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用这种方式穿越回唐朝

渭北平原,自西向东300里,

大唐帝国十八位帝王在此长眠,

“江南的才子山东的将,

陕西的黄土埋皇上。”

本文作者拍摄唐代帝陵长达5年,

他作为一名执着的“走陵人”,

寒来暑往,不停拍摄,

拍下处于24节气中24种唐陵的绝美风景。

在全年最后一个节气“大寒”即将来临之际,

特此放送。

繁盛的大唐王朝早已兴衰换代,

只留下关中十八唐帝陵,

而帝冢之上日月星辰明灭,

四季如常。

撰文:漫漫

摄影:射虎

当大唐的辉煌不再,遍布关中的唐代帝陵便成了这轮太阳留在华夏大地上的最后一抹余晖。

如果说,一个生命的诞生与消亡是短暂的,一个伟大朝代的兴衰与更迭是漫长的,那么宇宙苍穹下的日月星辰、四季轮回却是亘古不变的。

长安自古帝王都,从公元前十一世纪的西周王朝开始,经过秦、西汉、新、东汉、西晋、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一直到唐朝,走过了十三个朝代一千一百四十年。距离我们现在最近的唐朝,更是在历史上发展到了一个格外鼎盛的时期。也正因此,唐代留给后人的历史像一副永远描不完的画卷,一部永远写不完的书。

如今,唐王朝已经过去1400多年,所有辉煌已成历史。站在巍巍终南山之巅,放眼四野,幽幽渭水河,仿佛大唐朝的生死线,将长安城高傲的立于渭水之南。

陕西唐代帝陵分布图

而在渭北高原,自西向东,一字排列着大唐帝国十八位帝王的陵寝,绵延150公里,与秦岭遥遥相对,前瞻八百里关中沃野,后枕巍峨的山峰丘峦,蜿蜒如蟠龙一般,呈现出唐王朝雄伟壮丽的博大气概。

我是一个执着的“走陵人”,五年来,我执着地穿梭在唐十八陵遗址之间,不停地拍摄。历史已经成为过去,而那些记载着历史的石像生沉默地驻守在四季轮回的关中大地,他们在千年的傲立中站成永恒,陪伴他们的,是昼夜交替,是阴晴圆缺,是生老病死。从立春到大寒,地球绕着太阳一圈又一圈,生生不息。

星空下的神道很容易把我们的思绪引向盛唐,一幅商贾云集、歌舞升平的画面。

每当拍摄星空时,浩瀚的宇宙带来的无限神秘,让我对斗转星移、春来暑往充满了兴趣。于是,我将二十四节气作为主线,想通过拍摄,来寻找中华民族悠久历史文化和历史遗迹之间的碰撞。历时五年,我用镜头记录了二十四个节气之时的唐帝陵和与唐帝陵息息相关的后世守陵人的日常。

日暮西山,一尊石狮孤独地矗立于玄武门,在原野呼啸的风中,苍凉得如同一声低沉的叹息。

立春——万物起始,一切更生。

雨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

惊蛰——桃花红,梨花白,春雷响,万物长。

春分——分者半也。

清明——万物讫出,始洁之矣。

谷雨——雨生百谷。

立夏——斗指南,万物至此皆盛。

小满——小得盈满。

芒种——有芒之种谷可嫁种矣。

夏至——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晴。

小暑——绿树荫浓夏日长。

大暑——骤雨骤停,知了流萤。

立秋——斗指西南,阴气始下,故万物收。

处暑——离离暑云散,袅袅凉风起。

白露——草木黄落雁南归。

秋分——白露早,寒露迟,秋分种麦正当时。

寒露——九月节,露气寒冷,将凝结也。

霜降——万物毕成,毕入于戌,阳下入地,阴气始凝。

立冬——冬来万物藏。

小雪——气寒而将雪矣,地寒未甚而雪未大也。

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

冬至——数九寒冬将至。

小寒——天渐寒,尚未大冷。

大寒——寒气之逆极。

大寒是全年的最后一个节气,

一年由此也即将到头,

苦寒渐尽,

暖春将至,

希望来年的一切温暖与美好,

依然“鼠”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