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红楼:薛宝钗一个玩笑,一段薛蟠对林黛玉的“单相思”

《红楼梦》众所周知,林黛玉和贾宝玉是最知心的一对,这宝黛之恋在贾府也成了公开的小秘密一般。可是半路杀出了“金玉良缘”,这“木石前盟”终究还是输给了“金玉良缘”。薛宝钗的出现,让一切可能成了不可能,又让一些不可能成了可能。

薛姨妈曾说:“自古道:“千里姻缘一线牵’。管姻缘的有一位月下老人,预先注定,暗里只用一根红丝把这两个人的脚绊住,凭你两家隔着海,隔着国,有世仇的,也终久有机会作了夫妇。这一件事都是出人意料之外,凭父母本人都愿意了,或是年年在一处的,以为是定了的亲事,若月下老人不用红线拴的,再不能到一处。”薛姨妈这番论调,的确意味深长,邢岫烟和薛蝌这两个素昧平生的人,一面之缘,就结下良缘。而林黛玉和贾宝玉这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有情人,至今也是没被月老拴起来。

《红楼梦》第五十七回是值得深究的一回,这一回紫鹃一句玩笑话,差点要了贾宝玉的命,邢岫烟和薛蝌这对天造地设的人儿被促成良缘,林黛玉认了薛姨妈为干娘,薛宝钗一个玩笑又透露了薛蟠的一片痴情。

邢岫烟来到大观园,这个穷姑娘如一股清流一般,穷而不酸的姑娘,不仅招王熙凤的喜欢,就连薛姨妈也想讨来做儿媳妇,但是“知子莫若母”,薛蟠什么德行,薛姨妈心里很清楚。于是转念一想,薛蝌未娶,这二人看起来如此般配的。

原文中这样描述:“因薛姨妈看见邢岫烟生得端雅稳重,且家道贫寒,是个钗荆裙布的女儿。便欲说与薛蟠为妻。因薛蟠素习行止浮奢,又恐遭踏人家的女儿。正在踌躇之际,忽想起薛蝌未娶,看他二人恰是一对天生地设的夫妻,因谋之于凤姐儿。”

薛宝钗一番玩笑话,看似是在打趣林黛玉,实则却透露出了薛蟠的一厢情愿。原文:“黛玉笑道:“姨妈既这么说,我明日就认姨妈做娘,姨妈若是弃嫌不认,便是假意疼我了。”薛姨妈道:“你不厌我,就认了才好。”宝钗忙道:“认不得的。”黛玉道:“怎么认不得?”宝钗笑问道:“我且问你,我哥哥还没定亲事,为什么反将邢妹妹先说与我兄弟了,是什么道理?”黛玉道:“他不在家,或是属相生日不对,所以先说与兄弟了。”宝钗笑道:“非也。我哥哥已经相准了,只等来家就下定了,也不必提出人来,我方才说你认不得娘,你细想去。”说着,便和他母亲挤眼儿发笑。”

薛宝钗这一句“我哥哥已经相准了”,这一句信息量就足够了。薛宝钗说林黛玉不能认薛姨妈为娘,就是因为薛蟠相准了她。正所谓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薛宝钗能开起这个玩笑,必定这件事是有影子的。

想那浪荡公子薛蟠第一次见到林黛玉的情形,竟是一下子“酥到了”。这薛蟠也是阅人无数的纨绔公子哥,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曹公竟然用“酥倒”来形容,由此可见林黛玉的超凡脱俗和盛世美颜。

薛蟠外出一趟,特地跑去了林黛玉的故乡买了很当当地的土特产小礼物,礼物特产带来一大堆,当薛宝钗看见这些南方的土特产时,自然明白了薛蟠的意思。后来薛宝钗把这些小礼物分给了大观园的各位姑娘们。

薛宝钗一个小玩笑,揭露了薛蟠的单相思。说不知林黛玉的心思全在贾宝玉身上,更何况林黛玉一心想认薛姨妈为干娘,想来林黛玉压根只把薛蟠当兄长一样看待的。薛姨妈也是心里有数的,所以说“连邢女儿我还怕你哥哥遭踏了他,所以给你兄弟说了。别说这孩子,我也断不肯给他。”

薛蟠只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林黛玉早就心有所属,她的眼里她的心里,根本就不会再有第二个男人了。薛宝钗的玩笑终究只能当做玩笑一番,谁都明白林黛玉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