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蔺彰德保安桥寻踪

彰德保安桥寻踪

作者 胡良伟

彰德保安桥(1947)

彰德保安桥,位于古蔺彰德螺狮寨,南北向雄跨于古蔺河之上。建于清同治年间,由古蔺螺狮寨人胡延富主持修建,历时三年建成。其后虽历数次修建,“保安桥”一名至今未更变。“保安桥”之“保安”,非一时之臆造,确有“保一方平安”之寓意。今日古蔺河,古为“落洪”,昔时称“蔺水”。彰德螺狮寨“保安桥”可为古蔺河上游与中游的一个地理划分标志。彰德螺狮寨保安桥以上则为古蔺河上游。据前人所记:“螺狮寨以上,皆怪石嵯峨,狰狞腾攫,恶如猛兽,堆积中流,故滩中声常轰轰如雷鸣(许兆麟《蔺水记》)。”1909年,古蔺县建县,始有“保安乡”,盖当缘“保安桥”而名之;20世纪30年代,保安桥头螺狮寨人骆健郎在上海淞沪战役抗日捐躯,蒋介石为之题词“与子同仇”,为纪念抗日英雄骆健郎其人,彰示其高德,“保安乡”遂更名为“彰德乡”。

保安桥初为木板桥。位于今保安桥上游约50米处,南北横跨于古蔺河“观音塘”(彰德粮站下面河床)之上,桥面距离河面高约4米。如今在“观音塘”巨石上,仍可见用以支撑桥木立柱的人凿石穴。石穴上立木柱,横搭圆木,上铺木板,可免涉水之苦;南岸岩壁上“保安桥”三字石刻,至今仍清晰可见。木质板桥体的保安桥肇建,前人有记述:“咸丰以前,经此途者,春夏则踩水至数十渡;至冬乃安石磴,逐年修葺,水涨则又推去矣,颇患劳费。”据此,木质保安桥建筑,最早当始于清咸丰年间,或屡遭洪水冲毁而屡建。在此往前的古代,人们往来螺狮寨蔺水两岸,靠涉水或在河中浅水处以石头安放“石磴”过河。昔时因涉水过河而被洪水冲走丧命者几乎常年发生:一农妇劳作遇雨,雨后涉水过河至河中心,遭遇突发洪水,其丈夫眼睁睁看着妻子被洪水冲走,口中不停叨念“可惜了,可惜了”,有与其后裔开玩笑者,竟以“可惜了”戏之。

保安桥石拱桥建于清同治年间。主建人胡延富,字占先,清嘉庆庚申年(1800年)农历三月生于古蔺螺蛳寨(今古蔺镇建国村九组),卒年不详。延富后裔,今有部分居住古蔺镇建国村(大坪上)、香山村(兴隆坝)一带。胡延福主持建桥时,任田坝寨乡约执事。当时古蔺尚未建县,仍属叙永军粮府管辖。满清入关后,设置乡约这一基层综合管理组织。乡约下辖保甲,对保、甲具有领导作用。乡约组织即乡绅地主参政,是为了防止和减少保、甲组织的弊端——因清代保、甲长多为市井之徒,大多“不任其事”,甚或“生其奸”;而清代乡约执事大多具有完善自我约束机制,普遍素质较高。乡约执事职能大约有三:其一,可干预保、甲执事的选任;其二,有指挥保、甲长之权;其三,对保、甲长有监督之责。时田坝寨乡约执事所辖范围较广,包括今古蔺镇彰德全境及今德耀镇柏杨坪、余家寨、庄儿上、牛捆塘、董家沟,古蔺镇芭蕉坪等地。胡延富充任乡约这一职务,为其筹资建桥提供了行使号召募集建桥资金的极大便利。

