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2年的日本就想征服世界?看看丰臣秀吉的惊人计划

明治维新后,日本虽然实现了涅槃,不仅摆脱了成为殖民地的命运还成为了列强,但之后这个民族的思想却迅速极端化,意图征服世界,结果呢?连虚弱至极的中国也吞不下去,最终又去招惹膀大腰圆的美国,最终被美国好好“开导”了一番,到现在都没缓过气来。

注:“八纮一宇”,日本军国主义时期的国家格言,日本政府宣传部门的解释是天下一家、世界大同的意思,但在当时的氛围下,实质上是服务军方的侵略扩张政策,从军备、政治体制、外交关系、意识形态等方面进行动员。图为宫崎县宫崎市中心部的平和台公园内(二战前被称作“八纮台”)的八纮一宇塔。二战后日本被接管,1946年(昭和21年),“八纮一宇”文字与荒御魂像(武人象徴)一度被削去,塔名也改为“平和之塔”。随着盟军占领的结束,在1962年(昭和37年)荒御魂像又得到再建。到1965年(昭和40年),“八纮一宇”文字也重新修复。

但是,日本这种思路是怎么来的呢?难道仅仅只是一些财阀军头的穷兵黩武吗?还真不少,日本这个思路其实是有传承的,300多年前,另一个日本人也有这个想法,这就是丰臣秀吉。

16世纪后半期,丰臣秀吉名义统一日本之后,便有了野心,这个野心其实很早,之前打下九州岛,日本还没拿下的时候,他就有想法:先派兵占领朝鲜;自己渡海去明朝,居留宁波;随后占领天竺;再派丰臣秀次占领大明的首都北京,并奉正亲町天皇迁都北京。

一代枭雄丰臣秀吉

而统一日本之后,他更是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竟然先后派遣使者前往朝鲜、琉球、吕宋(今菲律宾,时为西班牙殖民地)、高山国(台湾原住民集团)、暹罗、澜沧王国(老挝)、大越、广南、占城、莫卧儿帝国、葡属印度(今印度果阿)及葡属澳门等国家和地区,要求他们向日本称臣并协助日本攻打大明!

当然没有会配合他!其中统治暹罗的纳黎萱大帝接到日本傲慢的国书之后更是气得大怒,向明朝派遣使团,表示计划派出大象军团协助大明和朝鲜以抗击日本(当然后因暹罗适逢邻国缅甸东吁王朝入侵,加上两广总督萧彦反对这个计划,后来作罢,不过明军中有象征性的泰国甚至爪哇军队),而琉球王尚宁派人向大明报告了此事,建议明朝提前防备(琉球这其实很不容易,日本要打琉球很简单,所以琉球实际是冒了很大风险来尽自己的藩属国义务)。

“今海内既治,民富财足,帝京之盛,前古无比。夫人之居世,自古不满百岁,安能郁郁久居此乎?吾欲假道贵国,超越山海,直入于明,使其四百州尽化我俗,以施王政于亿万斯年,是秀吉宿志也。”——丰臣秀吉之后于1591年6月命对马大名宗义智通告朝鲜国王宣祖李昖的国书。

16世纪末的明朝,朝鲜和日本三国

问题是这不是中二病,丰臣秀吉真这么干了!1592年,发兵14万打朝鲜,朝鲜的确不堪一击,但后来引发了明朝干涉,日军被明军击败。这就是著名的“万历朝鲜战争”。

大家是不是觉得看起来很可笑?一个小小的日本,那个时候竟然就想征服世界?自不量力!但是大家仔细想想,日本三百年后的征服路线,似乎也是这样的。这不过,这次进展更顺而已,而三百年前那次,朝鲜还没有打下,就被明朝拍死了。

而清末日军攻打朝鲜呢?清军干涉失败了,日本成功控制了朝鲜。

为什么日本这么个小国会出现这么怪异又偏执的执念呢?这其实可以从地缘上考虑,将体量最小的琉球派出,汉文化圈四个国家,中国、日本、朝鲜、越南。咱们来分析分析这四位。

万历朝鲜战争

中国:东亚核心霸主,领土广袤,几乎到了能扩张到的边界,所以是东亚文明的中心,自认为天地之中。

朝鲜:和中国地缘联系紧密,深受中华文明影响,虽然保住了独立,但“慕华”之心盛行,古代极为亲华,以“事大主义”为国策。

越南:深受中华文化影响,与中国地缘联系没有朝鲜紧密(古代云南广西属于相当边缘的地带),实现独立的过程很艰难,所以虽然也接纳汉文化,也对中国称臣,但自我意识很重,在自己内部称帝,并欺负周边的弱小民族。

朝鲜和越南嘛,无论是谦卑还是狂妄,也没到想征服世界的地步,就算越南,也只是想当东南亚霸主,最多有些觊觎两广,可从没敢打到北京。

东亚文化圈

日本是怎么回事?其实日本的地缘更特殊。

日本与中国毕竟隔着海,属于孤悬海外,所以日本与大陆不同的“自我意识”很重,尤其是唐朝末年之后,日本和中国的官方联系其实基本断绝,元代又出现大规模入侵日本的事情,所以日本对于中国,一直没有那种完全的臣服心态。

日本很早就存在小中华思想,其将自己的岛屿看成整体。大和民族以东海中国自居,对日本群岛上尚未统治地区族群称为夷。奈良时代藤原广嗣上表日本天皇称:“北狄虾夷,西戎隼(隼人)俗,狼性易乱,野心难驯。往古已来,中国有圣则后服,朝堂有变则先叛”。此类将日本自称为中国、华夏,如“通中国于是始矣”、“华夏载伫”,“新罗不事中国”等等,不胜枚举。日本在元日战争后,鼓吹自己是神国,甚至不时批评中国不再是华夏。

所以日本是很特殊的存在,一方面,其知道中国很厉害,是中心;但一方面自己又不想完全服从以中国为中心的体系,但在日本领土范围内,日本也存在小范围的华夷秩序:大和民族是中心,其它小民族(虾夷、九州原住民)则是蛮夷。

也就是说,日本也认为自己是中心,但是呢?日本是知道自己这个中心的位置不稳定(有中国在),所以日本一旦稍稍有些强大, 就会变得异常极端,不像中国远柔八方,而是四处征服,想把“假中心”变成“真中心”,当然,从来没成功过,未来也不可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