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六耳猕猴到地府之后,一个坐骑的出现,令悟空后怕不已

“弦歌吹舞,朝去暮回,无般儿不乐。把那万里之遥,只当庭闱之路,所谓点头径过三千里,扭腰八百有余程”,拜别菩提祖师,重返花果山的孙悟空,着实体会到了成仙的潇洒。就在这个兴头上,幽冥界俩小卒不识深浅的出现了,把醉倒的悟空一脖子拉到了地府。才刚成仙,你却要他玩完,气的悟空咬牙切齿,“那猴王恼起来,耳朵中掣出宝贝,幌一幌,碗来粗细,略举手···打入城中。唬得那牛头鬼东躲西藏,马面鬼南奔北跑”,狠狠搅了搅幽冥界。

悟空是非常得意的,至少彼时他以为,幽冥界不过如此。你看那十代冥王,一个个点头哈腰,都喊“上仙息怒,上仙息怒”,要看生死簿,立刻捧来,要改生死簿,都随你,“那判官慌忙捧笔,饱掭浓墨。悟空拿过簿子,把猴属之类,但有名者一概勾之···一路棒打出幽冥界,那十王不敢相近”。有了这番经历,悟空内心觉得,幽冥界那帮王,不过是软柿子,生死簿他都能随意更改,还有什么不能的。故而,辨认真假美猴王时,孙悟空拉着六耳猕猴就闯了地府。

但是这次,着实令孙悟空惊讶,心内后怕不已。这会,十代冥王长了个心眼,“霎时间,十王会齐,又着人飞报与地藏王。尽在森罗殿上,点聚阴兵,等擒真假”,孙悟空六耳猕猴还没到,人家就准备好了,而且是地藏王亲自坐镇。这老人家先没有开口,等悟空和六耳猕猴各自辩解一番,十代冥王都说看不出,让孙悟空到别处辨认时,地藏王突然发话了,“且住,且住!等我着谛听与你听个真假”

这谛听虽说是坐骑,本领却是非常,悟空听了背心发凉,“原来那谛听若伏在地下,一霎时,将四大部洲山川社稷,洞天福地之间,蠃虫、鳞虫、毛虫、羽虫、昆虫、天仙、地仙、神仙、人仙、鬼仙可以照鉴善恶,察听贤愚”,悟空心里的小九九,在谛听面前根本无法隐瞒,这样的存在,如何不让他心惊。从此以后,孙悟空再也没有到幽冥界耍态度,对阎王也一改从前的轻视,没事压根就不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