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它10秒钟,只凭一张图,就能查出病因

“发现患了青光眼,病人自己可能需要几年时间,医生需要十来分钟,而人工智能只需要几秒钟。”

摄影/侯嘉豪 邢凌 韩佳林

统筹&撰文/多酱 责编/匡匡

出品/腾讯新闻、腾讯官方公众号

点击视频观看:我用AI缉拿“视力小偷”

“张老师失明了,从此离开讲台,离开了他的两百多名孩子,当时他才40多岁。”在北京同仁医院,刘含若博士给初春燕讲完这个故事后,面对面的两个女人,都叹了一口气。

张老师,贵州省长顺县一名高中数学教师,中国7551万视力障碍者中的一员。

视野里出现的黑色区域,困扰他多年后,终于在刘含若这里得到确诊——青光眼晚期。这意味着,未来的日子,他将在黑暗中度过。

“青光眼在早期难以察觉,不疼不痒,也没有眼压升高等症状。当出现视野缺损或视力下降,很多已是晚期。那时,医生能做的,只能是在一定程度上延缓失明。”

而如果能早点筛查出来,张老师本可以得到有效治疗。

刘含若是一名医生,而初春燕是腾讯觅影的产品经理,原本不相关的两个人,因为一个相同的目标走到一起—— “帮助更多人免受眼疾之苦,享受光明人生。”

刘博士与初春燕交流

初春燕第一次接触AI算法,是在十年前。彼时,她是西安交大的一名研究生。

“我的导师开了一门课,人工神经网络在医学中的应用。”这让初识AI的初春燕备感惊奇,“当时觉得,这是颠覆性的技术,它无需复杂的人工建模,而是通过对数据的训练,经过海量运算模拟,达到最优化模型。”

读研时,初春燕的课题方向是医学信号处理。让她最为头疼的,就是研究一个疾病和一种特征的关联时,建模的过程。

“医学信号是非常复杂的,有各种各样的噪声,还有不够明确的特征。如果要把这些特征提取出来,就可能需要建模。这个工作计算量特别大。”

因此,初春燕对AI技术在医学影像领域的应用产生了浓厚兴趣。

然而,受限于当时的硬件能力、医疗数据的规范化程度、网络技术条件,AI技术尚未在医疗领域得到广泛的应用。

毕业后,初春燕去了一家国内顶尖的医疗影像设备公司。但工作内容和她的理想有很大出入,“很多时间都在出差,不是在国内拜访客户,就是在国外交流推广。”

难得闲暇,她喜欢在国内外的相关网站上,浏览AI技术应用于医学影像领域的前沿动态。

2015年,EyePacs团队公开了八万多量级的眼底照片数据集,让全世界都关注到了AI技术在眼科上的应用。

“加上云计算、5G、以及硬件能力指数级的提升,AI技术在医疗领域里的前景一片看好。我有预感,我和当年的理想,将会再次相遇。”

2017年,科技部公布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名单,明确依托腾讯建设医疗影像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

“AI在医学领域的应用,对技术和资源整合的要求特别高。在好的平台上才可能做成事。这是腾讯吸引我的最大原因。”

2018年初,初春燕加入了腾讯医疗健康团队,成为了腾讯觅影的产品经理。作为医学类产品的产品经理,她扮演的角色,是技术团队与临床医生需求之间的桥梁。

而腾讯觅影,是腾讯首款将AI技术运用到医学领域的产品,它的青光眼筛查功能可以辅助医生进行诊断,准确率超过了95%。

初春燕与优图实验室的同事开会

多数时候,初春燕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

早上8点前赶完医院,与医生沟通,如果过了这个时间,医生就要去接诊;

之后赶到公司,与觅影的各个团队反馈意见,讨论改进方案;

晚上回家,总结问题,为第二天早上与医生沟通作准备。

“在传统的医学影像公司,产品一个季度或者半年迭代一次。在我们这,产品迭代的速度按周或者月计。”初入互联网公司的初春燕,感叹它的高效,也承受着随之而来的压力。

“觅影的青光眼筛查功能上线那段时间,我真处于身心俱疲的状态。”

“有一次,忙了一天,一心想回家躺着。结果赶上深圳大堵车,试了各种交通方式,都搭乘不上。站在人群中,我突然有一种走不动的感觉。”

被初春燕称为“视力小偷”的青光眼,是全球排名第一位的不可逆致盲性眼病,世界范围内第二大致盲病因。西方发达国家青光眼的检出率约为70%,中国只有10-20%,75%的青光眼病例在初诊时已经处于中晚期。

另一个数据是,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有2100万的青光眼患者,产生近630万盲人及超过1000万的视觉残障人士。

而造成这种现状的一个重大原因,是基层眼科医生严重不足、水平良莠不齐。

“在眼底照片的诊断中,青光眼与其他眼疾,如高度近视等,如何判别,对于没经验的医生很有难度。“

腾讯觅影通过人工智能,可以深度学习建立诊断模型,通过眼底图片的辅助参数,只需几秒钟,即可初步判断被检者是否存在眼底疾病,给出诊断意见——而在正常情况下,专业的眼科医生,需要花费3-10分钟。

初春燕的底气,来自外部和内部对她的支持。

专家团队丰富的诊断经验,弥补了觅影团队医学经验不足的问题,比如,国内顶尖的医学眼科团队——同仁医院的王宁利团队,就是智库之一。

“我们一旦在系统设计上遇到难题,他们总能凭借丰富的临床诊断经验帮我们解答。没有这些专家,我们的产品在专业性上一定有所缺失。”

优图实验室的工程师在编代码

而在腾讯内部,与初春燕一起并肩作战的,还有优图实验室医疗AI组的同事们。

腾讯优图实验室是腾讯旗下的机器学习研发团队,医疗AI组的目标则是训练机器成为医生们诊断的助手。

“AI技术能真正应用到医学的实践中,而不只是停留在实验室的阶段,这是我们的共同目标。”

在广东省水电医院,与眼科主任萧健交流

2018年底,腾讯觅影在进行了新的迭代后,第一次进入了社区医院。

现在,腾讯觅影已和全国30多家医院联合进行验证,并在广东、山东、浙江等省市基层医疗系统试点。广东省水电医院就是其中一家。

据副院长许汉进介绍,与腾讯觅影合作后,已有超过2万人次接受了检查。

“社区医院的医生通常会拿病例去跟眼科专家医生会诊,或者眼科专家需要一家家社区去跑。而在AI、云计算与远程诊断等技术的帮助下,眼科医生即使相隔千里,也能通过眼底筛查系统的评估报告为病人完成检查。”

除了实现对青光眼的辅助筛查,腾讯觅影眼底疾病筛查AI系统还实现了眼底全病种的覆盖,支持包括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等7大常见眼底疾病,与20余种罕见眼底疾病的检测。

这将改善基层医疗资源严重不足的现状。

“虽然没有当成医生,但我从医的理想,算是实现了吧。”

“这只是一个开始,希望以后我们能辅助医生进行更多诊断,早点发现疾病,让每一个家庭都能远离慢性疾病的折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