建石拱保安桥,原址位于今保安桥下游约15米处,石拱桥,三跨四拱。筹建之初,胡延富邀其胞兄胡延发字占魁共同主持修建。胞兄延发问:“桥要几年才修得成?”胞弟延富答:“三年。”延发说:“我不跟着你修桥。你修桥需要三年,我在兴隆坝组织个戏班子练戏,三年也够了。到踩桥(竣工典礼)时,我带戏班子好好给你唱几天戏庆贺。”胡延发组织的戏班子出台唱戏,被视与当地重大节庆同等。就这样,胞弟延富主持修桥,胞兄延发组织戏班子排戏,共为同一目的。田坝寨一带民间,至今流行一段顺口溜:“岩峰沟的碇子(即武术之乡,“碇子”及拳头,武术教头时称“教师”),螺狮寨的坎子(有技艺一流的石匠队伍),车田的轿子(胡氏家族的威望及高贵地位),兴隆坝的戏子(时兴隆坝即今香山村戏班子,远近闻名)”。

保安桥规制宏大。胡延富发动各保、甲乡民四处募集筹资,时称“挂钱粮”。说起“挂钱粮”,还流传有一段佳话:有一个义务“挂钱粮”的人走到山华村(今隶属于古蔺镇香山村——20世纪90年代由稻香村和山华村合并组成)一望户赵氏人家,募得钱粮后正要起身时,赵家的一个“长年”(长年累月的帮工)梁思灿说:“你们挂钱粮的人,问都不问我一句,是看不起我等帮工下苦力之人?”“挂钱粮”者忙道歉,便问梁愿出资多少。梁思灿说:“我帮主人家每年工价有一石二斗谷子(稻谷),现在我已帮了三年,有三石六斗谷子,全部捐出。”“挂钱粮”的人一听,异常吃惊,也有点不相信,就说喊主人家来当面说。主人家听说梁思灿要把三年的工价全部捐出修桥,就劝他考虑再三:“你要想想,你至今尚未安家哦!”梁思灿说:“不关事,我继续帮你家,还可以挣钱安家。”于是把帮工三年的工价三石六斗谷子全部捐出。赵家感念其诚,出钱为梁思灿安家;后来梁思灿因勤劳发了家,购置了大量土地(到解放后土地改革划分成时梁家还划为“地主”)。在保安桥建成后所立“功德碑”上,梁思灿因所捐数额最大,名字排在第一(建桥“功德碑”上还可见,香山村周氏家族留下的名字最多,大概捐资也不少)。保安桥建成后举行了踩桥仪式,除了鞭炮鼓乐齐鸣,说四言八句奉和之外,胡延发组织戏班子并排练了三年的戏也唱了几天(据说,第一折戏为“水打蓝桥”)。

保安桥始建时间,根据胡其粹《保安桥序》:“起至(自)庚午之腊”,“成于辛未之秋”,应动工于清同治九年(1870年)腊月,建成于清同治十年(1871年)秋季。此后又花了约两年时间,牌坊工程才告完成。彰德保安桥石拱桥体距今已有近150年历史。保安桥建成未久,即遭古蔺河特大洪水冲毁。洪水猛涨时,留下一幅凄怆的惨景:胡延富冲到桥上,狂人般在桥上来回奔跑,任凭瓢泼雨淋,不顾浊浪冲胁,呼天喊地,声嘶力竭。直至洪水没膝,众人力劝才离开桥头。然而洪水如猛兽,胡延富沥尽毕生独妙筹谋与众人合力共创的匠心之作,眼巴巴崩塌于无情一旦,消逝于巨浪洪流,唯存桥头牌坊孤然孑立。胡延富年届古稀,悲怆过度,从此忧虑攻心,榻卧难安,一蹶不振;不久,追随他珍视如命的巨作保安桥,驾鹤西去。后来有人说,保安桥竣工时唱的第一折戏是“水打蓝桥”,就因为那折戏接兆不好(埋下了凶兆)所致。

保安桥被洪水冲毁后,众人在原址(今保安桥下游约15米处)建一木板桥,桥面宽约两米,有栏杆作扶手,人在桥上经过时,桥身晃动;但可以方便行人往来,尤其是学童上学。木板规制不大,若遇涨水或木桥冲毁,仍可续建。续建后虽屡遭洪水冲击,但因形制简单,冲毁了又陆续搭建;抑或以河中石头搭石磴(因形似横放的梯子,当地人习称“石梯儿”)过河,如此延续了60多年。

