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大潮逆行的身影越来越多,只要能团圆奔波就不是负担

还有不到一周就是春节了,节前春运接近高峰。与往常一样的是,那些在一二线城市打拼的游子,挤上了回家的春运列车回到家乡。但这些年与过去不同的是,春运大潮中的逆行身影越来越常见,人们从老家向着大城市、向着子女工作的地方“反向”前行。

铁路方面的数据显示,春运反向客流已经连续四年增长,年均增幅9%左右,广州、北京、重庆、上海、成都、深圳、武汉等城市,是“反向过年”人数最多的目的地。反向春运中,有哪些变化在发生,他们的路上,又有哪些暖心的服务?

只要能和子女团圆,奔波不是负担

相对于春节前北上广深等大城市去往各地的车票一票难求的情况,这一时间段反方向从中小城市前往大城市过年的车票供大于求。吉林、黑龙江等地的多位游子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今年,父母要来他们工作的城市过年了。

游子1:“我都工作八年了,从事的是服务行业,每到年底的时候都比较忙,想回家也很不容易,车票和机票都比较难买,而且回家的话还需要倒两次车。所以今年,为了能和我一起过年,爸爸妈妈从家里到我这边来过年。”

游子2:“我在北京做程序员的工作好多年了,大年三十火车票实在是太难买了,基本买不到,提前走肯定不可能,只能在这边过年,父母来北京陪我过年票还相对好买,回去的票也好买,但说实在话,有点折腾他们两个老人家。”

到子女工作的地方过年,在这群“最爱你的人”眼里,“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只要能和子女团圆,这样的奔波并不是负担。

黑龙江的郭先生:“姑娘在深圳上班,我和孩儿她妈今年决定去深圳陪孩子过年,前两年都是孩子春节期间往回折腾,春运的票也难买。本来孩子就没几天假,在路上就耽误好几天,今年我们决定去陪孩子过年,我们在家也没什么事,等春运过了不那么忙的时候我们再回来,虽然在路上可能也挺折腾,但是能看到姑娘,过年了心里也挺高兴。”

铁路部门:

鼓励“反向春运”,加强客服保障

越发成为潮流的“反向过年”不仅为家人团圆提供了新的选择,也缓解了铁路部门单向客流高峰的运力压力。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去年年底发布的《关于全力做好2020年春运工作的意见》中提到,铁路要进一步强化12306网站技术防控,发挥候补购票等有效手段,维护公平的网络购票秩序,做好电子客票试点推广等工作,推行回空方向列车票价优惠措施,鼓励“反向春运”。

广铁集团客运部工作人员介绍,今年铁路部门为鼓励“反向春运”还出台了相应的优惠措施。

工作人员:“春运期间广铁集团对部分非传统热门方向,共计27趟长途列车采取票价打折的优惠,最高折扣可至5.5折。旅客可以通过12306官方网站和手机APP订购打折车票,系统将自动对车票实行相应的折扣。”

贵阳北站值班站长刘岚表示,今年春运开始以来,“反向春运”确实有效提高了春运期间反向列车乘坐率。贵州铁路此次实行打折的10趟动车组列车,均为春运期间增开的反向客流列车,以贵阳至广州为例,D4707次、D4935次票价平均为6.5折,二等票正常票价为317元,折后206元;一等票正常票价需508元,折后330元。同时,针对反向客流列车老年人较多的特点,铁路部门也着重加强了客服保障,确保旅客平安过年。

刘岚:“反向春运服务对象大部分是老年人和小孩儿,他们对如何进站、如何取票、还有刷脸进站等不是特别熟悉,可能还会坐反车、认错路,我们安排了春运志愿者和工作人员,为这些重点旅客提供贴心的宣传提示和引导服务,确保旅客能够高高兴兴地出门,平平安安地回家。”

广州客运段京广车队第六包乘组列车长王刚说,今年是自己在铁路工作的第22年,由于工作的原因,全家人在春节期间过个团圆年成了奢侈的愿望。今年他的父母也加入了“反向过年”的大部队。

王刚:“父母在山东,坐火车来广州陪我过春节,但是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初二才下班,还是不能陪父母过除夕。”

据统计,接父母到自己奋斗的城市过年,这一群体的人数近两年来保持了平均30%的增幅。毕竟,对于期盼团圆的人来说,正向反向都是家的方向。

总台央广记者:李行健

新媒体编辑:高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