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的降本逻辑

本文大概

1629

读完共需

2

分钟

近日,马斯克带着美国式的“逗逼”,跳了一段尬舞,难延特斯拉股票大涨的喜悦。

在美国汽车史上,特斯拉绝对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因为它除了拥有创新能力、营销能力,还有产品和销量。

但对于中国汽车工业而言,上述这些综合实力,却难加持在一家企业的身上。

特斯拉近期股票大涨迎来利好,无疑来源于三方面因素:

1、位于中国上海的工厂正式启动Model Y项目,意味着特斯拉造“百姓”用得起的产品投放战略,将继续深化;

2、2Model Y将和Model 3共平台生产,未来随着产能和销量的持续走高,其将通过更低成本,收获更多利润,更好地回馈股东们;

3、特斯拉在中国建厂投产之后,将研发中心也搬到中国,这将极大程度开拓投资者们对庞大中国市场的“期许”,未来这块大蛋糕将给其带来多少收益,谁也不知道。

有意思的是,面对着美国人“顺风顺水”的生意经,中国一众零部件中小企业也显得格外激动。

因为他们也获利了。

这些企业股票随之高涨,原因均和特斯拉有关。

据悉,特斯拉涉及中国直接供应商企业21家,具体有长盈精密、旭升股份、沪电股份、东山精密、均胜电子、安洁科技、三花智控、东睦股份、质信电机、智慧能源、上海普天、中国联通、众业达、万马股份、国电南自、易事特、特锐德、科陆电子、科士达、中恒电气、奥特迅。

在21家直接供货的公司中,11家为充电桩设备及运营企业,占比一半以上。

为什么那么多充电桩运营企业?

因为这是2014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孵化的结果。

这同时也是中国中小企业的商业逻辑,哪里有政策、哪里有利润、哪里就有很多人闻风而至,扎堆分一杯羹,至于有没有研发能力,他们觉得并不重要。

但发展了这么多年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却呈现出核心研发能力不足,及配套原件及零部件跟不上,形成了中国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企业的通病。

商感君筛查了一下特斯拉供应商的重要程度,发现特斯拉核心一级供应商多来自欧美、日本等地,国内企业多作为二级供应商。例如,目前特斯拉的锂电池PACK制造商为日本松下,正极材料和隔膜供应商为日本住友化学,负极材料供应商为日本日立化学,电解液由日本三菱化学生产,而国内公司则主要覆盖中控系统、电池管理系统、自动驾驶系统、锂电池组和充电组件等产业链环节的供给。

据上述事实不难推断出,特斯拉并没有那么看好中国的零部件供应商,要不然也不会用那么多欧美及日系供应商。

但要在中国市场深耕,就必须使用中国零部件供应商,似乎也成了入驻中国市场的“潜规则”。此前,美国彭博社发表了一篇《特斯拉据悉与宁德时代就电池订单进行磋商》(以下简称“磋商”)的报道引发关注的背后,或许也正是一个佐证。该“磋商”中提及的“特斯拉正在与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谈判,希望向其采购充电电池,为特斯拉在中国上海工厂开始组装的Model3汽车提供动力。”

事实上,到底谁更期盼跟谁合作只是文字游戏,未来特斯拉在中国的发展,或将真的要更仰仗宁德时代这样的供应商。因为它无论产品质量好与坏,特斯拉与其联手至少可以获得两个好处:1、持续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获得更优惠的拿地及相关配套政策,用于扩充产能、研发及充电设施;2、使得后续的产品成本不断走低,进而在中国存量市场中,获得更强的产品竞争力,毕竟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从2020年开始外资品牌们就纷纷推出新品。

随着各大品牌的纷纷入局,该市场的竞争压力可想而知。特斯拉对当前国产Model3已有30%零部件国产化并不满意,它为自己设定的目标是,2020年7月车身零部件国产化率达到80%,年底达到100%。这应该也是其为Model Y设定的中国国产化目标。

按照兴业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制造的Model3的毛利率显著高于在美国生产的Model3,中国制造的Model3的生产成本比美版低20%-28%。据兴业证券预测,国产Model3具备27%-34%的降价空间。这意味着,特斯拉将持续通过与中国零部件企业联合,通过更低成本的供应链逐步推进本土化,以求步步紧逼实现产品成本下降。未来2-3年,上海工厂的产能规划,在50万辆/年,但不应忘记的是无论美国还是中国政府,给其补贴优惠的政策期限均已将至,这或许才是促使其拼命降本的重要推手。

注:

图片来自商感君及官方!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聚焦不一样的深度财经观

认知案例|读懂汽车 | 解析商业

微信ID:Shangganjun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