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5年后引用还是0:掠夺性期刊上,六成论文没人看

发表在掠夺性期刊上的论文极少得到关注,这减少了低质量研究对学术界的危害。尽管如此,只要“发表还是毁灭”的压力持续存在,掠夺性期刊和它的危害就不会消失。

图片来源:Pixabay

撰文 秦达然

编辑 戚译引

一项新研究发现,发表在掠夺性期刊的论文中有 60% 在发表五年后的被引数为零。考虑到这些论文的质量,研究者表示没有引用就没有伤害。这项研究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科研人员对于掠夺性期刊“污染学术界”的担忧,但另一方面,掠夺性期刊仍然是学术界的一个有待解决的大问题。

定义“掠夺性期刊”

“掠夺性期刊”一词出现于 2010 年,到目前已有上百篇学术文章都提出了针对掠夺性期刊的警告,其中包括 38 篇研究论文。掠夺性期刊它像很多开源期刊一样,需要作者花钱才能发表,但同行评审流程非常敷衍或根本没有,也缺少其他的把控文章质量的措施。与此同时,掠夺性期刊通常使用侵略性的营销策略,反复向科研人员发送邮件索要论文。

为了帮助科研人员避免掉入掠夺性期刊的陷阱,必须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因此 2019 年 4 月,在加拿大渥太华,43 位来自全球十个国家的科研人员和出版商、研究资助方、政策制定方等机构的代表,经过了12 个小时的讨论,对掠夺性期刊的定义达成一致。他们认为,掠夺性期刊及出版商的特征是“为自己的利益牺牲学术”,具体有以下几点:

1)提供了错误的或误导性的信息;

2)没有遵从编辑和出版的惯例,比如没有撤稿政策,发表开源文章时要求转让版权,没有在开源期刊里指定创作共用授权条款(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CC授权)等等;

3)缺乏透明度;

4)侵略性地、不加选择地营销。

没有引用,就没有伤害

由于掠夺性期刊基本不对论文质量进行把控,一些人担心这些期刊有可能催生平庸的或者有缺陷的研究。还有人担心作者可能利用这样的文章传播错误的信息,比如关于气候变化或者疫苗安全的错误论断,因为他们知道有良好声誉的专业期刊不会接受这样的文章。除此之外,掠夺性期刊还会给正规的开放获取期刊带来不好的名声。

为了更准确地评估这类期刊的影响,芬兰汉肯经济学院(Hanken School of Economics in Finland)的研究者 Bo-Christer Bj rk 和同事进行了一项研究,发现60% 发表在掠夺性期刊里的论文在发表五年后的被引数为零。并且即使是打破了零被引数的少数文章,其引用率也远低于发表在常规的同行评审期刊上的文章。研究者们表示,这个发现缓解了学术界的担忧,他们写道:“没有人阅读尤其是使用这些研究的结果,这样就几乎不会造成什么损害。”这项研究的结果于 2019 年 12 月 21 日在 arXiv 发表。

Bj rk 团队依据学术服务公司 Cabell’s International 的数据,从“掠夺性期刊”名单上的 1 万份中随机选取了 250 份,然后在每一份期刊中随机选择一篇发表于 2014 年的文章。作为对比,研究者们从爱思唯尔(Elsevier)的 Scopus 数据库中随机选取了 250 篇同年发表的文章,并使用谷歌学术(Google Scholar)计算了文章的引用率。Scopus 数据库和其他被广泛引用的数据库一样,不包含大多数掠夺性期刊。

研究团队统计了两类论文的被引数,发现在发表5年后,掠夺性期刊中 60% 的文章保持着零引用,而这个数字在经过同行评审的期刊中仅为 9%。平均而言,掠夺性期刊论文大约每篇被引用 2 次,而常规期刊论文大约为每篇 18 次。在掠夺性期刊中,有 13% 的文章只被引用了一次,只有 3% 的文章的引用率超过 10。由于研究团队人手不足,他们没有统计其中有多少是自引用。

渥太华医院研究所(Ottawa Hospital Research Institute)的临床流行病学研究者 Kelly Cobey 是参与提出“掠夺性期刊”定义的 43 位与会者之一,她表示很开心看到这个研究呈现的结果。但是她也提到,不同的研究领域里引用率的区别可能会影响对比结果;此外,Cabell’s International 的数据中可能没有包括所有的掠夺性期刊。(Bj rk 认为这些因素不会使结果有太大变化。)

而犹他大学(University of Utah)的副院长 Rick Anderson 指出,这项研究也表明有 40% 的掠夺性期刊上的文章至少被引用了一次,这一发现令他忧心忡忡。

谁在给掠夺性期刊投稿?

最近几年,掠夺性期刊的数目激增。论文第一作者 Bj rk 与其他合作者于 2015 年发表在BMC Medicine上的一项研究表明,在 2010 年到 2014 年间,发表在掠夺性期刊上的文章数量从 5 万篇激增至 42 万篇。该研究还发现,这些掠夺性期刊上的文章的作者约四分之三在非洲和亚洲。Bj rk 与合作者总结:“掠夺性期刊的作者主要集中在几个国家。这些国家倾向于用在国际上发表的文章评估学术成就,但是没有进一步的质量检查机制。”

其他研究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 2018 年一项针对埃及和沙特阿拉伯的人文和社会科学学者们的调查显示,很多学者选择在掠夺性期刊上发表文章,是因为这样发表更快也更容易。2013 年一项针对尼日利亚的两所联邦大学科研人员的调查显示,科研人员在掠夺性期刊上发表文章的重要目的是为了满足所在机构在国际上发表文章的要求。

即使没有人阅读,掠夺性期刊依然是学术界的一个问题。正如 Cobey 所说,大多数人不会希望自己纳的税被用来在掠夺性期刊上发表那些没人读的文章。并且随着开放获取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机构要求受资助的研究者必须在开源期刊或平台上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掠夺性期刊的问题会变得愈加复杂。

面对这个问题,学术界需要与多方合作、共同努力,以寻求解决办法。一些组织机构、科研人员和政府部门已经行动起来了。2017 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发布了一份声明,鼓励受他们资助的研究人员在声誉好的期刊上发表文章。印度的大学资助委员会(India’s University Grants Commission)创建了一份有良好声誉的期刊名单,并正在修订学术出版激励制度和开展培训课程。

当然,仅仅让科研人员学会识别掠夺性期刊是远远不够的。掠夺性期刊自身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以更好地伪装成正规的期刊。并且,只要大学仍然将“研究人员发表了多少篇论文”作为考评科研人员的标准,掠夺性期刊对于学术界的威胁便不会消失。

相关论文:

Bj rk, Bo-Christer, Sari Kanto-Karvonen, and J. Tuomas Harviainen. "How Frequently are Articles in Predatory Open Access Journals Cited." arXiv preprint arXiv:1912.10228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