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商私售房屋120套涉侵吞上亿国有资产 国企前董事长举报前夕被抓

因怀疑恒晟房地产存在违规销售等账务问题,盱眙国联集团董事长桂军要求盱眙县审计局对项目的账目及销售情况进行审计。但就在《专项审计报告》即将公布前夕,桂军却因挪用公款被调查。随后,桂军犯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缓期两年执行。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上游新闻和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自2019年8月起,江苏省盱眙县国有联合资产经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盱眙国联集团)前董事长桂军,在网络上实名举报江苏淮安市恒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称恒晟房地产)私自销售两公司集体开发楼盘房屋120套,侵吞国有资产上亿元,这在当地闹得沸沸扬扬。

“已经立案很久了,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除国有资产损失外,小区业主办产权证困难重重。”桂军对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表示。1月18日,上游新闻记者在江苏盱眙县公安局了解到,目前针对恒晟房地产侵吞国有资产的举报仍在调查中,并且检察机关已提前介入。

▲1月13日,盱眙县中央御景园小区已基本完成交付,大部分业主已入住。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审计报告称楼盘网签违规

今年45岁的桂军,在江苏盱眙县小有名气,从年轻国家干部到盱眙国联集团董事长,桂军的仕途一直顺风顺水。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盱眙国联集团成立于2016年12月19日,为国有独资公司,前身为淮安市盱眙城市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公司股东为盱眙县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公司主要业务范围是根据政府授权,经营国有资产的产权管理;国有资本运营;房地产开发;城区基础设施配套建设。

桂军介绍,他在任期间最主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开发了中央御景园商住房项目。据2015年盱眙县审计局《专项审计报告》初稿显示,2008年3月20日,盱眙县城市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现国联集团)与盱眙县国土资源局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约定出让宗地面积136亩,出让价款为7350万元,其中住宅123757.23平方米,商铺28801.16平方米。

2009年9月30日,国联集团与恒晟房地产签订《合作开发房地产协议》,合作开发中央御景园项目。其中,国联集团占股70%,恒晟房地产占股30%;恒晟房地产负责项目全部建设资金。该协议对拆迁补偿、费用支出及核算,以及后期销售、盈利分成、交房时间等作出详细约定。

“实际上,从小区未交付开始,就出现了恒晟房地产违规私自销售的情况,导致很多业主拿不到房,只能通过市长热线和网络维权。当时我还在任董事长,找恒晟房地产谈过多次,但因为对方原因,一直没能彻底解决。”桂军说。

据2015年盱眙县审计局《专项审计报告》初稿显示,截至2015年4月30日,中央御景园共网签销售814套房。但审计部门对存量房情况进行实地盘点,发现已经入住或正在装修的23套房屋并未办理网签手续,且部分已网签销售的房产,购房者所欠首付款等未及时办理房款入账手续。

桂军表示,涉及以上两个问题的房屋共计120套。另外,还存在大量资金被存入恒晟房地产董事长殷某飞个人及恒晟房地产公司账户,而非按照合同规定打入国联集团账户。

▲盱眙国联集团前董事长桂军,网络举报恒晟房地产侵吞国有资产上亿元。网页截图

准备举报时被立案调查并获刑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自2011年起,便有中央御景园小区业主通过网络论坛投诉,称该小区存在延迟交房、房屋质量不过关等问题。

因怀疑恒晟房地产存在违规销售等账务问题,桂军要求盱眙县审计局对项目的账目及销售情况进行审计。但就在《专项审计报告》即将公布前夕,桂军却因挪用公款被调查。2017年5月22日,盱眙县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已依法对盱眙国联集团董事长桂军以挪用公款罪、贪污罪立案侦查。

随后,桂军犯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缓期两年执行。

“我近两年没有拿到工资,因个人以及家庭需要,在县政府研究工资标准期间,我履行了正常的财务手续,向单位预补了两年的工资。我犯的错误,就是乐观估计了自己的年薪标准。但所有借款都被定为挪用,我不服判决,目前已向江苏省高院申诉。”桂军坚持认为,2017年4月他仍担任盱眙国联董事长期间,准备向公安机关举报殷某飞涉嫌犯罪,自己突然被立案调查,“可能是触及了部分人的利益。”

▲2018年8月,当地警方回应称,殷某飞因涉嫌挪用公款被立案调查。网页截图

国企前董事长实名举报民企董事长

2019年8月,刑满后的桂军开始通过网络,实名举报恒晟房地产董事长殷某飞。在网络举报前,桂军曾向公安机关报案。此时,中央御景园小区已基本完成交付,业主入住大半,但有关房屋质量问题的投诉仍时有发生。

