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哥》:这条百年前的二哈领头犬,成为跋涉千里救命的英雄

迪士尼自家流媒体Disney+出品的动物题材电影《多哥》,上线后取得了不俗的口碑。豆瓣8.8,IMDb8.2,烂番茄95%,爆米花指数97%。

一直以来,人类生活是电影创作的主要依据,更是电影作品的主流。以“非人”生命为表现对象的电影支流,相比描写鬼神、异星生物等恐怖、科幻类电影,动物电影的发展起步较晚。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现的以牧羊犬为主角的《灵犬凯西》系列影片是最早以动物为主角的电影,曾在美国风靡一时,被称为“首次将动物对人类的忠诚搬上银幕的电影”。

近些年来,动物电影的发展迅速,涌现出了不少佳作。这类电影分为两类,一类是以《微观世界》《迁徙的鸟》《帝企鹅日记》等纪录片,一类是像《导盲犬小Q》《忠犬八公的故事》《101斑点狗》的剧情片。好莱坞甚至推出拟人化的《精灵鼠小弟》《猫狗大战》这样的纯娱乐向影片。

虽然在动物电影中,动物是绝对的主角,但通常也都关注和描述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又分为两种,一种是人与动物的对抗,比如斯皮尔伯格的《大白鲨》为代表的众多动物惊悚片;一种就是前面提到的电影中,人与动物的互爱与共存。

《多哥》显然属于后者。它以冰原上的雪橇犬为主角,让人自然联想起那部保罗沃克主演的《南极大冒险》。只不过相比于《南极大冒险》的八条雪橇犬,《多哥》则集中于这条名叫多哥的领头犬身上。

动物电影的拍摄难度显而易见,尤其是非纪录片中的真实动物也要如“演员”般按照导演的要求“表演”和在镜头前走位。当然,随着CG特效技术的进步,动物也可以凭空创造出来。迪士尼在这方面尤为擅长,《奇幻森林》和真人版《狮子王》已经足以以假乱真。

不过,迪士尼出品的《多哥》,还是利用真实动物“演员”拍摄,其“表演”也堪称完美。

除此之外,《多哥》的高口碑也得益于内容和形式上的拓展。本片导演是执导过《极盗者》的埃里克森·科尔,他从故事的取材,主要角色的刻画,到流畅的剪辑和叙事方式,都为这样一部动物题材电影的成功提供了保证。

1、真实历史带来的传奇故事

通俗有趣富有传奇性的故事,向来是以好莱坞为代表的商业电影驾轻就熟的定式,动物电影也不例外。

宠物电影作为动物电影的分支,一直是备受青睐的题材。在爱狗成风的美国,以狗为主角的宠物电影层出不穷。《101斑点狗》《都是戴茜惹的祸》《我家也有贝多芬》《忠犬八公》《一条狗的使命》等,都是将人与狗的故事搬上银幕。

这类故事多以描述狗对主人的忠诚,人与狗之间的温情为主,有着浓郁的治愈风。故事本身虚构和戏剧化成分偏多。

而《多哥》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完全取材于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故事。其传奇色彩也远比以家庭情感剧式的背景更加浓厚和精彩。

大约一个世纪前的1925年,美国阿拉斯加小镇诺姆突然爆发白喉疫情。这种如今通过接种疫苗已经几乎绝迹的疾病,在那个年代却是致命杀手,尤其是儿童患病和死亡率极高。而存有救命白喉血清距离诺姆镇最近的州立医院也远在955英里(1085公里)以外。

当时正值寒冬,大雪封山交通封闭,又遭遇异常恶劣的天气使得飞机无法赶来。为了拿到血清,解救病童,当地政府不得不选择用狗拉雪橇的方式前往医院运送血清。

当地组成了20个雪橇手和150只雪橇犬的接力队,前往1000多公里外的医院执行这次救命任务。最终,他们仅用了5天半的时间完成了这场与死神赛跑的接力,成功运回血清,拯救了孩子们的性命。而一般情况下,这段行程狗拉雪橇需要费时25日。