进入20世纪30年代抗战开始,“胡家祠堂”改为“胡氏私立建国小学”(新中国成立后改为“彰德小学”),招收学生入读,聘请有志有识之士担任教员(其中不乏中共党员),培养抗日人士及红色人才。蔺水北岸学生往返读书,每遇洪水过后,须涉过古蔺河水到南岸学堂读书。曾有不少学生因木板桥被冲毁而涉水过河时,或书箧书本被水冲走,或人遭水淹而辍学(今古蔺镇建国村九组彰德螺狮寨人胡大瑞即因此而终止学业)。

保安桥南北两岸桥头立有牌坊,立柱、匾额精雕细刻。两岸牌坊碑志、序文及楹联为胡其粹所题并手书。胡其粹,古蔺田坝寨小地名车田人,清道光甲辰年(1844年)恩科举人,著有诗集《诗抄》传世,《古蔺县志》选录其诗。胡其粹为胡延富之侄子,其粹之曾祖父与延富之祖父为胞兄弟,其粹之曾祖父排行第三,延富之祖父排行第五。其粹后裔,今有部分居住在古蔺镇建国村六组小地名车田(其粹之曾孙胡廷康,早年曾受中共古蔺西区地下党组织指派,参选并担任国民政府彰德乡乡长,为保护中共古蔺西区地下党员和掩护地下党组织开展革命活动做了许多有益工作)。

保安桥北岸正联为:

鞭石成桥,破浪乘风酬夙愿;

登云得路,高车驷马壮奇观。

横额:初月出云。

侧联为:

落霞与孤鹜齐飞,风追驷马;

秋水共长天一色,惠翼乘舆。

保安桥南岸正联为:

还往共祝千秋,秦汉以来无与匹;

始经未盈一纪,山水之间得此奇。

侧联为:

月之一半星之七;

龙在长天鹊在空。

据说从始建桥到桥建成共三年,胡其粹自拟并苦练“初月出云”四字便练了三年。“初月出云”四字可谓别出心裁,意在摹状水上桥拱之形,半月形拱桥从古蔺河上游滔滔之水面凌空一架,岂不正如一弯初月,蒸腾水雾难道不似空中微云?但此后有人说“初月”二字意含不对——初几头的月亮很快就会落下去,以致保安桥建成不久就被冲毁。胡其粹本一番良苦用意,孰知竟遭好事者节外生枝;却又歪打正着,致保安桥梁毁于一旦。举子之情何以表,举人之颜更何以堪!

《保安桥序》亦为胡其粹所撰(笔者引用时,对原序生僻字稍加注音训释):

盖闻南塘有路,铭志于今;西蜀多才,先声自昔。元气裁开,仿佛常山蛇阵;大江压破,依稀建邺虎城。归蓬半月,天边壮螮蝀([dìdōng]即彩虹)之观;影湛七星,海上现惊鲵之迹。不特箫吹廿四,夸汉帝以玉为襕([lán]上下衣相连的衣服);唯是界阅三千,慕秦皇将金作柱。