桂军在举报中提到,恒晟房地产董事长殷某飞对外宣称项目由恒晟公司开发,绕开盱眙国联集团监督,私自销售120余套房屋,收取4492万元装入个人口袋;擅自处置项目房产,用于偿还个人债务。“因项目缺乏资金,按照合同约定,应该由殷某飞负责建设资金。但殷某飞却向盱眙水投公司借款1000万元,并用项目价值3000万元的房产做抵押。时隔两年后,殷某飞私自把抵押物剩余价值约2000万元处理给盱眙水投公司,用于偿还其个人在水投的另外欠款。”桂军介绍,在一期工程中,殷某飞还谎称支付脚手架工程款2135万元,向项目借房产33套,用于个人在其他项目的支出。

桂军称,“开发过程中,恒晟房地产实际上并没有按照合同约定按期支付投资款及相关费用,当时向审计部门提供的投资金额也没有实质的发票或证据可以证明。未入账的房款加上没有网签便私自销售的房屋,以及其从国联集团支出的各项费用总和有上亿元。大部分被用于恒晟房地产偿还私人债务,相关证据均已提交给警方。”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审计部门出具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殷某飞库存现金、应收恒晟房地产抵房款、应收殷某飞私人借款以及未入账房款及抵用款,占用项目资金就达6370多万元。

▲2019年8月17日,恒晟房地产董事长殷某飞通过当地自媒体,对桂军举报进行回应。网页截图

开发商称举报者在编造谎言

针对桂军的相关举报,上游新闻记者多次联系恒晟房地产董事长殷某飞,均未得到回应。

但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桂军举报后不久,殷某飞曾在2019年8月17日通过当地自媒体发布了回应。该回应提到,桂军举报的“私自销售120套房屋”是为推动项目进展,经合作双方同意以房抵账用于项目推进的。因资产公司(现盱眙国联集团,下同)原因致项目缺少资金,由恒晟房地产向水投公司借款用于项目建设,资产公司也为此作了担保。上述借款于2017年经盱眙法院审理,己依法处置完毕。另因一二期工期严重延误产生了1600多万元的钢管和塔吊租金,经资产公司同意用恒晟房地产借房抵租金的形式处置,是否计入成本合作双方都同意依法解决。

殷某飞在回应中表示,2014年12月该楼盘项目提交盱眙县审计局审计。而桂军于2015年春节后任资产公司负责人。由盱眙县审计局作出的盱审报【2018】16号审计报告显示,中央御景园项目税后利润8189.81万元,比双方签订合作协议时预想的利润多得多,达到了使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目的。桂军的举报行为,是混淆视听、编造谎言。

警方以挪用资金罪立案检方提前介入

桂军举报后,尽管殷某飞通过自媒体作出澄清说明,但还是引起了当地公安机关及有关部门的重视。

据盱眙县官方回复显示,桂军反映的问题交办至盱眙县国联集团后,国联集团回复:2018年9月,国联集团、恒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共同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对项目进行后续审计,并组成专项工作小组开展房屋清查、债权债务清理、产权证办理等工作。截至目前,已处理问题房源80余套,完善了恒晟公司方收取房款的入账手续,办理已售房屋网签,据实反映项目部与恒晟公司往来,剩余40套问题房源已通知业主前来核实并逐步办理产权证。剩余工作正在和恒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逐步推进。

同时,盱眙县公安局也回应称,2018年6月11日,盱眙县公安局经近一个月侦查,认为殷某飞没有职务侵占犯罪事实,依法决定不予立案。2018年7月23日,盱眙县人民检察院认为殷某飞涉嫌挪用资金罪的嫌疑未排除,盱眙县公安局依法决定对殷某飞挪用资金案立案侦查。盱眙县公安局扎实开展调查取证工作,暂未发现殷某飞有挪用资金的犯罪事实。下一阶段,该局经侦大队将加快办案速度,尽快查明案件事实。

上游新闻记者在盱眙当地采访时注意到,关于桂军举报殷某飞的事情,在当地引起广泛关注。由于此事迟迟未有结果,当地居民口中流传着涉及桂军和殷某飞二人的种种猜想。

据悉,举报立案一年半后,终于有了新进展。1月18日,盱眙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李开雷在回应上游新闻记者时表示,此案立案后,公安机关一直在做积极调查,并已经将相关证据材料交给检察机关。目前检察机关已提前介入。“我们也在和检察机关积极对接、配合,应该很快会有结果出来。”李开雷说。

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