携带行李件数、是否可带宠物等等,甚至还有类似胖瘦的苛刻条件。

看起来一地鸡毛,不过确实能规避行程中可能产生的矛盾,而这正是顺风车平台上缺少的交流。

在嘀嗒上注册了顺风车司机的葛师傅向PingWest品玩回忆,去年他在春节接的单就遇到了带宠物上车但并未告知的乘客,“乘客说因为车难找,怕司机不接单才不敢说明真相,大过年的我也不忍心拒绝,只能将就一路。”

类似葛师傅的问题,哈罗上的交流区里也有不少平台司机感同身受。甚至还有司机交流自己曾接到订单,抵达后才知道拉的不是人而是货。这让司机本人感到未受到尊重,脾气耿直的司机有当场取消订单的,有的则忍忍表示,“当买个教训。”

“有乘客觉得花了钱,就得服务到家,显然他们忘了我们这些临时司机也只是顺路接送并非专职跑车,是双方互惠,而不是单向义务。”私家车顺风司机李师傅向PingWest品玩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在出发前经历过被顺风车司机临时取消订单的刘嘉则表示,有时跟司机沟通确实存在难处。“平台走交易,车主可以不拉,乘客可以不坐。站在顺风司机的立场上,他的意愿决定了我有没有机会坐车,但对于临时取消还是希望被提前告知,免得耽误行程。”

在哈罗的社区交流区里一些司机的留言也确实反映了乘客和司机存在的心结。例如顺风车高速费问题,有人吐露因为费用担负问题未谈妥,一气之下让乘客中途下车,司机同僚感同身受并支持这种行为,实则又激化了与乘客的矛盾。

面对平台接单缺乏交流机会而产生的各种问题,不少司机开始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邱师傅今年没有直接在自己注册顺风司机的平台上寻找接单,而是在闲鱼上发了“车找人”的帖子,筛选后确定了一位只带一件行李的同行乘客,最后提出走平台交易的建议。

“平台抽成后拿到手的确实不如私活多,但从平台生成的订单司机乘客都有意外险。一方面我也是想让乘客觉得安全,另一方面也给自己保障,如果真的出现问题也有规则约束。”

哈罗App 顺风车交流驿站

责任的模糊

平台顺风车和“野生”顺风车选择哪个更安全?顺风车本身有一定的社会价值但也存在巨大风险,而有些风险不论是平台还是相关部门都无法有效地全部避免。

在 PingWest 品玩接触到的乘客和顺风车车主,都深知二手交易平台的安全隐患,相比之下,有明确介入监督管理的平台约车看起来更为可靠。

“无论有没有打车软件,自发性质的拼车都会产生,平台的出现正在规范这项业务,一定程度解决了网约顺风车首先遇到的信息真实性的困扰。”

顺风车用户蒋女士向PingWest 品玩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后又提出了自己的疑虑和担忧:“不过顺风行程中一旦出了问题,除了乘客和司机,平台到底起到什么作用?”

根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顺风车并不属于网约车范畴,法律对车辆、司机都没有准入门槛要求,平台也不像网约车服务一样需承担承运人所依法负有的安全保障义务责任,责任更多集中于信息审核义务等。

嘀嗒顺风车合乘公约2.0

对于顺风车平台而言,如果没有尽到审核义务,导致顺风车车主及车辆的注册信息失实,那可以追究顺风车平台的法律责任。这也是顺风车平台在司机接单前进行人脸识别、行程中录音等原因。

不过平台方仅仅在提供虚假情况时才承担法律责任显然避重就轻,安全保障才是急需落实的责任。顺风车平台虽然不是顺风车业务中的承运人,但其出于营利目的从事复杂的组织行为,使得顺风车搭乘拥有庞大的需求和市场,平台在此交易中有着特殊重要性和深度参与性。

因此伴随着2020年春运的到来,以滴滴、嘀嗒为代表的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受到四大监管部门的约谈,确保顺风车平台依法合规经营,推进法律责任的落实,政府部门的监管不可或缺。

二手交易平台存在的隐患有目共睹,但其交流也更直接灵活,个人参与程度高,带有社交色彩的特色的确是如今顺风车平台缺少的人性化服务。蒋女士说,像她这样对顺风车有强烈需求的用户,“还是希望能有一家提供足够安全感的网约顺风车平台,毕竟所有人都不想在二手交易平台上冒一把安全的险,或者说将每次出行都完全建立在人与人之间的信用上。”

全中国有14亿人的出行需求,让有需求的人都能在顺风车平台找到顺路人真的挺难,而“野生”顺风的出现显然是在说明一个事实:即使各大打车平台全方位备战、大力补贴,但能让春节返乡真正顺心顺路的顺风车平台还未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