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上市了,但音频还是好故事吗?

喜马拉雅的一位高管曾经在一次闭门分享中提到,他们很焦虑的一件事情,是随着5G的到来和流量的降价,视频会进一步不断去蚕食音频的空间。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文丨杨舒芳,作者丨戈一

终于,在线音频行业决出了“第一股”。1月17日,UGC音频社区荔枝(原荔枝FM)在纳斯达克率先敲钟上市。

当天 ,欢聚时代创始人李学凌发了个朋友圈,称荔枝上市涨速太快,竟然触发了出纳斯达克的熔断系统。但最终,收盘价定格在11.63美元,仅高于发行价5%;同时,换手率高达89.57%——也就是说,大部分参与交易的投资者,都选择了当日卖出。

在不利的市场环境下,没有遭遇首日破发,荔枝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是幸运的。但从募资额腰斩,到投资者积极抛售,资本市场的态度已经表现得非常明显。

一个问题来了,“耳朵经济”还会是好生意和好故事吗?

纠结的“音频第一股”

关于音频行业谁会成为第一股的猜想由来已久,处于第一梯队的喜马拉雅,和第二梯队的蜻蜓FM、荔枝都曾有过上市传言。

一位接近喜马拉雅投资机构的人士透露称,喜马拉雅的上市进程是被决策的反复所拖慢的。最初的计划是参与上海科创板,甚至已经完成了拆VIE;后续又变更为赴美上市,并重新搭建了VIE架构。

《财新》此前的报道佐证了这一说法,称喜马拉雅已启动Pre-IPO融资,融资额约为3.5亿美元,最终将视市场情况而定。同时还将谋求2020年赴美上市,初步计划融资规模在5-10亿美元之间。

蜻蜓也曾有过上市传言,甚至有过官方表态。2018年6月,蜻蜓FM前COO肖轶曾表示在为上市做准备,计划在两到三年内上市。但蜻蜓方面后续再没有对外提及此事。

最终,反而是荔枝在时间上抢了先。截至1月17日收盘,荔枝市值5.32亿美元。

不论在哪个行业,“第一股”都是一个容易被记住的标签,有时还会成为显而易见的优势。拿直播来说,早年虎牙抢先斗鱼上市,成为直播第一股,就一度为虎牙助力不少。

但更多的时候,“第一股”也只能是一个标签,最多是一个有点好听的标签。

荔枝难题:核心业务面临挑战

有趣的是,作为“音频第一股”,荔枝的自我对标对象却不是喜马拉雅或者蜻蜓FM。荔枝CEO赖奕龙更乐意谈起的,是快手。

事实上,从2016年荔枝决定将主要方向调整为语音直播后,就与上述两家公司开始了差异化竞争。喜马拉雅和蜻蜓FM的PGC模式下,主要盈利方式是广告+知识付费+会员;荔枝的UGC模式下,大部分收入则来自于直播打赏。

从招股书信息来看,荔枝净收入主要为虚拟礼品销售,2018年全年及2019年前9个月(截止9月30日),虚拟礼物销售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98.3%和99.1%。

单一的收入模式,是荔枝面临最严峻的问题之一。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从提交招股书开始,资本市场给予荔枝的反馈就不算积极,最终的上市募资金额4510万美元,甚至不足原定的1亿美元的一半。

更值得关注的,是语音直播作为荔枝的支柱业务,正在遭遇来自行业内外的八方挑战。这不止会成为荔枝未来在收入上的潜在风险,也会对护城河的搭建和深化造成困难。

不知是不是巧合,就在荔枝上市的前一天,喜马拉雅方面突然宣布,平台主播数已突破1000万。此前,喜马拉雅还披露过另一个数据,月收入超十万的音频直播超过千名。

竞争不止来自音频行业内部。我们看到,无论是网易云音乐这样的泛音乐平台,还是映客一类的视频直播平台,音频直播都已经是标配选项,包括B站的直播区,也有电台和视频唱见两种模式。

不过,赖奕龙不认为直播会是荔枝未来唯一的变现模式。他的期待是,未来荔枝能像快手一样做电商,通过声音去做带货。

但这个设想显然是不容易的,甚至与音频的常规场景相悖。很多时候,用户在听音频节目时,手机往往处于一种陪伴状态,而不是像看视频一样紧盯屏幕的沉浸状态。带货契机和购买链条的把握,都会是不好解决的问题,这也是声音带货至今没有形成规模的原因。

最起码在短期内,直播收入仍然会是荔枝最主要的盈利模式。

音频还是好故事吗?

“耳朵经济”的故事,开始于2013年。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为代表的音频平台先后创立,音频被认为会是一门好生意。

但从早期的电台模式到如今的有声书、广播剧等,随着音频形式的不断变化,许多问题也伴随而至。

喜马拉雅创始人余建军认为,音频行业与视频网站有类似的地方,竞争越到后期肯定会是“谁有好IP、谁有好作品,用户就会汇聚在哪儿”。

但众所周知的是,好IP、大明星动辄就是上百上千万的版权和入驻费用,而资金投入未必总能换来更多的收入。无论是喜马拉雅的《好好说话》系列音频、《三体》IP剧,还是蜻蜓FM引入的《晓说奇谈》《晓年鉴》系列,平台都投入了巨额资金。

同时,难以避免的,音频平台的内容也越发同质化。

喜马拉雅与蜻蜓面临的问题及机遇都极为相似,两个平台对IP和明星的依赖性高,在内容版权上的投入也同样巨大。一定程度上,优质内容的引入和生产,对平台的资金链来说是不小的负担,但又不得不付出这个代价。

对于未来的发展路径和故事,音频平台们需要找到一个答案。随着5G和人工智能的来临,语音交互有了新的可能,音频平台都在尝试推出硬件产品、或寻找相关的内容合作平台。这个时候,IoT是他们的机遇。

比较普遍的观点是,音频未来会是一个发展缓慢、但有价值的行业。

但缓慢本身已经是一个问题。喜马拉雅的一位高管曾经在一次闭门分享中提到,他们很焦虑的一件事情,是随着5G的到来和流量的降价,视频会进一步不断去蚕食音频的空间。毕竟,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视化显然会带来更大的感官刺激。

对这个担忧形成佐证的是,在最近两年,长视频与直播都已经受到了来自以快手、抖音为主的短视频平台的冲击。

那么,音频要如何证明,它会是一个例外?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