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村里年味儿浓:杀400斤年猪,男人干活,女人不上桌

年前东北两大年味儿:杀年猪、赶大集。这不,年关将至,辽宁丹东叶茂村于广富家的院里院外,老少爷们忙活起来:一头将近400斤的大猪,早晨7点半就被放倒,此时正在浇开水“秃噜”呢。杀猪环节,都是男人忙活,女人害怕,躲得远远的。

杀年猪,最繁琐也是最叫真章的是翻洗猪大肠,因为村里人最在意的是灌血肠,灌得好不好几乎成了猪杀得好不好的第一标准。当然,村里一直不缺乏洗肠灌肠的高手。以人为本的理念深入人心,高手特意把洗肠的地点转移到离院子比较远的菜地里,怕不适之味道影响大家食欲。

清洗之后,调血环节最有技术含量,老嫩都在于此。放什么料放多少不同的高手有不同的心得,有些高手不慎在这个环节演砸,就会给村里人留下多年的笑柄。

因为血肠环节最为繁琐,来吃的邻居又多,必须是多点开花同时作业——那边正灌着,这边同时对清洗好的猪场做细节处理。

验证血肠质量高低的时刻到了。这外观,有人打了80分,还有打75分的,至于口感如何,还是现场品尝才有发言权。

杀猪当中具有技术含量的不单单是灌肠一处,还有给猪蹄猪头拔毛呢。早些年东北农家都是把炉钩子烧红了烙汤,院里院外弥漫着烧烤的焦糊味。后来改用沥青,近些年则精进为松香为主料辅以少量沥青。

熔化了的松香(含少量沥青)浇在猪脸上,邻居还调侃了句:铁面无私啊。

院子里大锅菜大锅煮肉同时做起!一般的勺子铲子根本不行,必须是大铁锹上阵。干活的都是邻居,忙活完了来顿吃的,到了下一个邻居杀猪,继续。

如果说,血肠是东北杀猪菜中的形象代言,那么烀肉汤炖酸菜就是实力担当。必须是一大锅一大锅地炖,量要大,因为它是杀猪菜中的主菜。

至于绝大多数插不上手干活的邻居,很简单,带着嘴来吃就行了。如果上菜人手不够,顶多自己动手,并且还是笑容满面年味浓郁。注意一个细节:吃饭的当口,女人不上男人桌。这种习俗其实跟男尊女卑关系不大,只是强调男女有别——时至今天,在东北的一些村庄里,这种习俗常常在杀年猪的时候被体现出来。马上过年了,给大家提前拜年。还没来得及杀年猪的,抓紧啦!(棋簿紫/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