电影中的主角多哥(Togo)是其中一位雪橇手莱昂哈德·塞帕拉(Leonhard Seppala)使用的一只领头犬,他们的雪橇队在这次拯救生命的壮举中承担了最困难也最危险的一段路程。在零下30度、七级以上强风的极寒环境下,他们完成了奔行264英里(425公里)的路程,而其它19只队伍平均运送31英里(50公里)。

然而当时因为种种原因,这条传奇的雪橇犬和它的故事却被历史所遗忘。直到2011年,美国的《时代周刊》重新报道了这个故事。在报道中,他们将多哥誉为20世纪最英勇的动物。

《多哥》(Togo: The Untold True Story)这部电影就再现了这段传奇而感人的故事。

2、对主角多哥的细节刻画

多哥是本片绝对的主角,对多哥的刻画自然是电影的重点。对狗的描写,很多电影都过成熟甚至套路的方式。比如,狗的忠诚、对主人的救助、长久的陪伴都是最常表现的点。

这些都是狗作为人类最好朋友的共性,本片则更偏重对多哥这条主角狗身上所具备的与众不同之处的刻画表现。

忠诚:

多哥对主人塞帕拉的忠诚鲜明又富有特色。多哥一开始并不被塞帕拉喜欢甚至很嫌弃,反而他妻子更喜欢多哥。塞帕拉对他的狗的认知更偏于冰冷的理性:他说它们不是宠物,不是朋友,只是动物。

个头不大,好动不听话,血统不算纯正,黑棕色皮毛看起来总是脏兮兮的小狗多哥在塞帕拉的眼中并没有成为雪橇犬的潜质。即便如此,多哥依然视塞帕拉为真正的主人。

塞帕拉曾经两次都把小多哥送走。第一次被新主人送了回来,第二次送到一个女主人家,多哥竟然冲破玻璃窗逃了回来。

塞帕拉看到被玻璃划伤流血的多哥终于有所打动,他尝试着让它加入雪橇队。没想到多哥展现了惊人的天赋,年龄不大但速度快、耐力好,很快就成了领头犬。可以说,没有如此忠诚,多哥也无法争取到主人对他训练的机会。

在千里运药的最后一段跋涉之前,多哥已疲惫不堪。塞帕拉抱它放在雪橇上让它休息,可多哥挣脱下来,执意回到队伍最前面领头犬的位置。这样的忠诚和尽责让人动容。

聪明:

多哥与其他雪橇犬最大的区别就是它的聪明机智。没有哪只狗能像多哥一样,竟然会像兔子一样在地上打洞从栅栏中逃脱。

塞帕拉又把它独自关在仓库,多哥竟瞅准了高处的通风管道的缝隙,飞檐走壁地爬了上去成功越狱。

智商高,情商也不低。塞帕拉第一次把多哥放入狗队,它旁边的狗对它怒目而视龇牙咧嘴充满敌意,可多哥瞬间化身舔狗,凑上去一顿亲昵,马上就和对方成了好狗友。

勇敢:

当塞帕拉带着多哥和雪橇犬们踏上运送血清的征程,就注定了这是一场争分夺秒,又危机四伏的冒险。

翻越雪山时,雪橇队差一点滑下悬崖葬身崖底。危急时刻作为领头犬的多哥,率先奋力往回爬,带着狗队化险为夷,更是救了塞帕拉一命。可多哥的一只前爪也因此受伤。

为了缩短行程,塞帕拉决定带领雪橇队冒险穿越冰湖。当地的爱斯基摩人称冰湖为“声音”,因为湖面的冰随时会裂开,破裂的声音令人心悸。多哥和雪橇犬们勇往无前,在不时破裂的冰缝中顺利通过。

返程时面对已经碎裂成满是冰块的湖面,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踏上了更为凶险的冰面。在多哥的带领下,他们在冰块间闪转腾挪,寻找出路,最终抵近对岸。可离岸边还差一步之遥,塞帕拉把多哥抛到岸上,多哥靠一己之力拖动队伍,再次救了大家,也让他们的任务完成了最关键的一步。

顽强:

