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之赋予大云山深厚的历史底蕴

电影剧照

本文作者:陈胜乔

第一次知道“王夫之”这个名字,是在读高中的时候。记得历史书上有这么一句话:王夫之,字而农,号姜斋,世称船山先生,与顾炎武、黄宗羲并称明末清初三大思想家。

因为当时读书只为考试,不求甚解,以致考试过后甚少印象。直到上大学后,有一次学校请著名学者唐浩明来校讲座,唐先生介绍他写成名作《曾国藩》小说背后的故事,我才知道曾国藩以一介书生平定洪杨之乱,建立不世之功,原来是受了王夫之思想的影响。

唐先生还特意讲到,曾国藩率领湘军打下天京(南京)后,专门成立书局刊刻王夫之的遗作,传播他的“经世致用”思想主张,对包括毛泽东、孙中山、蔡锷等人造成影响。

至此,曾经在我脑海里模糊的王夫之,清晰起来。

王夫之是湖南衡阳人,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九月初一(10月7日)子时生于衡阳市城南回雁峰。王夫之出生时,其父王朝聘50岁,母谭氏47岁,可能是继承了父母的成熟基因,王夫之从小早慧,13岁考中秀才,23岁考中举人。要不是生于明末乱世,王夫之极可能成为张居正那样的显赫人物。然而明末李自成起义和满清铁骑入关,击碎了他的梦想。在经历国破家亡,举兵抗清、辅佐南明政权均告失败后,王夫之无奈潜伏荒山野林著书立说,成为当时不出世的思想大家。

王夫之公认是百科全书式的哲人,一生著书立说八百余万言,研究领域包括天文、历法、数学、地学,专精于经、史、文学,被学界称为东方黑格尔,其最杰出的思想是“经世致用”。他所提出的“公天下 ”,“趋时更新、与时偕行”,“道莫盛于趋时”,“宁为无定之言,不敢执一以贼道”,“不以一人疑天下,不以天下私一人”等思想主张振聋发聩,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他去世一百多年后,曾国藩采用他的思想平定洪杨之乱;两百多年后,孙中山、毛泽东受他思想的影响,提出“天下为公”、“人民当家作主”等主张。

王夫之的家乡衡阳城南回雁峰、包括他晚年隐居写作的石船山,离我的老家邵东县不远。以前我没有想到,王夫之生前曾在邵东呆过很长时间,特别是他与邵东最南边的大云山结下不解之缘。

邵东县大云山 / 作者:云山摄客

据史料记载:清顺治8~11年(1651~1654),王夫之抗清失败后,从广西脱险返回衡阳老家,与大哥王介之隐居耶姜山(如今的大云山),历时3载。他曾与山上妙峰庵不少僧徒都有交往,作《广明大师(黄将军)小传》,访茹孽大师、万峰韬长老等。他对玄奘的法相宗特别欣赏,写了《三藏法师八识规矩赞》和《相宗络索》,对佛学既有批判,又有吸取。

在满清政权稳固、抗清复明无望后,王夫之在石船山隐居写作,又多次到大云山登高抒怀、访友寻道,还特意写了一篇散文《小云山记》(“小云山”实为“大云山”中的一座山峰)记述云山景色和登山心情,文末特别指出,“予自甲辰始游(甲辰:指康熙三年(1664)),嗣后岁一登之,不倦。友人刘近鲁,居其下,有高阁藏书六千余卷,导予游者。”

弥足珍贵的是,王夫之还写了一首《大云山歌》,以书法作品存世。他的墨迹传世稀少,《大云山歌》书风神清气舒,可谓难得珍品。

王夫之《大云山歌》

据说王夫之曾在邵东秘密授徒,培养了多名弟子,其中有一个曾荷霞是团山人,考中了进士。曾氏在团山镇太平山下石山岭修建了一座豪宅大院,名唤荷霞堂。据传他还到过邵东九龙岭多次,与车万育等人谈经论道,交流学问。

对王夫之而言,大云山是他隐匿安身之山,这里的巍巍高山、莽莽林海、清风明月,还有志同道合的友人,使他远离清廷的迫害,使他疲惫的身心得到憩息,汲取日月山川的正气。

可以想象,月朗星稀的夜晚,大云山上,苍穹之下,伟大的思想家面对清风明月,长啸“清风有意难留我,明月无心自照人”,坚定“六经责我开生面,我自从天乞活埋”的信念,埋头写作皇皇巨著。

滕王天下阁,岳阳天下楼。王勃、范仲淹的斐然笔墨成就了滕王阁、岳阳楼天下名阁名楼的地位,王夫之写作的《小云山记》《大云山歌》同样为传世佳作,赋予大云山深厚的历史底蕴。

附:【乡土天下】坚持独立、理性,心存善良和敬畏,用朴实的语言阐述乡土历史文化。长期坚持原创不容易,如果文章引起共鸣,敬请大家留言并分享,以鼓励作者继续写作。

作者简介:陈胜乔,湖南邵东人。做过专业财经杂志记者、报纸主编。现在南粤某著名企业工作。专注乡土写作,冀望以绵薄之力推介家乡的历史地理人文故事。

主编:陈胜乔 编校:文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