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首批中小学特级校长,到底“特”在哪?

近日,北京市教委印发通知,全市93名校长获评首批北京市中小学特级校长(名单见文尾)。此次正式实施校长职级制,将进一步加强中小学校长队伍建设,拓展校长职业发展空间,促进校长专业化发展,建立“教育家办学”的激励机制和政策导向。

校长职级制实施后,还意味着一系列教育改革举措随之走向深入。北京市教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北京将进一步实行中小学校长任期目标管理制度,完善中小学校长年度和任期目标考核评价制度,建立中小学校长绩效工资制度,健全和完善中小学校长奖惩机制,建立中小学特级校长流动制度,健全中小学校长培训制度等。

1

中小学特级校长如何评出

北京首批中小学特级校长名单正式公布前,经过市区两级遴选,历经半年。

据介绍,参与中小学特级校长评审的中小学校长,包括北京市全日制中小学校(含特教学校和工读学校、大学附中附小和民办中小学校)、幼儿园(含其他性质公办园和民办园)、职业高中学校中在职在岗的正职校(园)长(含党组织书记)。

根据《关于北京市推行中小学校长职级制度的实施意见(试行)》,校长职级设置特级、高级、中级、初级四级,特级、高级、中级、初级校长结构比例控制为0.5:4:4.5:1。市教委把握全市合理结构比例的调控,结合区域教育事业发展和校长专业发展实际下达特级校长推荐指标。各区委教育工委、区教委按照中小学特级校长推荐指标数推荐中小学特级校长候选人。

在海淀区,记者了解到,该区根据《北京市中小学校长职级评价指标体系与评定标准》,精心组建了评审专家组。这些来自北京教育学院、北京市教育党校、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等高校的专家学者在校长培训、党组织建设方面颇有建树,其中有些专家更直接参与了《北京市中小学校长职级评价指标体系与评定标准》的起草。“评委中的其他成员则来自海淀区和兄弟区退休名校长。评审当日,根据材料评审、答辩情况对申报者讨论排序,并由评审委员会投票决定结果,确保了评审认定工作公平、公正、公开,具有令人信服的效度与信度。”

北京市教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在此次评定工作中,全市中小学幼儿园3700余名书记校长正职均纳入此次遴选范围。第一阶段经过区级遴选,共有138名书记校长进入候选。第二阶段,经市委教育工委市教委组织专家组现场答辩,最终北京市崇文小学校长白淑兰等93名在首都基础教育领域贡献突出的校长、书记最终入选。

其实,向前追溯,北京校长职级制的推行已酝酿多年。早在2011年,《北京市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就明确提出,要“建立校长任职资格制度和职级制度”。2013年,教育部印发的《义务教育学校校长专业标准》《中小学校领导人员管理暂行办法》等一系列重要文件,更进一步体现了中小学校长的专业化的导向。自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以来,北京市对于推行中小学校长职级制的研究和讨论更趋热烈,促进中小学校长走专业化发展道路,推动“教育家办学”的理念已经在首都教育领域深入人心。

2

中小学特级校长”特“在何处

《中共北京市委教育工作委员会 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关于开展2019年中小学校长职级评审和认定工作的通知》显示,申报中小学特级校长,一般应具有两所及以上学校工作经历,或一般应承担学区化、集团化、名校办分校等辐射带动两所及以上学校任务。农村学校校长参评各职级校长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

此外,《通知》还指出,评定中小学特级校长,除具备相应资格条件外,还须政治素养高、理论功底深、人格魅力强,有一套先进的教育理念、教育科研水平领先、学校管理成效卓著,并在全市乃至全国具有较高知名度和影响力,具有服务国家、人民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具有宽广的胸怀、高尚的情怀,在推动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发展素质教育、推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等方面发挥辐射引领作用。

“评选特级校长与评选特级教师不同,这不是一次职称评定,我们把这次遴选看作是全市教育改革方向的一次校准,旨在推动首都教育治理体系现代化,选出站在一线奋力向前的排头兵。”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李奕表示,“本次遴选突出考察书记校长加强党对教育的全面领导的落实,突出考察书记校长推动立德树人的理念做法,突出考察书记校长推动首都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实际贡献。”

在现场答辩举行时,记者就注意到,这样的遴选标准直接体现在考题中。东城区特殊教育学校校长周晔抽到的考题是“如何加强干部教师队伍建设”和“如何理解在大中小学开设思想政治课”。北大附小校长尹超抽到的题目是“学校师德师风建设的理念做法”和“如何利用信息化提升学校办学品质”。尹超说:“评委们考察得很细,不管是简答题还是论述题,不光是谈理念,更多是在考察校长有没有从制度建设、队伍建设、评价标准以及具体方式方法等方面把工作落在实处。”