吾境观音塘者,乐云盛壤,古蔺名区。连河葱岭,寄孤往日捐金;绣苑原江,大士当年舍室。怅孽海以无边,彼岸之慈航莫渡;挽狂澜于既倒,中流之砥柱希呈。时无昭德,畴星落邑奇功;是少吕无,孰建寿张伟绩。则蜃气徒嘘,亦皆浪说;而鹊毛尽秃,总属空谈。不展李冰之谋,焉知夸父之力?则有追踪裴度,既访原公;情有津思,难番妙想。鳌背堪夸过客,无帆舟楫;蚕虫独辟济人,且假乘舆。唱缘何曾插万,一千顷白鹤飞来;信善希贴拈花,八十丈裁红借得。拔众生于陷溺,志等移山;醒历气于沉沦,心同鞭石。凡诸居士,无非喜舍檀罗;惟彼哲人,本是善驱草木。地见据水横包,形宜夸带,相取拖身。洞空虚厂,如堵星月于初三;云栈钩带,上记流风于第五。不但花压栏杆,竞传白凤;而且名传坊表,美誉备石。起至庚午之腊,地利设计天功;成于辛未之秋,人谋更知神力。架木连云,何须效晋国之一鼓;卧波浸汉,不必法周官之六齐。从此迷津不问,捷径先登;公竟渡河,民未病涉。旅险亦能出险,就安及设保安。张子房受书之境,黄石为邻;汉相如题石之乡,青山作主。心关八万四千,智撰塔礅狮座;脚踏三百九十,何缘海阔龙麟。迷离草色,发清明拄策纵横;点缀风光,缕此篆几行刻画。春蚕制颂德之碑,麒麟宛在;古虿([chài]蝎子一类有毒的虫)绣铭功之记,赑屃([bìxì]传说中一种像龟的动物,旧时大石碑底座多为此形状)依然。是以为文,因兹作序。

保安桥(清代碑刻照额)

再次修建彰德保安桥,是在石拱保安桥冲毁约一个花甲轮回之后的民国35年丙戌岁(1946年)。胡珩主持修建,胡少襄领修。丙戌年夏天的久旱暴雨之后,古蔺河暴发特大洪水,螺狮寨木板桥荡然无存,胡珩、胡少襄决定再次修建保安桥。

胡珩(1908-1952),一名胡大珑,字昭珩,生于清光绪戊申年农历十月。中共古蔺地下党组织者、古蔺西区地下党负责人。1948年夏,任中共古蔺西区委(彰德区委)书记(领中共地下党员858人)。1948年10月,任中共古蔺地下武工队第十武工队(西区彰德)队长。1946年10月至1949年6月,任中共古蔺县委宣传委员兼军事委员。新中国成立后任叙、蔺公安局首任副局长。领修者胡少襄(1899-1967),一名胡大珉字少襄,生于清光绪乙亥年农历九月,民主人士。曾领修彰德成家庄大堰(1933年)、胡氏建国小学(彰德小学,1937年)、彰德保安桥(1946年);新中国成立后,受人民政府聘请,领修古蔺中城粮站、古蔺大礼堂、古蔺新街居民点、叙蔺公路、蔺太公路。历任古蔺县各界人士代表会议常务委员会副主任、县交通科副科长、县各界人士学习委员会驻会副主任、县人大代表、县人民委员会委员、县城市规划委员会副主任。“文化大革命”期间遭批斗跌伤脑部致死。

再次修建的彰德保安桥,为木质瓦盖桥。位于石拱桥原址上游约15米,即现在保安桥址。桥体多用直径约40厘米、长约8米松木为主体。桥身立柱南北共11列(栋),每列(栋)间距长约8米。桥宽约4.5米。石砌桥墩,三墩四孔。桥墩为拆解原保安桥基石和部分拱石料砌成,只是向上游位移了约15米。建桥时,筑拦水坝,用人力脚踩龙骨车抽干蔺河水。木石两项工程均有专人负责,石工由石匠林小安负责北岸一侧,石匠邓氏负责南岸一侧;木工北岸一侧由木匠刘相成负责,南岸一侧由木匠邵卫兴负责。

两岸桥头牌坊仍沿用清代所建,两岸牌坊并不对称。当地人至今流传一歇后语:“保安桥牌坊——不对(称)”。再次建桥时,南岸桥头牌坊位置依旧,须将北岸牌坊位置向上游移动,使之对称。不过,在将牌坊位置移动过后的立碑过程中,发生了一件关乎人命的事件:那时没有铁丝钢丝,套石头是用篾条扭成“桹子”。因套住牌坊碑石的“桹子”断裂,致家住桥头、协力助修的保安桥监工林玉章被垮落的牌坊石压死。建桥方出钱对死者进行了安葬,林家也未提出任何过分要求(玉章死后,其女出生,取名“孝芬”);但出于安全考虑,牌坊碑石位移工程遂告停止。牌坊照此又继续矗立了30年之后,保安桥这座清同治年间建造近三年完成的古牌坊及其所有附属设施,毁于20世纪60年代“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

