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出手都是佳作,罗文姬女士不愧是韩国娱乐圈“顶流”

如果要评选韩国娱乐圈令人印象最深的奶奶级演员,那么必然是下面这位

光是靠表情包,就足以深入人心!

虽然,很多人是通过《搞笑一家人》才认识她的,但别以为wuli罗文姬女士只会搞笑。

这个年近八十、几乎和大半个韩娱圈顶流男演员搭过戏的老太太,只要一上大银幕,就总能捧出让人叹为观止的佳作。

《我能说》8.8;《奇怪的她》8.3;《奶奶强盗团》7.7

最近,老太太又有了新作品,而且是让人边流泪边骂一句“这XX的人生”的那种。

至于和她搭戏的,这回倒不是顶流,而是出演过《釜山行》的小女孩金秀安。

这样一老一小的配搭,不用什么华丽的卡司和闪亮的服化道,就这么“朴素”地撑完了全场。

《天衣无缝的她》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

1

2000年,小女孩公主(金秀安 饰)背着妹妹珍珠,带着妈妈来到釜山投靠姥姥末顺(罗文姬 饰)。

在街坊眼中,公主的妈妈孝善就是个离家出走的不良少女。大人们口无遮拦,孩子们也有样学样。

破旧的老屋里,素未谋面的祖孙俩完成了第一次算不上美好的见面。

比起这个突然到来的小女孩,老太太反倒是对女孩手中的那个“宝贝”更感兴趣。

抢夺中,那个一直被公主抱在胸前不肯假手于人的布包应声而落。原来里面装着的不是值钱的宝贝,而是孝善的骨灰坛。

公主的妈妈,末顺的女儿。

离家出走的女儿,再见时已变成一抔灰粉,对末顺来说,自责大于惊讶。

夕阳拉长了她的惆怅,祖孙三人的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

对于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末顺来说,生活中突然间多出两个孩子来,还真是有点“头疼”。家人的概念,早就在末顺和公主的生活中变得模糊。

而相比之下,没钱是最大的麻烦!

于是,祖孙俩想出各种省钱、赚钱的方法。末顺告诉公主,可以等太阳落山后去买打折的紫菜包饭;公主则从学校食堂偷拿出砂糖与末顺分享,以备在饥饿时补充能量;电视机坏了,她们便玩游戏找乐子。

这种为了生存而省钱的自娱自乐,让公主和末顺很快熟络起来。对她们来说,只要能活下去,就不必太计较方法。

没有钱给珍珠买尿不湿,祖孙俩就去超市偷偷扯下几包赠品,再把唯一花钱买的一大包正品拿去退了。

珍珠正是要喝奶的年纪,偷拿的赠品奶粉虽然质量好,但根本不够喝。怎么办?找别人借!

靠着精打细算和“坑蒙拐骗”,祖孙俩给珍珠攒了不少口粮和尿不湿。穷归穷,却要竭尽全力给珍珠最好的呵护。

2

当然,贪小便宜这种事,做多了总有失手的一天。

除了吃到变质饭卷、大半夜的跑肚拉稀这种事,最惨的还是在偷拿赠品时恰好被超市服务员抓包。

服务员咄咄逼人,目睹蹲在地上可怜巴巴被教训的公主,姥姥不顾身上还背着珍珠,立刻跪地哀求。将一切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并试图用身上唯一值钱的银戒指来求放过。

对她们来说,这是最快捷又行之有效的脱身方式。

因为,有时候穷就像一种原罪。穷就可以被人肆意践踏尊严。

尽管公主并不在意自己的格格不入,但总有人因此自恃有了可以嘲笑她的优越。

从小孩子的玩笑到家长的盛气凌人,从怀疑公主偷钱到质疑公主的出生,甚至上升到对公主死去的妈妈的辱骂。

面对同学家长质疑“公主是野孩子”的言论,末顺的怒火被瞬间点燃。无论是当年那个不辞而别的女儿,还是如今这个突然到来的孙女,都是她的底线。当有人刺痛她的底线时,她必然是挺身而出。

因为是我的孙女,所以我无条件相信她。保护她,就是我的本能!

这场不可避免的争斗,最终以同学家长的吃瘪收场。

但,公主真的被冤枉了吗?

虽然在同学小胖的“帮助”下脱离了嫌疑,但事情的真相是,钱包的确是小胖在公主的书包里发现的。她偷钱不是为了自己买运动服,而是想给姥姥换一副新眼镜。

正当的理由不会让偷钱的行为变得正当,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可能是她能想到的唯一解决办法。

而那副有裂纹的老花镜,就像这个飘摇的家庭一样,随时可能被生活击得支离破碎。

3

原本是带着珍珠去打社区的免费预防针,却不料因为姥姥的失误让珍珠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这一摔,让医生发现了珍珠身上的问题,原来孩子有血液病,治疗手段和费用都是件难办的事。

就在公主为此而苦恼的时候,姥姥又被发现得了老年痴呆。

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打击,一下子加在了小小的公主身上。

看着她跟姥姥一起做针线活,熟练地背着妹妹哄睡觉,其实她也不过是一个孩子。

她也有梦想,拿着借来的相机拍照时的公主是笑着的。可是,生活并不会因此而对这样一家人好一点。

姥姥的病日益严重。

为珍珠治疗的医生有意收养珍珠,公主必然是拒绝的。但,你尽管高尚,生活总会逼你就范。

答应送走珍珠的那天,公主给姥姥买了一副新的老花镜。她懂姥姥心中的苦,一切都是无可奈何。

珍珠被医生夫妇接走了,公主告诉自己,不要哭,因为是好日子啊。

你看,说谎并不都是坏事,至少可以成为活下去的支撑。

就像公主借着玩游戏告诉姥姥,其实她不是孝善亲生的时候,姥姥却笑着说,我早就知道。

而当姥姥趁着清醒想用各种恶毒的语言、蛮横的方式想要赶走公主时,公主也明白那只是因为姥姥不想拖累自己。

其实,有没有血缘关系已经不重要了,对公主来说,有姥姥的地方就是家。

在姥姥生命最后的清醒时刻,她告诉公主,她很开心生命里有她们的到来。

对她来说,那些没来得及给女儿的爱,在公主和珍珠到来的那一刻,便加倍付诸在了她们身上。那两个纹在手臂上的名字,便是她爱的证明。

公主和姥姥,她们互为慰藉,互相取暖。生活没有给的成全,都让她们自己给补全了。

当然,现实一定会比电影残忍。因此,这才让最后的Happy ending显得愈发弥足珍贵。

这一切,无关乎理想、友情和爱情,只纯粹地让人在看完后问自己一句:你有多久没有回去看那个看着你长大、给你做好吃的人了?

纵然,公主的故事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的经历,但每一个被姥姥带大(奶奶也一样)的孩子或许都能感同身受。

而这,便是在人潮人海的春运中,我想要回家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