密云第二小学校长王长华抽到的考题是“如何提升学校文化品质和学校文化建设”和“你认为心中的校长应该具备哪些素质”。王长华认为,校长职级制的实施肯定了校长在教育教学中的地位,有利于校长办学思想、办学理念和举措能推广、延伸,对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有促进作用。

在专家评委的工作手册上,候选校长的岗位作用和改革贡献是加分项。

在首批中小学特级校长名单正式公布后,记者注意到,集团校校长成为其中规模最大的群体。同时,中小学特级校长以“人”为评选对象,而非以“学校”论英雄,一些知名中小学的校长并未在此次评定中入选特级校长。

李奕指出,特级校长“特”在哪儿?

一是水平够”特“,能力过硬——体现在率先落实全面加强党的领导,率先垂范做好树牢“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体现在高质量高标准践行“四有”好老师、“四个引路人”、“四个相统一”上;体现在对学校的治理水平、教育教学的理解力以及课程建设水平等方面。

第二个是作用够“特”——体现在作用的发挥,要在落实教育大会提出的教育是“国之大计、党之大计”过程中发挥出重要和特殊的支撑作用,在全面实现小康目标,办好人民满意教育中切实起到风向标、引领者的作用;要在落实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方面发挥引领作用,要特别关注在推进教育教学改革、招生考试制度改革过程中学生的实际获得,特别关注切实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提高教育效能,实现高质量发展。

3

校长职级制将为教育发展带来什么

促进教育资源进一步实现均衡发展,是北京推行中小学校长职级制的题中之义。北京市教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北京将建立中小学特级校长流动制。引导优秀校长从中心城区向郊区学校,从优质学校向一般学校流动。

文件显示,北京设置了不超过20%特级校长指标作为校长流动专项指标,经过评审认定后直接到本区对口合作交流的郊区学校、农村学校(乡村和镇区学校)或新建学校支援工作,须全职流动到郊区、农村学校工作3年。

刘可钦,中关村三小校长,数学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1981年开始参加工作,已经在基础教育领域辛勤工作了38年。在刘可钦看来,推行校长职级制改革,有利于打破“官本位”思想,让校长职位回归专业属性,进一步优化了校长想干事、能干事的环境,营造有利于专家型、教育家型校长成长的氛围。“此次改革的导向就是促进校长向教育家办学、专业型校长治校的方向转变,也就是说要建立教育家办学的激励机制,让懂教育的人来办学,按照教育规律来办学。”刘可钦说。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教师研究中心主任鱼霞长期从事教师与校长专业发展研究,2013年就承担了市教委委托的“北京市中小学校长职级研究”工作,他们的研究团队参与了北京市校长职级制的标准的研制。

在鱼霞看来,职级制是校长专业发展的一个“指路标”,也可以是校长不同的专业发展阶段应该努力的方向和基本要求。校长未来的考核评估,职级制可以作为一个评估的标准。同时,针对不同阶段、不同职级的校长,职级制可以成为未来校长培养的规划和培训的指南。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指出,职级制是为了专业化和教育家办学,现在全国各地通用的校长行政级别制是把校长放在某一个行政级别里面,而一旦校长有了职级,那么他在哪个学校都是这个职级,在哪个岗位也都是这个职级,这个职级是不变的。

“职级制的评定,主要依据校长的业绩,跟校长的理论水平、办学实践、专业水平等都有关。”储朝晖说道。在他看来,职级制的实施对于推动教育均衡、推动更多的优秀校长到乡村、基层,是有积极意义的。同时,职级制也是对于校长行政化倾向的一种改变,但是能不能彻底改变,还是跟整个大的体系是直接相关的。

“北京市推行中小学校长职级制,既有客观需求,又有实践基础。校长职级制评审将成为加强首都中小学校长、书记队伍建设的重要契机,为推动首都教育现代化的实现提供人才支持。”北京教育学院教育管理与心理学院(校长学院)院长胡淑云表示。

“实施中小学校长职级制是新时代首都基础教育在干部人事管理上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方面一次全新的尝试和探索,是落实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高质量发展、提高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要求,对干部队伍建设治理体系的是一次重大的改革,是推进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重要抓手,选配出落实为‘国之大计、党之大计,以立德树人为教育根本任务的’合格守护者的一次生动实践。”李奕表示,未来北京将努力为发挥中小学特级校长的示范引领作用搭建平台,要让中小学特级校长成为遍布在本区域广袤的教育沃土中为干部、教师和学生提供能量的“发电站”和引领正确方向的“风向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