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的孩子家长们快放下手机,给孩子有质量的陪伴

很多家长都明白,陪伴孩子成长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并重。但也有一些家长狭隘地认为,教育孩子是学校和老师的责任,甚至寄希望于补习班,自己却当起了“甩手掌柜”,即便陪伴,也是边陪边玩手机的低质量“陪伴”。

家长如何看待陪伴?本报做了个网络问卷调查发现:50个受访者中大部分家长认为放下手机陪孩子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但是几乎一半调查对象因为玩手机的自制力一般,在回答是否能够坚持不看手机陪孩子时谨慎地选择了试试看。对此,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汪鸿华坦言,选择试试看的家长几乎做不到完全放下手机有质量地陪伴孩子。

怎么陪孩子?家长这样做

梁梦婷是一位全职妈妈,她的孩子胡家齐还在上幼儿园,作业量很少,陪孩子写作业时她会不会玩手机?梁梦婷略显不好意思地说:“原来陪小孩写作业的时候我也会玩手机,但是有一次,我儿子看到我玩手机很生气,他对我说,‘妈妈你怎么还玩手机,不看着我写作业?’我当时想想确实是,孩子做作业,我在一边玩手机对他影响也挺大的,得给他做个好榜样。”身教重于言传,自从那以后,梁梦婷陪孩子写作业就再也没玩过手机。“家长真的是孩子最重要的老师,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能影响他,毕竟家长的行为直接影响到孩子以后的行为,要把好的习惯带给孩子。”梁梦婷说。

冯承安是李思颖眼中的好孩子,乖巧又懂事,放学回到家会自觉写作业,而李思颖也偶尔会在旁边陪儿子。儿子做完后会把作业给她检查,如果她在忙,儿子就会把作业放在一旁等她有空再来检查,李思颖说:“这是我跟他之间说好的约定。”写完了作业,儿子会跟她商量玩游戏的时间,如果儿子学习态度够认真的话,她会让他多玩一会游戏。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得益于李思颖平时的家庭教育,她更多的是以鼓励为主,并尊重孩子,耐心地与他沟通,引导他怎么做。她心里很清楚,不能以分数高低为标准去评判孩子,要关注孩子的品德和态度。

在陪伴方面,这两位妈妈都做得不错,但也需要家人的配合。黄女士告诉记者,自己不会当孩子面玩手机,但其爱人是“手游重度爱好者”,会忍不住在孩子面前玩手机。曾经有一次,两岁多的小女儿被爸爸带着看抖音,结果第二天女儿起床第一句话就是“我要看抖音”。所以,当爱人在孩子面前玩手机时,黄女士都会阻止。

上初一的启启很迷恋手机游戏,在家写完作业后,家长就放任他玩手机,手机游戏成为他唯一的爱好,也让他变成了“周末小宅男”。大人认为,他作业写完了就能玩手机,只要安全地呆在家里不乱跑就行,也不管作业的质量如何,因为初中的知识他们看不懂,也教不来,即便晚上监督他写作业,家长也是一直埋头玩手机,偶尔抬头看到他不认真就训斥。记者问启启的父亲,能在儿子面前控制自己不玩手机吗?他明确表示做不到,监督儿子写作业时不玩手机还能干什么?儿子的作业他又教不来。

有些家长即便能够做到陪孩子时不玩手机,但是为了让孩子听话,把手机等电子产品当做哄娃的神器。某天中午,记者到学校采访时碰到了一位家长正在学校大门外喂孩子吃饭,孩子坐在板凳上,拿着手机玩,眼睛一刻也不离手机屏幕,张口吃饭的时候,孩子眼皮子都不抬一下。而家长端着饭碗拿着勺子或蹲或站,时刻准备精准地把饭喂到孩子口里。

怎么玩手机?老师这样说

陪孩子写作业时不玩手机还能干什么?“可以看书!”汪鸿华给出了答案。汪鸿华是梨树园小学党支部书记,长期从事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她说,她能理解家长为什么做不到放下手机陪伴孩子,因为有很多人把工作和生活混淆在一起,没有划分清晰的界限,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惯性思维,即便下班回家了,也总惦记着手机里有没有重要的信息漏看了,自己是不是错过了精彩的内容等等,如果长时间没看手机,就会产生焦虑感。

汪鸿华说:“其实我们说的陪伴孩子不是指时刻的陪伴,而是在孩子需要帮助时及时回应。”即便是写作业,也不需要时刻陪伴,低年级的孩子理解能力有限,可能需要家长多一点时间陪伴和辅导,但随着孩子的成长,他们有能力独立完成作业的时候,是不希望有个人一直坐在身边“监督”。

