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龄少女突感胸口闷,从此便开始了噩梦

走进这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寒冰之地,这里的孩子走了一批又来一批新的,走廊上拽着行李的陌生面孔,脸上一样挂着茫然,带着口罩的孩子,脸上一样满是天真和好奇,来来往往的面孔,黯淡而扎眼···作为11月份入院的小茜来说,这里的色彩对于她来说已经与自己悄无声息的融为一体了。

因得了白血病的孩子便无意中被涂上了悲伤的颜色,从开始接受治疗的那一刻起,小茜一切生活都被掌箍着,目之所及,空白的天花板,与自己同住一间病房的小朋友们,大大小小的药袋换了一袋又一袋,母亲时而忙碌时而苦闷的背影···耳之所听。走廊外的嚎啕哭声,呵斥声,安慰声,医生的叮嘱声,大人们的闲聊叹息声···唯独听不到令人耳目一新的读书声,小伙伴的嬉戏声,上课的铃声,老师的严厉声,食堂里闹哄哄的声音···

也许11岁的小茜自己也无法想象,那些欢乐自由的小时光,已经成为了悲伤的回忆,走进一个能让自己欢快的时间里,这扇门暂时被小茜身上的癌病关上了!2019年11月11日,小茜突感胸口疼痛且双腿乏力,当时送去当地丹口镇的医院时因结果不明,后又急忙赶到湖南省的儿童医院检查,白血病这三个字从这时起便和小茜开始相依相伴。

目前小茜第二个疗才刚刚开始,母亲谢爱桃看来,第一个化疗药水打下来小茜的身体已经受到了明显的侵蚀,接下来的疗程中,见过老病友的同类病例,化疗的伤害只会大增不减,因而这也在作为新病友的妈妈谢爱桃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隐患。

11岁的小茜虽然不清楚自己患的是什么病,可随着住院的日子越来越长,小茜心里也慢慢紧张了起来,母亲谢爱桃一直对小茜说的是因为体内血小板低,所以得住院,天真的小茜看似半信不疑,心里却始终藏着一个问号。也许,对于一个11岁的女孩来说,暂时的隐瞒,也是一种短暂的幸福···

如果可以的话,小茜的妈妈谢爱桃希望女儿一辈子都不要知道,可这是不可能的,随着后续的病情治疗,小茜迟早会知道自己真正的病情,唯一的办法就是小茜的病情能够如期得以恢复,但白血病本身就是一个漫长复杂的治疗恢复过程,后续的病情在治疗的阶段看来都是一个不得而知的未知数。

第一个疗结束就花了四万左右,接下来的疗程医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疗程也许长也许短,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家庭来说,谢爱桃和丈夫两人都在电子工厂打工,一年的积蓄也就三四万,眼下大女儿小茜的病就好比一个无底洞,为了活命,唯一的希望就是不断去填补洞口···如果你想帮助这个姑娘,你可以点击【妙龄少女坠无底癌渊】,也可以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妙龄少女坠无底癌渊”献出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