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见你》低开高走背后,台剧正在迎来“涅槃重生”

文|石榴

毫无察觉地,台剧《想见你》的豆瓣评分攀升至9.2分。

在播出的前两个星期里,没人能想到,这样一部似乎带有浓厚古早台湾偶像剧风味的作品,会收获主流舆论场的一致肯定。

有人把它高高捧起:“从它开始,台剧有了超越韩剧的可能。”言辞或许极端,但影响的确不容否认。一次又一次的剧情反转是起因,但在那些超乎意料之外,对于梦幻童话的碾碎、对于现实世界的关注、对于题材的创新等等,或许更是撑起《想见你》口碑的关键因素。

而在惊叹之余,或许也不难发现,同样的变化,还出现在其他台剧之中。

把时间进度条向前拖动,《罪梦者》《俗女养成记》《我们不能是朋友》《我们与恶的距离》……就像是一座酝酿已久的火山,自“大仁哥”之后便被预判即将没落的台剧,在2019年,迎来了它的全面爆发。

所有人也都在好奇,台剧——这个曾一度和梦幻偶像剧画上等号的品类——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变化,才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从“造梦”到“破梦”

少女们的梦。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大众对于台剧的认知,大概就是基于此。

或是色调轻松治愈的甜宠剧情,或是人畜无害的温和配方,再搭配上一对观众恨不得他们立地结婚的天选CP,不管剧情发展是否合理,也不管故事情节是否无脑,只要拥有如同公主梦一般的美好幻想,观众似乎依旧可以毫不犹豫地咽下,而后露出一个满足的姨母笑。像是一块饭后甜点,轻而易举地便能给观众以甜蜜暴击。

但当曾经那群无知少年少女们逐渐长大,更加方便易食的甜宠剧逐渐崛起,曾经的涂满屏幕的甜蜜,也正在逐渐过期。而那些最为惯用的经典套路,也逐渐成为热度下降、口碑崩坏的“元凶”。

新的变化之下,从“造梦”转变而来的“破梦”,成为台剧迈过逆袭门槛的第一步。

如果用一个比喻来形容《想见你》,那么大概就是一座建在青春旧梦上的大厦。它的故事内核,依旧源于一场令人心动的青春爱恋——从学生时代便相爱相伴一路走来的情侣黄雨萱与王诠胜,因为一场意外的空难生死相隔。行尸走肉的那两年里,黄雨萱竭尽所能让爱人活在自己的回忆之中。

这样来看,这大概是一段类似于“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的纯爱虐恋。但有意思的是,死别带来的故事发展不是套路式的倒叙,而是一段穿越于两个平行时空之中的新的开始。

纯爱外壳的包裹之下,反转在不经意间一次又一次到来,仿佛是一个不见结局的莫比乌斯环,在那些意想不到中,曾经编织的幻梦被逐渐打碎,随之而来的谜团、猜测、真相,牢牢地牵扯着每一位观众的心。

事实上,对于熟悉这两年来台剧调性的观众而言,这样不加掩饰地将现实生活的血肉撕裂开来的反转性,对于如今的台剧而言或许已称不上偶然。

借由一场大规模无差别枪击杀人事件,《我们与恶的距离》将“悲剧背后的悲剧”搬上荧幕,在偏见、冷漠、恐惧构筑的牢笼里,对于现代社会的诸多残酷,进行了新的解读;

讲述着最平凡的中年女性故事的《俗女养成记》,以小清新的滤镜温柔地审视人的生存困境,讲述那些平凡的、俗气的一生;

以偶像剧为外壳,讨论现实婚恋观的《我们不能是朋友》,在打破了播撒浪漫与狗血的塑造方式后,在两对情侣间引入了时下年轻人普遍关注的“过怎样的人生”“我是为你好”等议题,来体现亲密关系中价值观和人生观的冲突。

或是内敛,或是尖锐,在同样的意想不到之下,台剧在悄然之间,完成着自我的革新与转身。

从“偶像”到“多元”

故事内核的变化之外,台剧也在迎来着类型题材的变化。

并非是纯粹梦幻偶像情节的《想见你》,其类型标签囊括着都市、奇幻、悬疑与爱情。从如今多部高口碑的台剧来看,其与曾经的单一化发展的最大差异也在这里。

在经历过90年代古装剧、言情剧大热,千禧年偶像剧爆红的极致发展所埋下的隐患后,台剧开始更加注重类型的多元发展。

而这一尝试,最初由“植剧场”打开局面。2016年8月,带着破釜沉舟的尝试,以“台湾电视戏剧一场温柔的革命”为标语的“植剧场”系列剧在台湾电视台正式播出。

该剧场由台湾电视制作人王小棣担任总监制,蔡明亮、瞿友宁等知名导演加盟,并邀请蓝正龙、杨丞琳、吴慷仁等知名演员带领24名新人共同出演,联手打造电视剧品牌。并以“爱情成长”“惊悚推理”“灵异恐怖”“原著改编”为主的四大类型品牌,制播八部剧集。

而以此为基础,台剧逐渐尝试着向多元扩散,并在这四年的不断尝试中,摸索着以台湾影视叙事环境为核心的类型剧发展。

而另一方面,在台剧扩大剧集的广度与深度的同时,其播出市场也在迎来着自己的更新迭代。“植剧场”推出的八部剧便于同年售至Netflix,今年的《我们与恶的距离》由台湾公视与HBO合作出品,《想见你》由台湾中视与FOX联手推出,《罪梦者》则是Netflix打造的第一部华语原创剧集……不同于以往的闭门造车、入不敷出,在新一轮的征程中,台剧背靠HBO、FOX、Netflix等视频平台,并以合制为目标,试图接轨更加工业化、流程化的制作标准。

而这也同样给予了台剧更加广阔的播出市场。“植剧场”的《荼蘼》,以及《麻醉风暴2》等台剧也均被腾讯视频采购。《我们与恶的距离》在公视、HBO Asia、CATCHPLY ON DEMAND三大平台盛大联映,打开自己的国际市场,而《想见你》也登录爱奇艺,完成了大陆与台湾地区的同步更新。

因此,2019年台剧的复苏之势或许并非偶然,而是在多年的蛰伏蓄能过程中的一次厚积薄发。

而这次爆发,会为国剧带来怎样的启示和警醒,或许可以借用一句《我们与恶的距离》中王赦律师的扮演者吴慷仁的一句话:“所看到的成绩不是克难后的‘偶然’。好的剧本需要好的团队,好的团队需要好的薪水,好的薪水需要好的投资,好的投资需要好的环境。会有那么一天吗?我期待着。”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张雪迎:期待、享受、满足,在表演的世界里舞蹈

为什么你的抖音号始终无法变现?

《乐队的夏天》:“解药”还是“毒药”?

END

合作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