碑帖欣赏:宋 米芾 书帖六帧

米芾《公议帖》

米芾《公议帖》,又称《长至帖》,纸本,行书,

纵33.3厘米,横42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芾顿首再拜。长至,伏愿制置发运左司学士,主公议于清朝,振斯文于来世,弥缝大业,继古名臣。芾不胜瞻颂之至。芾顿首再拜。

————————————————————

《与苏东坡对书》

宋代米芾行书欣赏《与苏东坡对书》高清墨迹

苏轼年长米芾十五岁。米芾《画史》有言曰:“吾自湖南从事过黄州,初见公(苏轼)酒酣曰:‘君贴此纸壁上’。观音纸也,即起作两竹枝、一枯树、一怪石见与。后晋卿借去不还。”《独醒杂志》云:“元丰中过黄州,识苏子瞻,皆不执弟子礼特敬前辈而已”。

《跋米帖》:“米元章元丰中谒东坡于黄冈,承其余论,始专学晋人,其书大进。”

魏平柱《米芾年谱简编》云:“米芾到黄州拜访苏轼无疑,但是,均未言何年、月、日。”因此,研究者有三说:(一)元丰四年说。(二)元丰五年说。朱靖华《苏轼简明年谱》于元丰五年下云:“米芾、董钺、绵竹道士杨世昌等来访雪堂。”王文诰《苏文公诗编注集总案》谓米芾来黄州访苏轼在元丰五年三月。(三)元丰七年说。翁方纲《米海岳年谱》引温革叔皮《跋米帖》,系米芾访东坡于元丰七年甲子。魏平柱《米芾年谱简编》:“三说中以元丰七年说最为不确。东坡晚年(建中靖国元年)有‘恨二十年知元章不尽’之语,如元丰七年初识,则相差三年。元丰四年虽恰为二十年,然雪堂未建,米芾访雪堂则为虚。”故元丰五年之说较可信。

————————————————————

《满庭芳·咏茶》

米芾书法欣赏自作诗词《满庭芳·咏茶》

释文:雅燕飞觞,清谈挥麈,使君高会群贤。密云双凤,初破缕金团。窗外炉烟自动,开瓶试、一品香泉。轻涛起,香生玉乳,雪溅紫瓯圆。娇鬟,宜美盼,双擎翠袖,稳步红莲。座中客翻愁,酒醒歌阑。点上纱笼画烛,花骢弄、月影当轩。频相顾,馀欢未尽,欲去且留连。

——————————————————————

钟山帖

释文:钟山石侧数字在宝公塔下,未曾刻了,告顺旨。

————————————————————

《与魏泰唱和诗帖》

《与魏泰唱和诗帖》疑为摹本,纸本,

纵26厘米,横102.5厘米。香港王氏藏。

释文:寄米元章。魏泰。绿野风回草偃波,方塘疏雨净倾荷。几年萧寺书红叶,一日山阴换白鹅。湘浦昔同要月醉,泂湖还忆扣舷歌。缁衣化尽故山去,白发相思一陪多。次韵。米芾。山椒卜筑瞰江波,千里常怀楚制荷。旧怜俊气闲羁马,老厌奴书不玩鹅。真逸岂因明主弃,圣时长和野民歌。一自扣舷惊夏统,洛川云物至今多。泰,襄阳人,能诗,名振江汉,不仕宦。昨入都久留,回山之日,芾始及都门,故人不及见。寄此诗,乃和。故与王平甫并为诗豪。

————————————————————

致希声吾英友尺牍

约书于元祐七年(1092)。行书。纸本。信札及七绝诗各一。凡九行,共六十一字

。纵29.5厘米,横31.5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致希声吾英友尺牍(竹前槐后诗卷)(非才当剧帖)。

米芾刚任雍丘县令,立即写信给居住在汴京(河南开封)的友人黎錞,报告升迁的喜讯。书信的开头提到:「非才当剧」(我不是人才却担当大任)这句话,透露出米芾第一次出任地方行政首长,戒慎恐惧的心情。然而,在诗中米芾也回忆起数年前与朋友相聚,共游山川、玩赏文物,或是雅集盛筵的欢乐情景。这种闲适自得的心情,与即将接踵而至的繁忙政事,形成强烈的对比。米芾初任雍丘县令,也曾有一段短暂悠闲的日子。苏轼由扬州(江苏扬州)返京,途经雍丘,受到米芾盛情的款待,席间米芾不仅以佳肴美酒宴客,也备有文房四宝,他与苏轼两人较量书艺高下,用纸三百幅,这是两位艺术家认识以来,超水平的一次即席演出。

释文

芾非才当剧,咫尺音敬缺然。比想庆侍,为道增胜。小诗因以奉寄。希声吾英友。芾上。竹前槐后午阴环(改繁),壶领华胥屡往还。雅兴欲为十客具,人和端使一身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