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了国家的法律,却气得我浑身发抖

在很多人心里,德国人都是拘谨和死板的代表。

这也就导致德国人拍的喜剧片,可能是全世界喜剧片里最不好笑的。

但今天小妹不推荐喜剧片,咱们来聊一部德国剧情片——

《科林尼案》

Der Fall Collini

科林尼是一个年过半旬的老人。

他被指控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谋杀了某集团的董事长迈耶。

迈耶已经80多岁了,为人亲善和睦,还是著名的慈善家,于是这起案件马上在德国掀起了轩然大波。

按照警方描述,凶手是在敲开了迈耶的门之后,直接对着他的脑袋连开三枪,再对他的头部进行猛烈的踩踏,

致使他的头盖骨完全破裂,现场惨不忍睹。

其实这个案子人证物证确凿,庭审也不过是走走流程而已,再加上迈耶又是顶级富豪,天价律师团一定会向法官祈求最重的量刑。

换言之,凶手科林尼必死无疑。

但按照法律规定,政府还是为科林尼指派了一个辩护律师。

也就是本片的男主莱宁。

莱宁是土耳其裔的德国人,从小因为肤色被各种歧视,恰恰就是得到了迈耶的资助,才完成学业,最终当上了律师。

被要求对杀害自己恩人的凶手进行辩护,莱宁最初是抗拒且愤怒的。

然而,当他和凶手科林尼就案子进行常规交谈时,无论莱宁说什么,科林尼都是一言不发。

不仅如此,证人还表示,科林尼在杀死迈耶之后就径直走进酒店大堂,情绪非常冷静,甚至还告诉前台迈耶已经死了,让他们赶紧报警。

种种行为都表明,科林尼案一定有什么内情。

就好比小孩子偷钱,大人很愤怒。但如果小孩子好几天没吃饭了才去偷钱,大人似乎就没有那么愤怒了。

莱宁都说到这份上了,科林尼依旧无动于衷。

于是第一次庭审,原告和检方用各种严厉的措辞去形容科林尼的作案手段,怼得莱宁哑口无言。

不配合的嫌疑人莱宁见过,但这么着急求死的,莱宁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纵然他觉得作为一个辩护律师应该无条件站在被告这一侧,但科林尼的反应,让他根本无从下手。

就在莱宁已经决心让科林尼自生自灭时,一张在凶案现场找到的枪的照片让他发现了此案的案中案。

枪支很特殊,特殊到连警方都没有见过。

尽管他们认定枪支是科林尼蓄意谋杀的直接证据,但莱宁却在看到那把枪之后愣住了。

因为那把枪,他见过。

小时候被迈耶一家收养时,莱宁就曾耳闻过迈耶以前好像当过兵,偶然一次还在迈耶亲孙子的带领下,看到了迈耶的收藏。

其中就有那把枪。

但当时迈耶似乎非常生气,直接将两个人训斥了一顿,赶出了书房。

既然科林尼不愿意开口说话,莱宁决定自己调查。

果然,莱宁发现科林尼的父亲死于1944年的一次德军纳粹的报复屠杀事件中。

由于文件全部都是意大利文,又在意大利,莱宁只能请求法官延迟开庭时间。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意大利找到了一个关键性的证人。

在法庭上,证人说出了一个让众人都没有料到的陈年往事。

1944年,当时的游击队因为杀死了两名德军,于是遭到了德军长官的报复。

一赔十。

死一个纳粹,要十个平民去陪葬。

于是村庄里20个无辜的男人被拖到了广场上,当着全村人被集中扫射。

而下令进行屠杀的,正是迈耶!

当时他的手下随机挑选了19个男人,在差一个人的时候,一个小孩子闯了进去。

迈耶拉住小男孩,骗他去指认自己的父亲。

谁想小男孩刚指出爸爸,爸爸就被拉进了屠杀队伍,此时的迈耶竟然扭住小男孩的脸,强迫他观看自己的父亲被射杀。

迈耶在战后改了名字,还摇身一变成了慈善家,没人会去怀疑他曾经是一名屠杀平民的纳粹战犯!

而那个小男孩,就是如今被告席上的科林尼。

这个证词在法庭上引发了轩然大波,就连迈耶的家人也没有料到。

迈耶是一个战犯,科林尼的动机终于有了解释。

可是迈耶家族的律师早有准备,他反问莱宁,既然大家都说迈耶是战犯,可是法律在1968年宣布迈耶是无辜之人,你们知道吗?

从1944年犯下的罪行,他为什么过去了70年了才想起来报仇?

原来早在60年代,科林尼一家就曾向军事法庭对迈耶提起诉讼,可就在科林尼一家提起诉讼的4个月后,

德国通过了一项法案,《德雷尔法案》。

这个法案规定,如果在战争中犯下的罪行超过特定的诉讼时效,犯罪者将不能再被起诉。

换言之,迈耶竟然因为时效问题逃过了一劫,成为了一个逍遥法外的侥幸者。

科林尼一家四处奔走却一无所获,只能眼睁睁看着杀父仇人,那个沾满鲜血的恶魔,成为一个受人敬仰的大善人。

科林尼在对德国司法彻底失望之后,决定血债血偿。

但心力交瘁的姐姐却逼科林尼发誓在她死之前不要再去过问这件事,希望他能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可是科林尼没有忘记,他一刻都没有忘记。

又是几十个春夏秋冬,科林尼的姐姐在几个月前含恨去世,科林尼知道是时候去了结这件事了。

他冲进酒店,朝着迈耶的头上连开3枪,所有的愤恨和无奈都在那一刻得到了释放。

在杀死迈耶之后,他用沉默抗争着曾经的不公判决,决心求死。

可是莱宁却揭开了这个可怜男人的一生。

在看到法庭对当年特定时期产生的《德雷尔法案》的否认时,他第一次感谢了莱宁,因为正义并未消失。

然而就在法官宣判的那天凌晨,科林尼在监狱里自杀了。

他对莱宁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不是要报复,我是要正义。

不管法官怎么判决,但此时此刻这个结果在事实面前已经不重要了。

随着被告的死亡,这起震惊德国的杀人案就此结案。

安置科里尼的故乡,早已变成了一个旅游景点。

依然是那个广场,依然是那个地方,70多年前的血腥屠杀改变了这个男孩的命运。

而70后人们看似抚平了战争的伤痛,却不知战争并未彻底离开。

珍爱和平,它是人类永恒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