执行这次任务的多哥当时已12岁,对狗而言已属高龄。塞帕拉的妻子一开始不愿意多哥参与冒险,怕它有去无回。可多哥的经验和能力无可替代,塞帕拉忍痛也必须带上它。

最后一段路程行前,在爱斯基摩人家中过夜休息时,女主人抱着睡着的多哥不禁流泪,说它的生命正在消逝。这才有了第二天塞帕拉想让多哥休息,多哥却坚持继续奔跑的一幕。

这一段行程依然艰难,风雪太大难以辨识方向,塞帕拉把所有的信任都给与了多哥。多哥不但成了他的腿,更成了他的眼。

等站在雪橇上已经昏睡过去的塞帕拉醒来,发现整支队伍都已经瘫卧在雪地上,包括多哥也已经累昏过去。幸好,下一棒接力队伍赶到,最终将血清送到小镇。

多哥却已精疲力竭,似乎耗尽了它最后的生命力。当一位获救的孩子痊愈后来看望多哥,童言无忌的她问道,多哥是不是快死了。塞帕拉听闻无法自己,一个人跑到屋外。

可没想到,多哥经历了如此磨难,生命力异常顽强的它还是挺了过来。多哥又在塞帕拉和妻子身边生活了三年,并繁衍后代,还因此诞生了后来凭智力、耐力、勇气而闻名的西伯利亚塞帕拉犬的品种。

塞帕拉晚年回忆时说:“我再也没有比多哥更好的狗了,它的耐力,忠诚和智力都是最优秀的,多哥是有史以来穿越阿拉斯加足迹最好的狗。”

3、人狗共同与自然搏斗的生命之战

这样一个故事本身,虽然充满传奇和震撼,但进行电影化呈现时其包含的素材并不是非常丰富。如果把镜头都集中在雪地中奔跑的雪橇队和主角多哥,很难撑起一部电影的容量。

导演在电影中拆分出两条故事线:一条主线是塞帕拉和多哥率领的雪橇队千里送药的艰险过程,一条副线是主线中插叙的多哥从不受待见的小狗到狗王的成长历程。

这样的方式,既可以减轻这个并不复杂的故事线性叙事的单调,也可以在节奏和氛围上很好地调动观众情绪,通过多哥一生的展现增强情感力量。

人类角色在本片中功能性更强些。男主角塞帕拉的饰演者,选择了外形与原型人物十分相像的好莱坞实力派老戏骨威廉·达福。他与多哥的戏份占据了全片绝大部分,在多哥的成长过程他是导师和朋友,在运药历险中则是患难与共的伙伴和队友。

塞帕拉的妻子由朱丽安妮·尼科尔森饰演。片中她完全素颜,满脸雀斑,充满个性,把这个在恶劣自然环境中生活的家庭主妇的坚韧,对丈夫和多哥的支持信任做了很好的诠释。

本片并没有像一些其他动物电影一样刻意煽情,在主线和副线的交叉剪辑和剧情推进中,在对多哥细节刻画中,观众的共情感自然产生。

为突出千里运药的艰难和凶险,惊心动魄充满戏剧性的情节设计也必不可少。尤其翻越雪山和穿越冰湖的险境,紧张刺激感十足。

另外,本片呈现了极为壮美的阿拉斯加自然景观。大量远景和俯拍镜头,对准极地环境下的森林,峡谷,湖泊和河流,清冷的色调,宏大的视角,一股肃杀之美油然而生,更凸显了人狗的渺小和自然的残酷,以及这次任务的艰险和伟大。

令人印象最深的,是雪橇队穿梭在森林里的俯拍画面:白雪覆盖着森林大地,光秃的树干仿佛一条条紧凑杂乱的黑线。穿行蜿蜒于林中小路中雪橇队,在这样的上帝视角下,显得渺小脆弱而又无助。

总之,《多哥》是那种你看了会深受震撼和感动的动物电影。迪士尼在自家的流媒体上奉献了一部比它的很多院线片还更优秀的作品。或许唯一的遗憾,是在流媒体平台所能播放的小屏幕上,那些壮丽的景色远不如电影院的大银幕所能呈现出更佳的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