未曾被毁的,是保安桥顶梁上镌刻的红色印记。保安桥有11列立柱,桥面对称排列。各立柱上下榫以穿枋架构,穿枋扁平,径约40厘米,可供行人坐穿枋上休息。两侧栏杆装有“卍”形格子,俗称“万字格”,以保护行人安全。立柱上架椽子(檩子),椽上钉瓦桷,桷子上盖瓦。檩子正中央架顶梁(正梁)。11列立柱有11根正梁,中间那根正梁上,绘有红色五角星★。五角星北侧正梁,书“克服艰苦”四字,南侧正梁书“幸福共求”四字;再北侧正梁,书“自治自立”四字,再南侧正梁书“自重自强”四字。在古蔺,建有极具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意含的“胜利桥”,但只是个桥梁名称而已,没有显著的图文标志;在彰德穿山洞,建有纪悼抗日英雄骆健郎、上刻蒋介石所书“与子同仇”的石牌坊,却没有留下共产党人的印记;彰德保安桥,将带着浓厚政治意涵和鲜明红色印记的图文融入标志性桥梁建筑,这在中国桥梁史上,是并不多见的。这就使彰德保安桥的文化底蕴显得更厚重,建筑意义更深远——在20世纪40年代中后期,人民共和国新生政权成立前夕,在彰德保安桥的正梁上,已然刻下红色革命的深深印记,已然可见中国革命成功的希望和新中国即将到来的曙光。

彰德保安桥题字:“克服艰苦,幸福共求”(1999年维修时重写)

同样遗憾的,不是风雨剥蚀,而是时岁变迁。这些印记,大多只能封存于世人记忆。

1977年冬,第三次修建保安桥。由时任彰德公社党委书记王光伦主持修建。主体桥墩依旧,将保安桥木质桥体全部拆除,改建为石拱桥。时值“抓纲治国”和“农业学大寨”年代,未实行资金募集,群众投工投劳,石拱主体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承包给颇具吃苦耐劳的泸县石匠完成。由于工钱太低,工匠每天只能得到报酬约五毛钱,在砌石工程上也许做了点手脚,草率完工;也有可能是技术原因——桥石并未严格“压缝”。螺狮寨人的砌石技艺,远近素有“螺狮寨的坎子”之称,只要是螺狮寨人所为,即使用乱石垒砌,则数丈高石坎子,百年牢固,不走样变形。螺狮寨人看到泸县石工所为,心头最清楚“石不压缝”意味着啥。但是,“抓纲治国”年代的政府工程,并不是一般人进言所能凑效的。竣工后,由时任县委书记王开业题写桥名,仍为“保安桥”。北岸桥头,左侧题写“保安桥”三字,并刻有两个“闪闪发光”的五角星以续其红色底蕴,承其红色传统;右侧题写“彰德公社革命委员会”及建桥时间。南岸桥头左侧题时髦于时政的“抓纲治国”,右侧题写“继续长征”。两岸桥头题写均以红色涂抹,延及今日仍斑驳可见。

1999年,因保安桥体出现部分垮塌,有农用车受损,更不便于通行。遂由时任彰德管委会主任胡伦相出面,民间人士募集资金修缮,勒石“功德碑”数块为记。有热心人觅得清代“保安桥”原碑,立于桥上中部靠西一侧,今人乃可见保安桥历史之一斑。

保安桥北岸桥头题字

保安桥南岸桥头题字

后记

昔日保安桥之命名“保安”,意涵既有如此深厚,而并非即时之臆想。进入21世纪,彰德保安桥下游相距不足10公里的古蔺河上,又命名一座本意并非首先为“保一方平安”,纯然为改善城市交通条件而建的“保安桥”,不伦不类得让人不解其意——命名是否轻率随意了点?

——图文 胡良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