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厘子式豪赌:有一天卖出7万多斤,也有一车就赔掉十来万块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李兴佳 实习生 王嘉兆/文 记者 王访贤/图

从腊月中旬开始,车厘子批发进入一年最旺季。

来自美洲的一颗洋果子,在大洋彼岸的中国河南,搅动一池春水。行情瞬息万变,价格跌宕起伏,一旦豪赌失算,一车货可能赔掉十来万元。

【车厘子销售翻倍,有商户连续18年除夕不休】

“订单接到手软,(客户)都乱打电话问!”

“没货!产地货发完了!”

1月15日,坐在河南万邦农产品物流城蔬果区档口办公室里,一男商户一手接打电话,一手心急火燎地点燃了一根细烟,“我这两天嗓子都喊哑了!”

旁边的陈氏阳光水果商行负责人陈娜,同样电话不断。河南商报记者一个小时多的采访中,她一共接打了12个电话。而从当天早上8:12至14:32,她一共接打了58个电话。她说,一天电话量一百多个是有的。

从腊月十五往后,车厘子批零生意进入一年中最旺的季节,将一直持续至除夕。

搁平常,陈娜一天卖不出一柜车厘子,而最近一天出货量在两到三柜。这是什么概念?一货柜有20托盘,一托盘有184箱,一箱共10斤装。

也就是说,一柜货有3.68万斤。按照陈娜一天最低卖两柜货计算,她一天出货量在7.36万斤。

“比平常多卖一倍还要多!”陈娜说,到中午12:45,当天已卖光两个柜,她发了个朋友圈,“第三个柜正在开,吃了饭的赶紧来,正在涨价!”

“货一到,上车乱抢!肯定有抢不到的,要等两天后才能拿货,我们只能安抚说‘下次来给你便宜些’!”

这种情况下,不少车厘子批发商,只能选择先紧着优质大客户或者老客户“往前排”。

这种疯抢状况甚至可以持续到除夕。从2002年到现在,陈娜已经连续18年在除夕、初一上班,“大年三十和初一生意照样火爆,有一年初一卖了七八十万元,还有一年卖了五六十万元。”

【年底半个月,能赶上全年销量五分之一】

鑫邦果品商行负责人吴玉珍是第一次卖车厘子,那种九米六的大货车,她一天能卖一挂车。她依靠国产水果起家,这次想以车厘子为突破口,进军洋果行业。

“均礼”销售公司郑州负责人李亨勤,主打车厘子批发,总部在上海。平常一天车厘子销售量在3-5盘;到了年底旺季,他一天出货量在10盘,好的时候能卖出一柜(20盘)。

去年智利销往中国的车厘子有8000柜,今年在1.2万柜——这是陈娜从智利车厘子行业协会那里看到的一个数据。

“截至现在,还剩约2000柜待售。剩余的这八九天,不够卖。”1月15日,陈娜说。

美国车厘子销售期在5-9月,智利车厘子销售期从11月持续至来年3月。从9月份开始,陈娜等国内经销商就与智利当地农场签购销合同,根据预估的大概产量,提前给农场交30%订金。

2019年,陈娜一共签约了智利当地十来家农场,预估产量在100多柜。如今,她手里还有二三十柜没有清完,不过按照陈娜的话说,“不愁卖。”

“就看年底这半个月生意嘞!这是一年中最旺的时间,销量能赶上全年的五分之一。”福建人李亨勤2017年年底来到郑州做生意,已连续两年春节“留守”。

【价格过山车:一箱1200元跌至300元】

虽然火爆,不过车厘子行情却如坐过山车,瞬息万变。按照陈娜的话说,“变态行情,天天玩心跳”。

几天前,李亨勤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预测车厘子价格会跌。话音刚落,没几天车厘子价格一箱涨了三四十元。

更早的11月份,智利车厘子刚上市时的价格落差更让批发商抓狂。那会儿,郑州的车厘子大部分通过空运抵达,到达批发商手中的价格为一箱(10斤装)1200元,批发商加价100元后转手卖出。

原因在于,空运成本高。等车厘子大量上市后,空运基本改为了海运,成本大幅降低,导致价格也大跳水。海运送到的价格如今为300元-350元/箱,甚至有时候跌至260元。

差距就在运输方式这个环节。空运能做到7天从原产地抵达消费者手中,但是海运(快船,一车几十柜)则需要20多天送达,慢船(一车几百上千柜)甚至需要40天。

价格大起大落,也导致销售起伏不定。李亨勤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三四天前一天能卖一柜多,这两天销量下滑,1月14日只卖出10盘(半柜),而1月15日中午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当天他只卖出了四五盘。

“这个行情难以把控,水果有保质期,卖不掉只能便宜处理,等烂在自己手里,就一文不值了,就算亏钱也要卖。能出手一些就少亏点。”李亨勤说。

【水果批发豪赌:一柜蓝莓净赚十来万】

不少水果批发商反映,包括车厘子在内的水果批发,行情和价格跌宕起伏,犹如过山车,卖得好坏更像一场赌博。

“一天一个价!不卖,干着急,一卖就亏,急得头大。”一名车厘子批发商告诉河南商报记者,“有一车货赚一两万的,也有一下子赔掉十来万元,甚至全军覆没的。行业内一车货赚一两万或者赔一两万最常见。”

特定的保鲜期、天气变幻带来的不可捉摸、中间商的人为操纵、价格的忽高忽低,均是导致水果批发大起大落的原因所在。

“这是一场赌博!上海是车厘子的一级批发市场,他们量大、客户群广,全国经销商都来这里进货,这就给了中间商可操作空间。等车厘子降到价格冰点时,一部分人使劲收回来囤货,过两天市场缺货时,一箱加个几十元出手,跟炒股一样!”一名不愿具名的商户告诉河南商报记者。

该商户举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案例。曾经其以130元收购价,屯了一柜蓝莓,隔了三四天以190元价格出手,净赚十几万元。

另外一个猕猴桃批发商,在原产地陕西眉县收购了一百多万斤猕猴桃,储存在当地冷库中,可以一直存放到来年。

她说,去年一斤猕猴桃采购价一斤在3元多,甚至优质的在田间地头的收购价就达到4元多;岂料今年猕猴桃行情巨变,一斤采购价降到了1.7元-2元。

“这是历史上最便宜的价格。存货的都慌着出手。”她说,自家还有八九十万斤猕猴桃存放在冷库里没有出手,不知未来行情咋样,只能硬着头皮赌一把,期望过一段时间价格能回升。

她还举了个例子,有一年“徐香”猕猴桃产地采购价一斤在2.7元、2.8元,到达批发商手中后根据质量进行筛选分级,优质的能卖到3元,有的却以2.5元销售,销售价还赶不上采购价,“只能是从价贵的折出来利润分摊到便宜货里,最后赔个人工钱。”

也正是因为不可捉摸和大起大落,水果批发才会如此迷人,吸引一拨一拨的商户入局进场,生出一幕幕跌宕起伏的创富故事。

(见习编辑 李英旋 张维一 编辑 吉倩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