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最惨退役球星 詹皇身边的绝杀先生究竟是被什么逼疯的?

前NBA球员德隆蒂-韦斯特在街头被打视频曝光,目击者透露是韦斯特先用玻璃瓶伤人,才遭到对方猛烈还击。

当警方赶到案发现场,逮捕了当事人,戴上手铐的韦斯特破口大骂。从视频和相关图片可以看出来,韦斯特无论是经济状况,还是精神状况都相当糟糕。

一位曾在大学带队打出不败战绩的天才球员,昔日詹姆斯身边的绝杀先生,为何沦落到这样的地步,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篮球,人生的避难所

1983年7月26日,韦斯特出生在华盛顿。在回忆起儿时生活时,韦斯特喜欢这样讲:“那时候,我穷却快乐着。”

穷,是事实,在韦斯特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婚了,母亲做好几份工作辛苦养家,韦斯特和他的妈妈居无定所,经常要住在亲戚家。“我住过很多地方,我和我的叔叔、阿姨还有表兄妹们住在一起。”韦斯特说。

快乐,是虚构。小时候的韦斯特一点都不快乐,因为浅色的皮肤、红色的头发和脸上的胎记,他经常成为被嘲笑的对象。经济上的困窘,寄人篱下的生活,让韦斯特原本就有些自卑,而外界的嘲讽,更是加重他的抑郁情绪。从十几岁开始,韦斯特就出现了心理健康的问题,他曾多次自残,甚至有试图自杀的行为。

在一次自杀未遂被送往医院的路上,韦斯特被篮球场上的场景吸引住了,与他同年龄的少年们,在球场上挥洒汗水,所有的郁闷与不爽,都在篮球破网而入的那一刻烟消云散。韦斯特找到了他的人生避难所,在身体康复后,他走上了篮球场。

韦斯特很快证明了自己在篮球领域确实天赋出众,他带领埃莉诺-罗斯福高中闯入马里兰州决赛,当选年度最佳球员。在效力圣约瑟夫大学期间,韦斯特与队友贾马尔-尼尔森成为当时NCAA最强后场组合,韦斯特在2003-04赛季场均贡献18.9分5.4篮板4.7助攻,投篮命中率51%,三分球命中率41%,带领圣约瑟夫大学在常规赛期间27胜0负,在锦标赛中闯入全美八强。

2004年NBA选秀,韦斯特在首轮第24位被凯尔特人选中,昔日的穷苦少年,成为了登上篮球金字塔顶端的成功者,篮球让韦斯特从被嘲笑的那个孩子,变成了被人羡慕的百万富翁。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经常被人取笑,”韦斯特说,“我后来发现,当我打球的时候,别人就不能嘲讽我了,我的表现让他们必须尊重我。”

然而,在韦斯特看似锦绣般的篮球之路上,埋着一枚“定时炸弹”。格伦-法莱洛是韦斯特高中时期的教练,他至今记得韦斯特的一件往事。

“当时他十几岁,我们去参加一个篮球训练营,输掉了比赛,”法莱洛说,“当结束的时候,我发现韦斯特独自一人坐在板凳上,我走过去询问他是不是有些不舒服,他抬起头来眼含泪水对我说,‘教练,我们输了,这不应该发生。’这孩子非常好胜,这会成就他,但也有可能伤害他。”

作为韦斯特的大学教练,菲尔-马特里也坦言,他的这位弟子有着疯狂的竞争精神,比如如果某场比赛没有打好,韦斯特会在赛后加练到凌晨,甚至有时候干脆就在球馆过夜,这种精神会激发出最好的韦斯特,但也或许成为一个大问题。在2004年选秀之前,一支对韦斯特进行试训的NBA球队,安排韦斯特等候选新人进行了心理测试,韦斯特的好胜心指数令人惊讶。后来在骑士和凯尔特人与韦斯特合作过的沙克-奥尼尔称,韦斯特在比赛中的凶猛,有时候会让人觉得他是不是疯了,尽管他只是想赢而已。

好胜心,在任何领域都是令人称赞的品质,尤其在竞技体育方面,但有些时候,运动员们的好胜心,会转化为一种趋向于暴力的方式,比如NBA历史最伟大球员迈克尔-乔丹,极端好胜的心态令他不允许自己同样也不允许队友出现丝毫的懈怠,他以残暴的方式带领着球队,破口大骂是家常便饭,甚至曾因为垃圾话程度过激与队友大打出手。