但手机也不是洪水猛兽,使用得当,它不会成为家长与孩子之间的障碍,甚至可以成为家长与孩子沟通的方式,毕竟现在网络交际方式已变得不可或缺。

汪鸿华说,她遇到过一个典型的心理辅导案例,孩子已经读高中,但是家教严格,父母从小就禁止他玩手机,因为没有接触过手机和网络,同学评价他单纯、幼稚,这让他很自卑和失落。同样,晓霞刚上初中的女儿提出购买手机的要求时,她挺为难,买了怕女儿沉迷手机,不买的话,女儿又说班上很多同学有手机,他们用QQ聊天、娱乐,自己都快和同学没有共同话题了。

汪女士是一名小学教师,她告诉记者:“关于家长陪孩子写作业也要因人而异,孩子实在很不自觉,那家长只能加强自我控制,给孩子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但我女儿在独立完成作业这方面还是很自觉的,她写作业,我做自己的事情,有时候我忙完了,孩子还在做练习,我就会看看手机、听听歌、看看抖音。”基于女儿的自觉能力,汪女士给她买了ipad和手机,空闲时女儿也会刷抖音、聊微信,或者看动画片和电影。

从一名老师的角度,汪女士又是如何看待孩子玩手机这个问题?她说:“在校期间应该完全禁止手机,但放学后自觉性较好的学生玩玩手机也没什么,关键要看家长怎么引导,比如家长和学生可以定一个规矩共同遵守,相互监督,家庭教育做到位的话更利于孩子对规则的遵守与敬畏,不可过多依赖老师和学校,具体的操作与监督还是需要家长在家的言传身教。”

放下手机去做更有价值的事

放下手机就焦虑的家长怎么办?汪鸿华建议家长可以循序渐进地自我控制玩手机的时间,比如今天拿出半个小时陪孩子做点其他的事情,明天再增加一点时间……有志者事竟成。下班后回到家,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比孩子重要?假如单位有重要的工作需要你,微信不回的话,也会电话通知,无须自己时刻盯着手机看。不玩手机,给自己的孩子做一个好榜样,给孩子一份有质量的陪伴。

那离开手机的孩子该玩什么?可以做的事情就多了,各家有各家的做法。从问卷调查结果以及采访情况来看,很多家长还是很认可陪伴的重要性,也明白自己玩手机对孩子的影响很大,家长尝试引导孩子正确使用手机,或是让孩子参加各种课外活动,减少孩子对手机的依赖性。

“她特别兴奋,谢谢你们给孩子们带来了快乐,带来了永恒的记忆。”本报小记者研学中心组织的环保拓展活动结束后,晚报小记者冯晨昕的家长向记者发来感谢的话。那次活动中,冯晨昕与其他63名小记者到农村拔萝卜,参加拓展活动,度过了不寻常的一天,精彩的活动让冯晨昕兴奋又难忘,她把当天的活动用文字记录下来,感叹道:“这次活动真有趣,同时,也让我明白了,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坚持到底,不要轻易放弃。”

正如这位小记者说的,小记者活动不只是单纯地游玩、开阔眼界、锻炼胆识,最重要的是他们在收获快乐的同时,也收获了知识和人生感悟。而家长们也懂得在众多电子产品包围下成长的孩子们,更需要去户外接受“精神的洗礼”。

“让孩子当小记者,就是为了让他有更多的机会接触课本外的世界,省得窝在家里,不是看电视,就是玩手机。”这是几乎所有家长在为孩子报名参加小记者时的初衷。所以,不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每到周末有小记者活动,家长们都乐意把孩子送来参加。

除了媒体的努力,很多公益组织也在尝试帮助孩子放下手机,快乐成长,爱心志愿者协会的快乐瓷娃公益项目如此做,一路阳光志愿者协会运行的壹乐园儿童服务站也如此。基于留守儿童和城市流动人员子女课余生活单调,容易沉迷手机等电子产品,儿童服务站优先考虑这一类人群,该协会会长王剑华说,他从壹基金承接这个项目后,没有完全按照对方的要求来做,而是稍作修改,周一至周五的中午和下午放学期间主要开展课业辅导的志愿服务,为家长解忧的同时,培养孩子良好的学习习惯,周末两天则开展各类活动,丰富孩子的课余生活,让他们远离手机和电视机,降低他们对电子产品的依赖性。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公益组织正在努力扮演着“陪伴”的角色,并且煞费苦心地提高陪伴的质量,替父母弥补孩子的情感缺失。公益组织尚且如此,作为孩子的父母,更应给予孩子一份有质量的陪伴。

本期编辑:张贝

采写:记者 王湘琴、罗虹、陶陈

校对:洪霞

审核:陈俊绮 傅东锋 封卫闽

看完文章,顺手点个在看呗!

宣传、推广找

秀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