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编程语言造假,有无使用科研经费应彻查

以国外开源软件冒充“自主产权”骗取科研经费,可能是涉及欺诈研究资金的犯罪行为,不能简单以“科研不端”一笔带过。具体到“木兰”事件,有几个问题应该查清。

(图虫网/图)

这恐怕是花木兰被黑得最厉害的一次。

2020年1月15日,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发布旗下计算机体系结构国家重点实验室编译技术团队主导研发的“木兰”编程语言,称这是完全自主设计、开发和实现的编程语言,与之配套的编译器与集成开发工具也完全由团队自主实现,“是我们真正掌握核心技术的编程语言”。但很快,人们就发现“木兰”只是在国外Python语言的开源编译器基础上套了一个壳而已。

中科院计算所1月19日回应称,经查,“木兰”是该所员工刘雷创办的中科智芯公司研发的面向青少年编程教育的集成化产品,其开发包中包含了Python开源编译器,却对外声称“完全自主”。该行为存在欺瞒与虚假陈述的科研不端问题。计算所表示,刘雷已被停职检查,编译实验室负责人也被责令作深刻检讨。计算所还表示将对这一问题进行深入调查,并公布处理结果。

计算机研究领域的造假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了。早年的“汉芯”事件中,上海交大教授陈进以打磨的芯片冒充“自主研发”,骗取了上亿元科研经费。近年来,以国外开源软件为基础包装一下号称“自主知识产权”的也不在少数,从操作系统到浏览器,“木兰”则拓展到了编程语言领域。以至于软件行业有“国外一开源,中国就自主产权”的段子。

以国外开源软件冒充“自主产权”骗取科研经费,可能是涉及欺诈研究资金的犯罪行为,不能简单以“科研不端”一笔带过。具体到“木兰”事件,有几个问题应该查清。

一、“木兰”到底是公司产品,还是计算所的科研成果?

1月15日“木兰”的发布会,是以中科院计算所的名义发布的。刘雷在发布会上称“木兰”的定位是“物联网应用开发语言”,是由中科院计算所团队自主研发的。而中科院计算所在回应中则称这是刘雷自己创办的公司研发的面向青少年编程教育的“集成化产品”。根据媒体报道,中科院科研成果发布会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批流程。如果说“木兰”只是中科院计算所研究人员创办的公司的产品,为何能以计算所的名义开发布会,宣布其为计算所的重大科研成果?现在被爆出造假后,计算所急于切割,难以让外界信服。

二、“木兰”的研发是否有使用科研资金?

“木兰”造假引起关注后,刘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木兰”研发过程中没有使用科研资金。但是当事人的自说自话,没有可信度。中科院计算所的回应也没有提及这一点。“木兰”到底有没有用到科研资金,是不是计算所科研项目的一部分,都需要查清。

需要查清的,还有中科智芯这个公司,其创始人作为中科院研究人员,公司产品的研发,是否有利用到中科院的资源?研究人员创业当然要鼓励,但是私人公司和财政经费支持的研究机构之间应该有防火墙,公立研究机构的资源为私人公司所用,是不能允许的。

当然,这个问题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查清,希望计算所的“深入调查”能够给出答案。不过,计算所的调查结果要能够服众,只有计算所自查是不够的,需要邀请第三方专业人士和媒体监督。

“木兰”的销售获益如何处理?

根据“中科智芯”官网的介绍,以“木兰”为基础延伸的自主研发编程软件、人工智能教材、教学装备现已投入中小学、幼儿园使用,已涵盖中国18个省市共700所中小学。这些学校引进“木兰”,应该不会是免费的。“中科智芯”以造假的产品,获得700所学校的订单,这其中,一定有不少学校是相信了公司背后中科院计算所的背景,才愿意引进的。如今“木兰”被证明是造假,那么这些教材是否还物有所值?如果学校要求退货,中科院计算所是否应该负责,要求刘雷退还款项?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刘雷以“木兰”命名套壳的“自主开发”编程语言,也许以为大家无法分辨雌雄双兔。这实在是低估了其他人的能力。这个“木兰”被揭穿了,还有多少“木兰”?这值得所有人警惕。

辛省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