托马斯-埃普赖特是克里夫兰的心理医生,韦斯特曾接受埃普赖特的心理辅导,埃普赖特坦言越是优秀的运动员,越容易出现心理健康的问题,关键在于能否以正确的方式将负面情绪释放出来,乔丹在训练和比赛中很“残忍”,但当他离开球场,总是能给自己和队友们找一些乐子,比如打扑克和分享高级雪茄,总而言之乔丹能够将工作和生活分开,不让带有火气的情绪四处扩散。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韦斯特,曾是一位优秀的NBA球员,他可以打组织后卫,也能胜任得分后卫,突破犀利,投篮准确,还是一位防守悍将。好强的韦斯特有一颗大心脏,他不是巨星,但是巨星身边杰出的关键先生。

2006年11月9日,凯尔特人在主场对山猫(黄蜂前身),两队鏖战至加时,在最后时刻,凯尔特人当家球星皮尔斯突破分球,韦斯特接球中投压哨绝杀。在这记投篮之前,韦斯特9次出手投丢了7球,但当关键球机会出现,他依旧敢于承担重任。“这很容易,机会出来了,我投进了就可以。”韦斯特在赛后说。

常规赛中的韦斯特是见血封喉的杀手,季后赛中的他同样是一击致命的刺客。2008年4月28日,季后赛首轮第四场,韦斯特在终场前5.4秒三分线外手起刀落,让球队以3分优势险胜奇才,取得系列赛3-1领先夺取晋级赛点,并最终淘汰奇才。

绝杀奇才那场球,给韦斯特传出关键助攻的是詹姆斯。韦斯特当时是骑士配备给詹姆斯的带刀护卫,是骑士后场不可缺少的顶梁柱。在2007-08赛季,韦斯特作为骑士的首发控卫,场均打31分钟,等到2008-09赛季,韦斯特改打首发得分后卫,场均出战33.6分钟,在2009年东部决赛对魔术的比赛中,韦斯特的场均登场时间高达44.9分钟,比詹姆斯打的时间都长。

正是因为韦斯特在队内举重轻重的战术地位,骑士给了他一份3年1270万美元的续约合同,期待着韦斯特能够帮助詹姆斯将骑士推向冠军宝座。然而,就在2009年休赛期,韦斯特出事了。

2009年9月17日,韦斯特违反交通规则被警察拦下,他当时骑着一辆摩托车,警察惊讶地发现,韦斯特竟然随身携带了三把枪。一位NBA球员,带着三把枪,骑着摩托在大街上飞驰,而且据说精神恍惚,似有嗑药的迹象,飙车、枪支、药品,这些新闻热点要素在韦斯特这次的事件中聚集,将他推上风口浪尖。

韦斯特对于事件的详情做出了解释,那些枪是他在克里夫兰合法购买的,原本枪放在家中的壁橱里,但亲戚的孩子来家中玩,发现了那些枪,为了避免意外情况发生,他决定将枪转移到另一个住所。之所以会在开车时精神萎靡,是因为他服用了治疗躁郁症的药物,已经躺下睡觉了,被母亲叫醒,得知枪被孩子们发现,要尽快转移,所以匆忙上路,药力袭来有些昏昏欲睡。

韦斯特对事实的澄清,不但没有平息事端,反而引发了更多的讨论,这次不仅仅集中在枪支的问题上,还有韦斯特的心理健康。早在2008年10月的时候,韦斯特就接受了心理治疗,他当时在季前赛中对裁判暴怒。韦斯特发现自己在情绪控制方面越来越差了,他寻求医学上的援助,医生通过检查发现,韦斯特患有双相情感障碍,属于心境障碍的一种类型,指既有躁狂发作又有抑郁发作的一类疾病。

那个时候,对于心理疾病的重视和理解程度远不及现在,尤其像韦斯特这种拿着数百万美元年薪的职业球员,他们衣食无忧,怎么还会抑郁,是不是矫情?当时,针对韦斯特的,不是宽容和安慰而是嘲笑与质疑,韦斯特又找不到正确的方式疏导情绪,他变得更加沉默寡言。2009年的持枪事件对于韦斯特更是雪上加霜,他担心自己会被送入监狱,结婚不久的妻子和他分了手,枪支案件和离婚官司又花了韦斯特不少钱,他变得更加消极。“我觉得自己不配打篮球了,太难熬了,我受不了那些嘲笑。”韦斯特说。

更糟糕的情况在2010年季后赛出现了,在骑士与凯尔特人的系列赛进行期间,传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韦斯特与詹姆斯的母亲格洛丽亚有染,这件事已经严重到影响詹姆斯的竞技状态。韦斯特本人一再否认这个流言,但关于此事的报道却铺天盖地,包括一些资深媒体人也参与其中。

著名的体育记者和主持人比尔-西蒙斯就是“友妈门”的积极报道者之一,他还将此事作为花边新闻写入了颇有影响力的篮球著作《The Book Of Basketball》,西蒙斯在书中这样描述道:“有不少NBA相关人士相信确有其事,据说勒布朗是在系列赛第三场之后得知此事,那场球骑士以29分的优势大胜凯尔特人,但之后骑士三连败被淘汰出局,勒布朗指责队友没有提早提醒他。无论是真是假,这个传闻都袭击了骑士,你不觉得詹姆斯在后来做出‘决定’的时候,有些迫不及待离开骑士那些队友吗?”

