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维·韦恩斯坦团队要求将审判地点转移出纽约 法官两次驳回

哈维·韦恩斯坦

美国当地时间本周二,好莱坞性丑闻大亨哈维·韦恩斯坦的辩护律师再次要求将审判地点转移到纽约之外,但是这一动议仍然遭到了上诉法院的驳回。

上周,哈维·韦恩斯坦的律师就曾请求上诉庭将审判地点转移到奥尔巴尼市或者萨福克县,理由是纽约曼哈顿法院大楼“狂欢般的气氛”,“无法让哈维·韦恩斯坦获得公正的审判。”

曼哈顿地检办公室辩称,被告的这一请求明显是希望推迟审判。上周五,法庭已经选定了一个12人组成的陪审团,针对韦恩斯坦的审判定于本周三就要开始,如果更换审判地点,那么就要重新选择陪审团,公开庭审更是要无限期推迟。

哈维·韦恩斯坦

地检办公室还表示,“媒体马戏团”的氛围根本无法避免,因为报道这场审判的媒体随处可见。同时,地检办公室也不认为纽约居民比奥尔巴尼市或者萨福克县的居民更容易陷入混乱的环境。

“这些司法辖区的居民可以使用相同的新闻来源和社交媒体,而且这两个地方陪审员的多样性和数量都较少,跟曼哈顿地区的抗议者或者示威者相比,这两个地区的陪审员受到抗议或者示威的影响更大。”地检办公室表示。

哈维·韦恩斯坦的辩护律师亚瑟·艾达拉则辩称,纽约的陪审团已经受到了“无可救药的损害”,他指出,上周没能入围陪审团的两名陪审员,随后就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关于韦恩斯坦的贬低性言论,其中一位写到:“再见陪审员职责,再见哈维·韦恩斯坦!我希望他们能把你定罪。”

哈维·韦恩斯坦

另一位没能入围陪审团的陪审员则认为,哈维·韦恩斯坦为了博得同情而夸大了他的背部疾病,该陪审员写到:“希望他们把你钉在十字架上。”

亚瑟·艾达拉表示,最令人不安的是,这两位陪审员都曾在调查表中表示,他们对哈维·韦恩斯坦是公平的,因此他认为其它对韦恩斯坦有偏见的陪审员,很可能已经入围了最终的陪审团。“在这种情况下,正义是不会存在的。”亚瑟·艾达拉表示:“毫无疑问,还有其它隐形陪审员没有抛弃他们的秘密偏见,在审议过程中,他们可以自由地向陪审团其它成员施加偏见。”

上周四,哈维·韦恩斯坦的律师曾要求上诉庭停止陪审团的甄选,但是该请求被否决了。

哈维·韦恩斯坦

自从哈维·韦恩斯坦性侵案本月初开始进入审判程序以来,媒体每天都会出现在法庭上,不过法庭上的旁听人员大约只有一半是新闻界成员,随着本周正式开始庭审,媒体的出席率有望大幅增加。1月10日,就有很多女权主义者聚集在法院外大声抗议,韦恩斯坦的律师认为这是对陪审团的干扰。

不过在主审此案的大法官詹姆斯·伯克看来,陪审员们能够解决这一问题:“现实情况是,人们经常在法院大楼外欢呼和抗议。”关于媒体对此案的关注,伯克也认为:“这里没有狂欢节的气氛,每个人都表现得很好。至于法庭内部,那是一种非常温和的气氛,媒体所保持的良好状态值得称赞,到目前为止,他们什么也没有做,也不会引起任何的轰动。”

目前,哈维·韦恩斯坦在纽约法庭接受五项指控的审判,其中包括强奸和性侵犯,除了这五起指控以外,韦恩斯坦还受到数十位女性有关性骚扰的指控。但是这位电影大亨的辩护团队称,这些抱怨韦恩斯坦性骚扰的证人和“受害者”,曾向这位大亨发送了“几十打、几十打、几十打的情书”。

哈维·韦恩斯坦

哈维·韦恩斯坦的代理律师之一达蒙·切洛尼斯周二告诉法庭:“这些电子邮件再合适不过了,它们都是相关的,是可靠和可以接受的。虽然很多证人站出来,说她们出于恐惧才跟韦恩斯坦先生发生关系,但是我们可以用她们自己在这些邮件中写的话来反驳。”

此前,曼哈顿地检办公室曾反对将这些电子邮件的内容加入辩方的庭审开场白,称这些证据能够让陪审员在听到证人的声音之前受到影响。但是本周二,法庭裁定韦恩斯坦的辩护团队可以在开场白中使用这些电子邮件的内容,但不能将这些邮件的实际内容展示出来。

(文/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