“友妈门”对于韦斯特影响非常大,仿佛是他的举止荒唐毁掉了那支骑士,逼迫詹姆斯远走迈阿密。虽然韦斯特极力否认,骑士的工作人员也称此事纯属谣言,但韦斯特还是被卷入了旋涡中。“无论我去到世界的哪个地方,都有人问我,‘那件事是真的吗,你真的和勒布朗的母亲有亲密关系?’这太糟糕了,简直是疯了。”韦斯特说。

千金散尽,沦落街头

无论传闻是真是假,韦斯特在联盟内的名声已经毁了,骑士匆忙将他交易到森林狼,森林狼随即将韦斯特裁掉。虽然韦斯特后来在凯尔特人和独行侠短暂停留,但再也找不回当年的状态。

2012年5月6日,独行侠在季后赛首轮对雷霆,韦斯特打了18分钟4投1中得到3分,独行侠输给雷霆,以总比分0-4被雷霆横扫,那场球是至今为止,韦斯特最后一次在NBA正式比赛中上场,当时他还不到29周岁。

NBA球队不是没考虑过韦斯特,凯尔特人总裁安吉曾透露,他在2012-13赛季曾有签回韦斯特的想法,但韦斯特在赛场内外的问题,让安吉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快船,里弗斯是韦斯特效力凯尔特人期间的恩师,是韦斯特非常敬仰的教练,里弗斯也曾考虑在快船给韦斯特一个机会,但韦斯特情绪方面的不稳定,让里弗斯未敢付诸行动。那时候有传闻称,韦斯特在独行侠打球期间,因为对上场时间不满,弄糟了更衣室气氛,这进一步降低了联盟内部人士对他的印象分,即便是安吉和里弗斯这些很了解韦斯特的人,也对招募韦斯特敢想却不敢做。

在NBA得不到机会的韦斯特,人生陷入潦倒的困境,他曾去家具店打零工,曾睡在车里,还曾衣衫褴褛出现在街头。韦斯特NBA生涯工资总计1600万美元,即便扣掉相关的税款,他也起码有800万美元的收入,这些钱都花光了?

韦斯特曾表示,因为小时候过得太苦,在进入NBA赚大钱后,就大把花钱,把儿时的物质缺乏弥补过来,心理方面的疾病更加重了不节制的花销。“我情绪不好的时候,会通过花钱排解郁闷,有时候我直接去买辆车,或者去商场花掉几万美元。”韦斯特说。

韦斯特对家人非常慷慨,他给父母都买了房子,资助妹妹读完大学,还给她购买了汽车,其他的亲属也从韦斯特那里得到了经济支持。韦斯特的哥哥德米特里爆料,韦斯特是那种亲人有经济需要,他宁可去借钱也要满足的人。再加上韦斯特打官司和离婚的巨额花销,当他去达拉斯打球时,已经处于千金散尽囊中羞涩的状态中,连一套能够负担得起的公寓都难以找到,不得不好几晚睡在自己的卡车里。

现在的韦斯特已经到了沦落街头的地步,或许怒其不争,但更多还是哀其不幸,这来自心理健康相关知识在全社会的普及,越来越多受到心理问题困扰的公众人物站出来,以自身的经历展示心理疾病对于工作和生活的严重干扰,其中在NBA就有乐福和德罗赞等球星发挥了这样的作用。

腾讯体育特约美国记者Josh Martin,对曾为慈世平等NBA球员提供帮助的心理医生桑蒂-佩里亚萨米进行了独家专访。佩里亚萨米从专业的角度,对NBA球员遭遇心理疾病进行了详解。

“NBA球员所遭遇的心理问题,和普通人群颇有不同。一方面,NBA球员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需要时刻保持持续高涨的激情(甚至包含一些愤怒)、旺盛的精力、超高的精神专注力,并且还要求他们制造大量的刺激性元素(如扣篮、封盖),”佩里亚萨米说,“可另一方面,在做到以上无休无止激情澎湃的同时,他们还需要在精神上保持持续和稳定。同时,运动员还要时刻生活在铁律(比赛规则、联盟/球队纪律)、责任和(球迷的)期待之下,几方面的作用力之下,他们承受的心理压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随着心理健康知识的普及,韦斯特的遭遇,得到了社会的理解和同情,NBA球员工会将向韦斯特提供经济援助,帮助他走出困境。当然,能否真正走出来,还是要靠韦斯特自己,他才37岁,即便NBA生涯不能继续,人生道路还很长,自暴自弃不应该成为曾经无比要强的他做出的人生选择。